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教老师不特殊

2019-09-28 03:09:52 求学·理科版 2019年9期

白菜清汤

你了解特教老师吗?

我是一名特殊教育(以下简称“特教”)老师。每当别人听到我这样说的时候都是一脸懵,紧接着就是各种追问——

“你们是不是教特工的啊?”

“你们是不是要很有爱心啊?”

“你们是不是高级保姆?”

对此,我总是会解释道:“特教老师教的是特殊儿童,即大家眼中的残疾人,比如有视力障碍、听力障碍、智力障碍、自闭症谱系障碍、脑瘫、肢体障碍等残疾的儿童。特教老师的确得有爱心,因为什么都要管,所以也被人们称为‘高级保姆。”

特教老师主要教什么?

我们可以教各种科目,如生活语文、生活数学、奥尔夫音乐、绘画与手工、运动与保健、生活自理技能、劳动技能、信息技术等。

我们可以教学龄前的特殊儿童,也可以教学龄期(也就是义务教育阶段)的特殊儿童,还可以从事义务教育阶段后的职业教育。

我們可以在民营机构工作,也可以在特殊学校工作,还可以在普通学校做资源教师,当然也可以在妇幼保健院、医院等地方工作。

有人说我们特教老师是万能的,因为不管是什么障碍类型的学生,不管是什么残障程度的学生,不管是什么年龄段的学生,不管是什么科目,我们都可以教!的确如此。

为了一句“我可以”

要能够担得起这句“我可以”,自然不是有爱心、耐心和责任心就可以的。我们用了四年甚至更多的时间来做准备,才让自己具备专业性,成为一名有底气的特教老师。

我们在大学里修心理学,修应用行为分析,修音乐教学法,修艺术治疗,修个别教育计划,修教育教学设计等,而这些只是我们理论学习的一部分。从大一开始,我们就经常在各大机构、学校见习,到大三下学期,我们还会去参加长达一年半的实习。

特教老师的特殊技能

1.设计特别的学习方案

不管面对什么障碍类型的学生,不管他们的残障程度如何,不管他们的个性特征如何,我们都得为他们设计一份最合适的学习方案。所以,我们要懂得分析学生的各种行为,要做得了评估,写得了IEP(个别教育计划);要能胜任团体教学,也要上得了个训课;要做好班级管理,还要做好家长沟通工作,有时候还要给家长做心理疏导。

有的学生不会说话,不懂得正确表达自己的意愿,会攻击自己或别人,有故意破坏行为,甚至还会有一些特殊爱好。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依旧得跟他们建立起良好的关系,跟他们一起学习,带着他们一起进步。

2.做合格的“高级保姆”

特教老师之所以有“高级保姆”之称,是因为特殊学生在学校的生活起居及各种各样的事情都要老师操心。普通学校的老师以关注学生的学习为重点,而我们还要提醒学生穿脱衣服,按时喝水,送学生去食堂,送学生回宿舍,接学生来教室等。

相比之下,我甚至觉得我们不像“高级保姆”,更像是这群特殊孩子的爹妈。我们教他们知识,教他们自理生活,教他们劳动的技能,教他们恰当地表达自己的情绪及需求。我们陪他们一起做手工,陪他们一起运动,陪他们一起挑战他们不敢做的事情,陪他们学着更好地适应社会,还要操心他们将来离开学校后怎么生存的问题。

做特教老师会遇到什么问题?

你要承受别人的偏见。因为在很多人眼里,这是一份不怎么体面的工作,他们会觉得我们整天都是和这群学生打交道,会不会也有点不正常。

你要习惯别人异样的眼光。我们带着学生一起外出做社会实践时,有时候学生会在公共场合大喊大叫,或者行为怪异,这时有些人就会用一种比较异样的眼光看我们。

你要习惯这些孩子的直接。我们班有一个自闭症学生,有一次校长来巡视,送给他一根香蕉,结果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眼珠都不转一下,倒是嫌校长伸出的手挡住了他的视线,然后扭头说了句:“哼,我不要!”你或许会觉得他很没礼貌,不过我们都知道,他是真的不喜欢香蕉而已。自闭症孩子并不懂社会交往的礼仪和规则,需要我们让他们刻意学习,经常提醒他们应该怎么做。

尽管会受到误解,但我们不会因此而抵触这份职业,因为和这些孩子接触久了,你就会发现,他们其实和别的孩子没什么不一样。他们也是孩子,只是在某些方面有障碍而已,就像我们突然到了异国他乡听不懂别人的语言也会有交流障碍一样。

做特教老师有哪些特别的收获?

1.经常被孩子的单纯打动

我们都说,教育是一个教学相长的过程。我们和这群特殊孩子相处,并不只是我们教他们如何更好地适应社会,他们也教会了我们如何放慢脚步,告诉我们什么是简单和纯粹。

有一次,我带了一盆绿萝去教室,一个学生看到了就指着它说:“这是菜。”

我说:“这是绿萝。”

学生看了我一眼,非常认真地说:“这是绿萝菜!”

真是让人哭笑不得,但我又被他的单纯打动,时隔许久,想起来还是会开心一笑。

还有的学生平时很少说话,注意力也很差,只有在表达需求的时候才会走过来,盯着你,笑眯眯地重复食物的名称。有时候我心情正烦躁,突然看到这样一个学生对我微微一笑,好像他什么都知道一样,我自己的心情也会愉快起来。

2.学会接纳

有人说,做特教老师很辛苦,没有做普通老师那种桃李满天下的成就感。这我不否认,可是我们特教老师也有自己的成就感和幸福感啊。

我刚实习的时候,遇到过这样一个小女孩,她不会说话,上课的时候老是哭,我们听到哭声都觉得很心疼。后来,我阴差阳错成了她的老师,她上课竟然不哭了,表情轻松愉悦,有时还来抱我,在学习上也有了不小的进步,无论是她的家人还是实习的督导老师都觉得很惊讶。我实习结束后,她的家人还多番表示孩子特别喜欢和信赖我。我自己也很惊讶,看起来那么难搞的学生,和我在一起的时候竟然表现得这么好?我想,如果真的有我的功劳的话,那应该是因为我真心接纳她吧。虽然她不会说话,但是她能感受到情绪啊,而我每一次对她笑、每一次鼓励她都是发自内心的,所以她才会对我笑,才会喜欢我吧。

在后来的职业生涯中,我一直没有忘记这个小女孩教给我的东西——教学的开始是关系的建立,而良好的关系从接纳开始,尤其是特殊教育。看着一个个孩子因为自己而有了一点点进步,我们就会由衷地感到兴奋,因为我们都深知,这一点点的进步是多么来之不易。

3.看到教育的本质

雅斯贝尔斯说:“教育的本质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生命唤醒另一个生命。”正是因为从事特殊教育,我才真正理解教育的本质,所以我很庆幸遇见特殊教育,很庆幸成为特教老师。而且因为做了特教老师,我有了一种特教的审美:看到学生并不精美的作品,也会发自内心地觉得好看;看着学生做着并不整齐的动作,也会真心觉得他们做得好;看到学生有了一个好行为,会由衷地欣赏他……我们几乎是拿着放大镜甚至显微镜去关注学生的每一个进步,毫不吝惜我们的赞美,总是在尊重、理解和包容,总是在发现和欣赏,总是在收集单纯和美好,总是充满善意和温暖。

这就是特教老师,我想说我们只是待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岗位上,和一群所谓特殊又普通的孩子一起成长,一起进步,一起遇见新的风景。特教老师并不特殊,我们只是有自己的专业性,有自己的职业素养的普通老师。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