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氏火针结合温针灸在子宫肌瘤治疗中的应用分析

2019-09-27 11:53:17 中外医疗 2019年20期

高静 孙涛

[摘要] 目的 研究賀氏火针结合温针灸在子宫肌瘤治疗中的应用,为临床提供指导。 方法 方便选择从2017年6月—2018年6月收治的60例子宫肌瘤患者纳入该次研究对象,按照进入课题先后顺序随机将其划分成两组,命名为实验组与对照组,各有30例。对照组接受口服药物治疗,实验组接受口服药物联合贺氏火针、温针灸治疗,对比两组患者临床治疗效果、治疗满意度。 结果 经两组患者治疗效果比较分析,实验组临床治疗总有效率为96.67%,对照组临床治疗总有效率为80.00%,实验组高于对照组;实验组治疗总满意度为96.67%,对照组治疗总满意度为76.67%,实验组比对照组高,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结论 在临床治疗子宫肌瘤过程中,联合应用贺氏火针与温针灸,能够有效患者临床症状,在提高治疗效果的同时也优化了患者治疗满意度,临床推广应用价值明显。

[关键词] 贺氏火针;温针灸;子宫肌瘤;联合治疗;应用

[中图分类号] R246.5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0742(2019)07(b)-0172-03

Application Analysis of Heshi Fire Needle Combined with Warm Acupuncture in the Treatment of Uterine Fibroids

GAO Jing, SUN Tao

1.Department of Acupuncture and Moxibustion, Second Hospital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ai'an, Shandong Province, 271000 China; 2.Shandong Medical Technician College, Tai'an, Shandong Province, 271000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study the application of Heshi fire needle combined with warm acupuncture in the treatment of uterine fibroids, and provide guidance for clinical. Methods Sixty patients with uterine fibroids admitted from June 2017 to June 2018 were convenient enrolled in the study. They were randomly divided into two groups according to the order of entry into the subject, named experimental group and control group, each with 30 cases. The control group received oral medication, and the experimental group received oral medication combined with Heshi fire needle and warm acupuncture treatment. The clinical treatment effect and treatment satisfaction of the two groups were compared. Results The therapeutic effect of the two groups was compared. The total effective rate of the experimental group was 96.67%. The total effective rate of the control group was 80.00%. The experimental group was higher than the control group. The total satisfaction rate of the experimental group was 96.67%. The total satisfaction rate of the treatment group was 76.67%. The experimental group was higher than the control group, and the difference was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P<0.05). Conclusion In the process of clinical treatment of uterine fibroids, the combination of Heshi fire needle and warm acupuncture can effectively improve the clinical symptoms of patients, improve the treatment effect and optimize the patient's treatment satisfaction. The clinical application value is obvious.

[Key words] Heshi fire needle; Warm acupuncture; Uterine fibroids; Combination therapy; Application

子宫肌瘤属于良性肿瘤,是妇科常见疾病。近年来,受生活与工作压力等诸多因素影响,女性患子宫肌瘤几率逐渐提高,且发病年龄呈现年轻化发展趋势[1]。子宫肌瘤也容易诱发诸多并发症,以经期延长、月经周期缩短、不孕、继发性贫血等为主要表现。在临床治疗过程中,手术方式始终占据主导地位。手术治疗速度快,但无法对手术创伤、器官不完整以及反复发作等问题进行有效解决。根据既有研究结果表明,将贺氏火针应用于子宫肌瘤临床治疗中能够取得良好的治疗效果,而贺氏火针与温针灸联合应用效果更加[2]。由此可见,将2017年6月—2018年6月收治的60例子宫肌瘤患者作为研究对象,深入研究并分析贺氏火针结合温针灸在子宫肌瘤治疗中的应用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经该院医学伦理委员会批准及60例患者家属知情后开展研究,随机将方便选取该院60例子宫肌瘤患者分为实验组(30例)、对照组(30例)。实验组30例患者年龄为19~52(44.68±5.12)岁,病程为2~35个月,平均为(19.01±2.33)个月。对照组30例患者年龄为18~49(44.79±5.38)岁,病程为3~34个月,平均为(19.04±2.25)个月。纳入依据:①非绝经者;②经临床检查确诊为子宫肌瘤;③自主参与研究。排除依据:①严重心脑血管疾病;②绝经者;③妊娠期妇女或者是哺乳期妇女。实验组和对照组患者的资料,如年龄、病程,经对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  方法

