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的癖好

2019-09-10 21:36:08 语文世界(初中版) 2019年6期

赖浩翔

一个人或多或少都有癖好,我的外婆也不例外。她的癖好与中国传统文化有关,高雅又经典。

越剧,是外婆平生最热爱的东西,是她家乡特有的文化。外婆可以唱越剧唱到深夜而乐此不疲;可以在做饭时因突然想到一首越剧欣喜地跑去看乐谱,将锅中的饭菜忘得一干二净;可以唱越剧唱到手舞足蹈,对别的事一概充耳不闻。

外婆小时候没怎么读过书,文化程度不高,不识得什么字,可她对越剧的无比热爱,却从不因此而受到阻碍。她用手机听越剧时将每个发音都听得极其清楚,仔细地辨认着每一个吐字。她让外公为她手抄了一大本乐谱,小心翼翼地放在枕边,一有时间就戴上她那副黑框眼镜,盯着乐谱念念有词,那样子是我从未见过的认真。她用手指轻轻指着每一个字,仔细观察着,嘴角微微上扬,沉浸在她的小世界里,享受着越剧给她带来的乐趣。

夏天的夜晚,村里会组织演唱越剧的活动,每到那个时候,外婆总是一马当先。搬音响设备,呼朋唤友,四处奔告,这些事儿她一个人全揽了下来。

你听,公园里传来一阵悠扬的二胡声,外婆响亮的歌喉吸引了不少周边的人驻足欣赏。

这乐声时而悠扬,悠长而深远,如夏天的风拖长了尾巴,留恋这世间;时而慷慨激昂,如夏天的暴雨,滴答滴答地拍打着屋檐发出响亮的声音;时而轻柔婉转,如夏夜的星星轻声说着悄悄话谈笑着。

你看,外婆站在亭子中央,被一群人包围着,脸上荡漾着灿烂的自信的笑容,陶醉在越剧当中,宛若夏夜最闪亮的一颗明星。一首接着一首,她的音量丝毫没有降低,仿佛不会觉得嗓子疼痛似的。她唱得很尽兴,一直唱到晚上十点才意犹未尽地回家。外婆那对越剧极度痴迷的样子很迷人,永远留在了我的脑海里。

“想不想学越剧?”有一天外婆突然问道。

“想!”我果断地回答道,“但是我不懂这些方言,肯定是学不会的了。”我一脸可惜。

“谁说你学不会?我一个不识字的人都学得会,你可别看低了你自己哦!”外婆的脸慢慢严肃起来,“只要你喜欢,没有什么做不到的!”

外婆的话语坚定无比,眼里流露出异样的光彩,那是对越剧的无比痴迷、痴狂,那是她的艰辛凝结成的光芒。

“好,外婆呀,我跟着您学!”我被她打动了。

就这样,我开始了对越剧无止境的学习。外婆教我唱,在唱到情到深处的时候,她会一如既往地会闭上眼睛手舞足蹈,仿佛世间只有她一人在无尽挥洒着热情,将周围的一切都忘记了。我跟着她学唱,渐渐明白了外婆的癖好养成的原因。那越剧中的一个个故事那么动人心弦,那传统风味的调子那么让人沉醉,那中国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就像一个黑洞般将外婆牢牢地吸入其中,永远不可分离,在她的影响下,现在又多了一个痴迷于此的我。

“这份文化靠你来传承喽!”外婆笑着拍拍我的肩,那眼底的光芒依然热切,从未消散。

外婆的癖好是多么有意義,多么令人敬畏!我想外婆这一生,再也离不开这美妙的唱腔了——越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