寂寞是一首歌

2019-09-10 21:34:44 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 2019年7期

陈远芳

秋日的阳光温暖地铺洒在黄土塬上,深深浅浅的沟壑里,树叶红了,一大片一片大地夹杂在青黄的灌木丛间。一丛丛的野菊花,黄灿灿的,攀爬在岩壁上。天空湛蓝,蓝得通透、纯粹、没有杂质。几束白云在蓝天的怀抱里,和天边的云海遥相呼应,像悬挂的浪花。我们迎着白云浪花,穿行在一千五百多米高的崎岖的黄土高原上,不知拐了多少个弯,在碎石铺就的小路尽头,一座孤零零的小院豁然出现在眼前。

听到汽车喇叭声音,一位身穿橘红色工衣的石油汉子,一脸灿烂,快步从油井那边小跑过来。他迎着我们,仿佛每个细胞都散发着欢乐。狗汪汪地叫着,尾巴不停地摇动,追着他,一同跑了过来。一只猫,在水罐那边,有些怯生生地看着我们。

陪同的雷书记说:“他叫唐绍辉,守的这个台子叫P76平台,有上下两层台子,10口油井、3口注水井,日产油7.8吨,累计产油4.6万多吨了。他是平台经理,但经理、员工都是他”。雷书记又补充道:“他的歌唱得好着呢!”

唐绍辉马上笑着说:“是呀,雷书记,但上次庆祝晚会怎么没让我去唱呢?”

雷书记指着我们一行人说:“这是中石化作协红色文艺轻骑兵文学志愿者小分队的老师们,那你给他们唱唱吧。”

“可以呀,”他一边爽朗地回答,一边转身进屋,端了一盆洗净的火红柿子,一一塞到我们手上,说:“吃柿子,这是我昨天刚刚买回来的”。

雷书记介绍说:“在坪北开发建设20周年之际,我们和油田一起组织了一台文艺庆祝晚会,当时节目都安排好了,没能给你争取到上台表演的机会。”

唐绍辉并不介意,只是一个劲地催我们吃柿子。说还有好多,怕我们不信,指给我们看堆放在值班室走廊墙角边的柿子,还真有一地,用厚毯子包放着。我们吃着,沿着走廊参观他的值班室。

值班室有四间房,依次是工房、厨房、寝室和倒班同事的寝室。在他的寝室里,横摆着一张床,床面干净整洁,床边的书桌上有电脑、电话,还有叠放整齐的一摞各类值班记录本,墙上有电视。书桌下,堆放着好几个大南瓜、大冬瓜,他说这是自己种的,隔壁厨房堆多了,搬了几个插空放着。

我们吃着柿子,心里老想着听他唱歌,就催他唱歌。他笑着,在电脑上调试音乐,然后走出门来,靠墙站着,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雷书记,你要和我站在一起我才唱”,雷书记亲和地站在他旁边。这时门里传出了《小白杨》优美的旋律。伴着旋律,他亮嗓唱了起来:“一棵呀小白杨,长在哨所旁,根儿深,干儿壮,守望着北疆,微风吹吹得绿叶沙沙响罗喂,太阳照得绿叶闪银光……”

空旷的天空下,阳光照在他的脸上,他的眼睛顺着一排排油井,看向对岸的沟壑和沟壑上的白云,他的歌声也顺着油井飞到了沟壑之上,飘向了白云的方向。婀娜多姿的白云,一会飘散,一会聚拢,变幻出各种图像,好像在为他伴舞。那一刻,我们都静了下来,纷纷打开手机、相机拍着、录着,生怕漏下了这欢快的瞬间。

一曲唱完,我们热烈鼓掌,围着唐绍辉高声赞叹,就像围着一个大明星。同行的刘老师还在他的菜地边,采来几束扁豆花献给他。唐绍辉愉快地接过花,说:“有人给我献花啦,哈哈”,脸上洋溢着演出成功后的幸福。

我问他:“你在坪北多少年了?”

“11年了”,他说:“在这个台子已经呆了8年。再过两年,我就退休了。”他说得轻松,我看到他的眼睛闪着真诚、朴实的光,有憧憬有期待有无奈,我的眼泪不觉流了出来,哽咽着说不出话来,他走下台阶,轻轻拍着我的肩膀安慰说:“其实我是个快乐的人!”