对照组接受口服药物治疗,口服米非司酮(国药准字:H20143063),每天口服12.5 mg。

实验组接受口服药物联合贺氏火针、温针灸治疗,口服药物同对照组,随后用中粗火针点刺任脉、肾经、胃经在腹部的穴位,针刺深度为1.5寸[3]。每间隔1 d治疗1次,每10次是1个疗程,治疗的时间为3个疗程。针刺痞根穴,得气后留针,上置一长约2 cm的艾柱插在针炳上,点燃施灸,灸7柱,待艾柱烧完后除去灰烬,将针起出[4]。10次为1个疗程,30~40 min/次。通常来讲,应结合患者肌瘤的大小、数量确定具体的治疗疗程,每人治疗3~41个疗程不等。

1.3  评价指标

比较实验组、对照组临床治疗效果、治疗满意度。其中,临床治疗效果评价标准主要包括痊愈、显效、有效、无效4部分。痊愈指的是患者接受治疗后,经B超与妇科检查,结果显示宫体已经恢复正常且子宫肌瘤与伴随症状已经消失;显效指的是患者接受治疗后,伴随症状已经消失,经B超检查后显示宫体三径总和减少超过2 cm,亦或是子宫肌瘤直径缩小超过1 cm;有效指的是患者接受治疗后,伴随症状改善明显;无效指的是患者接受治疗后,肌瘤亦或是宫体的大小没有变化,且临床症状未得到改善。临床治疗总有效率为痊愈率、显效率、有效率之和。对患者治疗满意度进行调查,使用院内自制剂满意度调查表,十分满意分数超过90分,满意分数为60~90分,不满意分数低于60分。

1.4  统计方法

文中涉及的有关数据在计算以及整理时均采用SPSS 19.0统计学软件,计数资料采用%表示,进行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比较两组患者临床治疗效果

根据两组患者临床治疗效果对比结果分析可知,实验组临床治疗总有效率高于对照组,临床对比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2  对比两组患者治疗满意度

通过对两组患者治疗满意度的比较与分析了解到,实验组治疗满意度比对照组高,两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3  讨论

子宫肌瘤也被称作子宫平滑肌瘤,常见于育龄期妇女群体,是女性生殖系统常见良性肌瘤,临床发病几率在20%~50%之间[5]。高发年龄是40~50岁的妇女,比重已经达到50%~60%之间。根据临床观察发现,很多子宫肌瘤患者的临床表现并不明显,一般通过体检才会发现,或者是月经量过多亦或是经期延长就诊被检查出来。对于女性而言,子宫是关键生殖器官,虽子宫肌瘤病因尚未明确,但根据既有研究结果可知,雌激素、孕激素都和肌瘤生长存在紧密的联系,特别是孕激素会对子宫肌瘤的细胞核造成刺激而出现分裂,加快了肌瘤生长的速度[6]。在西医治疗角度分析,除了手术治疗,也会运用具备能够抑制卵巢甾体激素分泌亦或是具有抑制作用的药物进行治疗,以保证患者的病情得到缓解。但值得注意的是,该种类型的药物不良反应明显,且治疗作用短暂,不能被当做子宫肌瘤临床治疗的主要方式[7]。其中,米非司酮是保守治疗子宫肌瘤的常见西药,属于孕激素受体拮抗剂,在非竞争性抗雌激素的作用下,和子宫孕激素受体相互结合,达到拮抗孕激素的目的,避免肌瘤细胞核分裂,使子宫肌瘤尺寸缩小。然而,米非司酮的副作用明显,一旦停药很容易复发。在手术治疗中,采用绝经前切除子宫的方式,会提前患者的更年期,引發一系列并发症,所以手术也并非临床治疗子宫肌瘤的首选方式。在这种情况下,中医治疗的重要性逐渐突显出来。

在中医学角度分析,针灸通过对人体腧穴的有效刺激能够达到疏通经络、调畅气血的目的,属于绿色、高效、无不良反应的治疗方法[8]。从中医层面出发,子宫肌瘤的产生与人体冲脉、任脉、脾经、肾经存在密切联系,因而也可以采用针灸的方式治疗子宫肌瘤。在中医治疗过程中,选用火针点刺任脉、肾经、胃经在腹部的穴位,以激发三条经脉的经气,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火针具有针和灸的双重功效。通过选择以上三条经脉在腹部的穴位,主要是因为子宫位于腹部,而腹部则位于全身正中,选取三条经脉在腹部的穴位即可激发三条经脉的气血,加之腧穴的近治作用,为腹部特别是子宫内包块临床治疗提供必要保障。治疗期间,主穴是“痞根”穴,具体位置是第一腰椎棘突旁开3.5寸,可以温通气血,软坚散结,所以在对子宫肌瘤进行治疗的时候,需选择此穴位。而配穴则包括照海穴、曲池穴与合谷穴。针刺照海穴不仅能够对肾经气血进行调节,同样能够使冲脉气血得到调节。为此,应结合患者病情,如果气滞较重,则需要加用太冲、期门穴,进而达到疏肝调气的目的[9]。以上腧穴,具有温经行气、健脾疏肝、活血化瘀的功效,可以保证气运血行,进而消除病症。

