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深火热的星球

2019-10-09 03:10:34 知识窗 2019年9期

梁水源

春夏之交,美国《国家地理》和“食物链顶端的男人”贝爷联手制作的纪录片《水深火热的星球》上映了。在这部《国家地理》年度大片中,每一帧画面的视觉效果都美到可以直接截屏当电脑桌面壁纸,但每一秒都惊心动魄,残忍得让人不敢看。

世界之巅,美景震撼人心,而生活在悬崖峭壁的动物却无暇欣赏,因为纯净洁白的雪壁,转瞬间就可能变成呼啸而过的雪崩。在印度喜马拉雅山脉,庞大凶猛的雪豹在200平方千米的领地“漫步”,眼前的美景对它来说毫无意义,它有时要花上一周的时间才能吃上一顿饱饭,几乎每天都活在饿死的边缘。在领地边缘的陡峭山沟里,它遇到了一群岩羊,这是它最后的机会。为了果腹,雪豹发动袭击,和猎物一起从几十米高的峭壁上坠落,但它始终没放弃,摔得再痛也要緊紧抓着岩羊。

在格陵兰岛詹姆森地,壮丽的极光让许多摄影爱好者流连忘返。人类过多的活动让这里成为了全球变暖影响最严峻的地方,春天来得过早,对于在山地繁殖的白颊黑雁来说是严峻的考验,为了躲避掠食者,一对白颊黑雁把鸟巣筑在了120米高的峰柱上。鸟妈妈安全度过了孕期,父母的“英明”决策,不仅让全家幸免于难,还迎来了三个小生命。然而,把家安在悬崖上,虽然可以躲过天敌,但雏鸟赖以为生的青草远在1.6千米外的河边。父母无法代替雏鸟觅食,它们只有一个选择,带着孩子一起迁徙,可悬崖这么高,雏鸟还不会飞。于是,雏鸟们本能地效仿妈妈的行为,从悬崖上跳了下去,弱小的身体从峭壁上摔落到地面。第一只雏鸟逃过了悬崖峭壁的险境,却逃不过伺机待发的捕食者。随后跳下的第二只雏鸟,摔死在峭壁上。只有第三只雏鸟,积雪为它提供了缓冲,幸存了下来。“一家三口”来不及哀悼死去的生命,就必须踏上更艰险的旅程。

相比之下,小丽龟就没那么幸运了。它们独自破壳而出,独自迁徙,独自面对险境。海鸟、鳄鱼,海岸边几乎每一张嘴都在等待着小丽龟献身。每年,哥斯达黎加沿岸出生的幼龟只有十分之一能够顺利抵达大海。从悬崖到河边、从沙滩到大海,路虽不长,景色也很美,却是它们生存最初的考验,想活下来并不容易。

对于金雕来说,它们每天翱翔160千米,看似自由自在,却在生死线上挣扎。在暴风雪侵袭的冬季,挪威山峰上的一只雄性金雕竟然与乌鸦争夺腐食。即使只是一块腐食,又引来一只雌性金雕挑起战事,两只金雕为争夺食物展开殊死搏斗。美丽的大自然从不提供安全的摇篮,只开设不够完美的狩猎场,就算殊死搏斗得来的腐肉,也仅够它们维持一阵子。

马来西亚诗巴丹岛是世界级的潜水地之一,一只雄性绿海龟独自在外漂泊了30年,最后它决定回到这里繁衍后代。但海龟的爱情有时要付出生命的代价。绿海龟如愿找到了配偶,想要繁衍后代,可其他雄性海龟却虎视眈眈,发动了凶猛的进攻。看似温驯的绿海龟,在争夺配偶的关键时刻,也可以毫不嘴软地咬下竞争对手的肉。水中交配,让雌龟的耗氧量飞速飙升,如果纠缠者不肯放手,短短几分钟就可能让雌龟缺氧而死。

绝境有多美丽,活着就有多残酷,这就是水深火热的星球。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