我是个泪点很高的人,但那一刻我确实被感动了。那么多的春夏秋冬,那么多的夜晚白天,在这个3000平米的院子里,他带着一只猫一条狗,在每一口井边转悠,和每一口井说话,记下它们的成长历程。他熟悉井口的盘根就像熟悉自己的眼睛,他擦拭每一台设备就像抚摸自己的孩子。三池(雨水池、污油池、垃圾焚烧池)两沟(排水沟、导油槽)没有一根多余的杂草,也没有一滴废弃的油污。每天,除了看井护井录井资料,他还要走出院外,在两公里长、有树林灌木野花茅草的山路上,来回巡线,检查管线有无漏泄,像个虔诚的苦行僧。所有这些,他要有多大的心理承受能力,才能挑战这孤单和寂寞。

巡线的路上,他的歌声为他壮胆,也为孤寂的生活带来欢乐和亮色。尤其是冬天的夜晚,头顶的星星也能听懂他的歌声和心声。

如果说唐绍辉带给我的是深深的感动,那在P17平台见到杨志宏,除了感动,更多的是敬佩。

2004年1月,杨志宏转岗来到坪北,一直驻守在P74平台。P74平台开发较早,设备、管线大多使用年数长,管理难度大。他忙完日常的采油工作,就围着抽油机上下查看,擦拭敲打。他管理的油井,由于型号、生产厂家不同,使用皮带型号繁多,同时使用的旧皮带磨损,型号标志模糊不清,更換时混淆出错,增加工作量不说,还加大库存。他反复琢磨,绘图研究,独自实验,经过多次调试改造,提出了电机滑轨距离建议。此建议被采纳后,原来的五种规格型号降为两种,每年为平台降本近三万元。

来坪北前,杨志宏是油田一个单位的安全员,到坪北后,当了一名平台采油工。一切从头开始,他慢慢适应孤寂的工作环境后,就找来《采油工》《抽油机故障判断和处理》等专业书籍,潜下心来学习。有大班人员来平台干活,他就主动当帮手,请教,不到半年,通过了采油初级工考试。一起转岗来的同事对他说:“你都是40多岁的人,拿个初级证得了。”他说:“这才刚开始呢。”他又借来采油技能等级书籍、培训资料30多本,写下学习笔记十多万字。今年8月圆梦成功,成为一名采油高级技师,是经理部培养的第一个高级技师。他管理的油井,有的连续超过五年免作业,免修期保持全区第一,连续八年被经理部评为“优秀平台小经理”。管理P74平台13年,平平安安的,没出过一点事,特别让人放心。

今年3月,经理部进行平台信息化试点,他作为最佳人选被点将到了P17平台。这个试点是将P17、P18、P86、P90四个平台井场五人管理的模式,实行信息化、规范化改造后,由一人管理。在紧张的改造过程中,时间紧、工作量大,压力也大,他和专班人员一起天天连轴转,仅用三个月时间,就梳理清楚。目前,这个平台管理23口油井,有加热炉4台,热水循环泵3台,输油泵2台。总资产5000多万元,全由他一人负责,彻底转变了传统的生产管理方式,变死看硬守为信息监控,改普遍撒网为精确指挥,形成了“电子巡井、中心值守、人机联动、快速响应”的机制,实现了实时巡查、实时监控、及时掌控生产状况。

我曾参与过坪北信息化建设的调研工作,深知这种管理模式,是坪北信息化建设的方向,但要全面建立起来,还需有一个探索、成长的过程,尤其对人员素质要求高。不仅要适应这种沟壑深处无人烟的环境,还要有强烈的责任心和扎实的工作技能,杨志宏成为了坪北信息化值守第一人,带头吃螃蟹。这些年,虽然孤独、寂寞时时缠绕着他,但他苦中寻乐,苦中找乐,读书、写诗,思考工作,提合理化建议58条,平台小改小革21项,均被经理部采纳并应用到生产实际之中,节支创效130多万元。他把对亲人的思念,记在心里,写在笔端,近年来发表作品100多篇,获奖论文11篇。一首《平台夜思》让我们看到了他的心路轨迹。

平台静廊苑,

窗外月幽幽。

香茗灯影下,

忙里偷闲读。

一点相思万缕温馨,

影影绰绰心未休,

静坐桌前久。

天涯客 离别后,

望穿秋水罗衣袖。

昨夜西风又卷帘,

茫茫云烟寄情瘦。

汗浸情傾黄土地,

回首 回首,

人栖山峦又一秋。

坪北是中石化和中石油唯一合作开发的油田,有64平方公里的勘探区域。在这片沟壑纵横的黄土地上,散落着大大小小的平台140多个,有200人常年坚守在这些台子上。杨志宏、唐绍辉只是他们中的普通一员。

在这里,他们一呆就是十年十几年,他们远离亲人,更难得关照亲人们的生活。一个人,学会了洗衣做饭,学会了开荒种菜,也学会了排遣寂寞。一日三餐,与狗相伴。唐绍辉用音乐抚慰心灵,杨志宏用诗歌记录孤单,他们学会把寂寞嚼碎,填进词里,谱曲唱颂。他们把寂寞变成一首歌,用他们雄浑的声音和赤子情怀,把这首歌唱给黄土地,唱给石油,唱给祖国!

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 2019年7期

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的其它文章
第一门面
云龙的脚步
蝉变
护砂猎人,在江上
花开时节鲁雅香
绿水青山贺玉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