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干岁月,拾起心底荒芜的搁置

2019-10-09 03:10:34 知识窗 2019年9期

不木

1

多少时光堆砌,才成了一生。在时光的罅隙里,我们都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在各自的人生里喜忧参半,偶尔累了,停下来舔舐伤口,再乘着几许被遗落的时光,年少輕狂。趁着诗酒的年华,我们都在不紧不慢地走着。

在初秋的时节里,枫红似火,一如我的内心——激情澎湃。我拿着刚买的煎饼果子,捧着一杯豆浆走在陌生的街道上,喝两口豆浆,然后开始环顾周围,道路两侧树木荫荫翠翠,停下脚步,闭眼深吸一口早晨特有的清净甘甜,“吱吱”几声鸟叫拉回了我原本放空的神识,这或许是几只顽皮的鸟儿,脱离了队伍停留在不知远离故土多远的地方,享受片刻“鸠占鹊巢”的刺激与惊喜,也或许这里便是它的来处与去处。

初次踏入大学校园,有惊喜、有彷徨、有无措,可更多的,是对明天无限的期许。这一刻,我在心里提醒自己:藏起沉默寡言与内向腼腆,去多交友、多锻炼,快点长大。

2

我慢慢悠悠地走进教室,里面坐着三三两两的人,他们来自天南海北,此刻却聚在一起恣意畅谈。我随意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单手撑着下巴望着这栋大厦外的广场,老人打着太极,小孩肆意地嬉戏玩耍,情侣拾级而坐互相依偎,旁边穿着运动服的帅气男孩儿拿着滑板,一遍又一遍地练习着“豚跳”,晨光洒落在广场中央的水池中,泛着粼粼波光,不知是哪个顽皮的小孩儿丢了颗石子进去,水面惊起层层涟漪,景色,极美!

有人在我的肩头拍了一下,拉回了我游走的万千思绪。我转过头,看到的是一个带着眼镜的女生,我猜想,这大概就是和我提前联系互发照片的室友。我们自然地打了招呼,为避免尴尬又开始找话题闲聊,发现两人竟有些臭味相投,于是便慢慢熟络起来。我想,生活当如此美好。

然而,在接下来一个学期的生活中,我对大学生活的向往之意消失得无影无踪。专业课几乎每天都排得满满的,大学学习并不轻松,没有高中老师说的轻松自由,没有初时憧憬大学时的张扬肆意,只有充实的日常。于是,每个月总有那么一段时间需要熬夜,总有那么几个夜晚在不停地写策划。然而,因为我急切地想要成长起来、独立起来,又在闲暇时报了两个兴趣班,于是周末也满了,紧张程度可媲美高三,有好几次上课差点睡过去,也有过旷课休息的想法,但到最后又坚持了下来,想着撑过这一段时间就好了。

3

再然后,那个以前注重养生从不熬夜,那个以前经常出没各种书社,那个喜欢品茶的宁静的女孩,也随波逐流地加入了三四个社团、部门,美其名曰“锤炼技能”。她不再按时睡觉,不再徜徉书社,更鲜少坐下来细品茶道。不过,她处理人际关系如鱼得水,她开始购买大量的化妆品、各种光鲜亮丽的衣服,穿得花枝招展,哪怕她内心并不喜欢每天这么刻意拾掇,比起浓妆艳抹更青睐素面朝天。可是怎么办呢?大家都是这样的。她努力学习各种别人都具备的技能,只为了在最底层的竞争中不被淘汰,不被当成异类。可是,她的脸上鲜少出现笑意,也没有什么卓越的成就,只是徒增了对生活的怨念,虚耗了时光,丢弃了曾经的趣味与对生活的向往,只是沿着一条多人跑道一直跑,不敢停下来。

我想,这或许便是我们太害怕角逐,太恐惧失败吧。于是,我们开始盲目地逼自己就范:对,没错,你必须要去做,必须要考某个证,必须要参加活动来锻炼自己。在这条道路上,你开始凭着一腔并不厚重的热血“坚定”地走着,却发现自己并不开心。

可是,坚持到最后,我也会累,也会茫然无措,感觉每天都有事儿做,生活很充实,但回过头看,我又真正完成了什么?是少年功成名就、已经独立创业,还是活得多姿顺意?都没有,只有满身无可奈何的疲劳。之后,我坚持完成了两个兴趣班的学习,就没有再报别的,看着满柜子靓丽的衣物,只按着自己心意找两三件最舒服的重复穿着,化妆品更是鲜少再碰,退了半数的社团,只偶尔去书店寻觅几本新书、听听讲座,偶尔约着三两好友看看电影、吃吃火锅……我抱着书走在去图书馆的路上,微风拂面,扫下几片落叶,迎着风,我仿佛回到了初入校园的时候,我依然还是那个对生活充满期待的宁静的女孩。

4

我突然懂得,我一直很刻意地想要成长,想要做成什么事情,可现实总是不出所料地背道而驰。我也曾一度反感父母的约束:我已经成年了,能为自己做决定,我有自己的思想。我从来不否认我把所有的事情都想得过于简单,不愿以恶意来揣度这个世界,所以我羡慕别人光鲜的外表,模仿别人的生活。我们被外面的灯红酒绿迷惑,我们喜爱热闹,却不顾家人忧心;我们想要尝试奔波,却总有顾虑,所以我们想要做,却无法做,想要成功,却无法成功。只因为我们有太多顾虑,我们在不合时宜的时候,想要做成一切,又在该去尝试的时候,无端退缩,我们一直被自己所累。我们刻意地去生活,我们刻意地改变自己,让自己去适应生活,然而到最后,不过是留下一身疲惫,被现实打击得再无当时的少年心性,瞻前顾后。但生活哪里需要我们刻意,顺其自然就好,再回首时,你仍是在亦步亦趋地走着,不曾落下,不曾遗落。

晨曦醉染着时光,迁就着岁月,而我们只管迎着黎明时的微光,自顾行走。不要再流连别人光彩的生活,不要再艳羡别人夺目的成就,不再,刻意!

(作者系南华大学2017级药学系学生)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