对于贺氏火针来讲,其最主要的特征就是消癥散结,在临床治疗痰、血、气等诸多病历产物积聚所形成的包块与肿块中具有一定的可行性。对贺氏火针加以利用,将腹部阳明胃经穴位作为重点,因阳明经属于多气多血经络,可以对机体气血进行调节且健脾胃效果理想,能够达到化痰湿的目的。根据子宫肌瘤的发病机制,血瘀与痰湿为主,容易在凝聚的基础上出现气血运行被阻滞的情况,而淤血会累积在胞宫内。在贺氏火针温热对穴位进行刺激的基础上,能够温通经脉且活血化瘀,有效瓦解过度增生尚未成熟的细胞分化,在吸收的同时会转变成代谢产物,并向体外排出,制约肌瘤发育,最终萎缩亦或是消失。因血瘀和微循环障碍病理有一定的联系,火针活血化瘀能够有效改善微循环。在临床治疗子宫肌瘤的过程中,选择贺氏火针对腹部穴位进行刺激,能够显著提高病变部位温度,使得局部微循环不断改善,加快局部组织的有效代谢,使组织营养状态有所改进,为全面清除病理组织提供必要帮助。

在该次研究中,实验组接受口服药物联合贺氏火针、温针灸治疗,经临床治疗后,实验组临床治疗总有效率为96.67%,对照组临床治疗总有效率为80.00%,实验组高于对照组;实验组治疗总满意度为96.67%,对照组治疗总满意度为76.67%,实验组比对照组高,临床对比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刘辉[10]在《贺氏火针在子宫肌瘤中的应用及机理探讨》中,将40例患者平均分成实验组、对照组,根据研究结果显示,实验组临床治疗总有效率为95.00%,对照组临床治疗总有效率为65.00%,实验组高于对照组;实验组治疗总满意度为95.00%,对照组治疗总满意度为70.00%,实验组比对照组高,组间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该文研究结果与其一致,具有可行性。由此可见,在临床治疗子宫肌瘤的过程中,选择使用中西医结合的方式,在口服西药的同时,联合使用贺氏火针、温针灸的治疗方式,能够使患者避免承受手术痛苦,是首选保守治疗方法,疗效明显且没有副反应,复发几率不高,应用可行性显著。

综上所述,将贺氏火针、温针灸联合应用于临床治疗子宫肌瘤的过程中,能够有效提高临床治疗效果,优化患者治疗满意度,具有较高的临床推广与应用价值。但仍需注意的是,中医保守治疗仍存在局限性,若患者的肌瘤过大亦或是增长速度较快,还应当以手术为主,以免错过最佳治疗时机。

[参考文献]

[1]  刘辉.贺氏火针在子宫肌瘤中的应用及机理探讨[J].中医外治杂志,2016,25(3):37.

[2]  Froeling V,Meckelburg K,Schreiter NF,et al.Outcome of uterine artery embolization versus MR-guidedhigh-intensity focused ultrasound treatment for uterine fibroids:Long-term results[J].European Journal of Radiology,2013,82(12):2265-2269.

[3]  王缨,刘辉.贺氏火针治疗子宫肌瘤的临床疗效观察[J].临床心身疾病杂志,2015,21(z2):308.

[4]  王秋红,杜栩名,杜雅兰.针刺补泻配合温针灸治疗子宫肌瘤48例的临床效果评价[C]//2016年《中国医学药学杂志》学术年会.昆明:中国医学药学杂志编辑部,2016.

[5]  郭少琼,林新,杨翠霞, 等.温针灸配合橘荔散结丸治疗子宫肌瘤临床观察[J].上海针灸杂志,2016,35(4):437-439.

[6]  刘文红,张彬彬,蒋戈利, 等.针刺补泻配合温针灸治疗子宫肌瘤50例临床分析[J].中国疗养医学,2015(3):275-276.

[7]  于小普.针灸联合少腹逐瘀汤治疗子宫肌瘤临床观察[J].中医学报,2018,33(2):326-328.

[8]  刘文红,蒋戈利,張彬彬, 等.针刺补泻配合温针灸治疗子宫肌瘤50例临床分析[C]//中国针灸学会针灸临床服务模式经验研讨暨第十一届全国中青年针灸推拿学术交流会论文集.天津:中国针灸学会,2014:250-252.

[9]  Malartic C,Morel O,RivainA-L,et al.Evaluation of sympto matic uterine fibroids in candidates for uterine artery emboli zation: Comparison between ultrasonographic and MR imaging findings in 68 consecutive patients[J].Clinical imaging,2013,37(1):83-90.

[10]  刘辉.贺氏火针对子宫肌瘤并发症月经过多的影响[J].中医外治杂志,2016,25(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