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访大涧村

2019-10-09 05:10:19 大理文化 2019年8期

施新弟

从洱源县城驱车出发,到达凤羽镇坝子最南端的大涧村得花上近1个小时。“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很难想象这条不算宽的乡间公路深处藏着一个美丽的村庄。而这个看似偏远的村庄,却今人魂牵梦萦,流连忘返。

抵达村口后,我们准备缓缓走进村落, 这个用石头筑起的村落保留着原汁原味的古石巷,上百间古石屋,还有石磨、石板路、石房子、石山墙……整个村庄犹如石头文化“博览园”, 无论那石头大若房子,还是小若珍珠,都是一件独一无二的展品。村子完全由块块石头垒砌而成。是名副其实的“石头村”。

整个村子基本均为清一色石头构建,坐西朝东,依山势而建,错落有致。从远处眺望,村里的石道、石门、石房、石阶、石台……逐一跃入眼帘。疏密相间的墙壁、整齐如鳞的瓦片、迂回曲折的小道、高低起伏的坡坎,掩映在葱郁的松树果林中间。石头的浅白与植物的翠绿相互映衬,质朴而自然。正是因为这有点闭塞的环境却造就了这里的村民因地制宜,利用大山丰富的石材建造起石头垒起的村落。一幢幢,一排排、一院院……依山就势地坐落在千仞壁立山坡上的石屋,以其特有的魅力,让人刚进村口就完全溶浸在石头的奇妙之中。

我迫不及待想赶紧深入走进这个村子一探究竟。透过门缝发现农户家甚至连洗衣盆、洗衣板、捣臼、石磨等日常用具,都用石头打造。原来这里石头很多,随手便可捡到不同花色的石头。村里触目所及的建筑、生活、劳动用具,几乎都是以山石为材料制成的。让人感觉仿佛穿行在一幅炭笔素描里,浑金璞玉,风韵天成。我继续走进这个古朴幽静的小巷,伸手抚摸着饱含岁月沧桑的石墙,块块光滑温润的石头,伴着阵阵清风俏皮地拂过脸颊,儿时的记忆便在脑子里氤氲开来……正对村口,一棵大树被石块围绕矗立在眼前,像是一个卫士,向过往的人们诉说着古村厚重的历史。它既是村庄的标志,又成为村民纳凉议事的天然场所。

村子的主干道是由大小不一的石头镶砌而成的,通往村民家的巷道山路也是由一块块磨得光滑的石块砌成的,就是家家户户的庭院也是用一块块石头铺垫的。甚至还包括了家门口的石水缸、拴马柱、纳凉石板……不仅是一种工具,这些石头也承载着村民们生活日常的点滴记忆。

历史岁月的痕迹,不仅是大涧村人深藏心底的历史痕迹,也是古村迎来新生的底蕴。那些原汁原味的石制古建筑和特色文化正成为这座石头村的风采。这里的每一块石头、每一所石屋、每一条石子路……像是一个时光隧道,连接着沧桑的过去,也望得到幸福的未来。

越往村里深入探访,眼前大大小小的石头、石块,或砌成的石墙,脚下的石块路,村民家的石房子、农家小院,比刚进村口时见到的还要丰富。这里的人们用他们那神奇的双手,在山岭间播撒下无数大大小小、形态各异的石头。随着村巷的转折、角度的变化,这些大大小小石头呈现出不同的轮廓造型,激活着前来探访的人们的想象,正所谓“一山一石一幅画,一步一景一重天”。清一色石头铺成的道路,无数块石头垒就的房墙,凳子是石鼓墩,板凳是方块石。石头的路面、石头的墙、石头的用具、石头的装饰,石头的瓦盖石头的房,石头的碾子石头的磨,石头的碓窝石头的缸……这石头的王国着实使人惊诧,使人不能不佩服人们对生存环境的抗争和适应能力。舂米用的是石脚碓,管理庄稼用的是石栅栏,就是屋顶也是青石板遮盖、一家院落就在一大块石头之上,以一石成山的气概,承载上千多人的重量,令人瞠目结舌,叹为观止……充满奇趣的山石,将这趟有些辛苦的跋涉过程变得妙趣横生。

随着走访的脚步,我们来到了村头的高处,见东西为主入村路,南北是千头巷。我们的好奇心促使着大家的脚步继续沿着弯曲的山石小路往另一个方向往下行走。我们慢慢走进村子的另一半区域。小路两边是裸露在地表的玄武岩石。庭院深邃,住在里面的人,该是多么幸福。只在围墙上留下斑驳的岁月痕迹,抚摸着一座座石屋的围墙,粗粝厚重,让人瞬间感受到历史的深邃。这里的每一扇大门,每一处屋舍,每一块石块……都蕴藏着一个年代、一个家族的故事,积淀出一种永恒的故乡情。站在时间面前,我们是多么渺小。

院落孤零零地矗立在一面山坡上,像是古老生活最后的守望者。一扇扇紧闭或虚掩的木质大门,让人感到时光的悠远绵长。随便走进一座院落,就好像是走进了石头城堡,这边村子的墙也是石头砌的,水沟、水渠是石头砌的,甚至连菜园子和厕所都是用石头垒的。村里的每一个细节成了这个深山小村的独特风景,小村石板路上也留下了漫长岁月中古村人的串串足印。

村里老宅基本都是就地取材,用山石垒砌而成。大大小小的石头有序地挤在一块,虽没有水泥黏附,却也牢固无比。即便历经风吹雨打,即便是悬在空中的石头也掉不下来,就这样悬了几百年。这些因石而成的建筑,在看似坚硬的外表下,却有一种立体的安静之美,触碰着心灵,激荡着灵魂。

我发现这里所有的房子都是典型的白族“三坊一照壁”建筑,经历风雨的侵蚀,雨后的阳光朗照其上,春日的蓝天映衬其后,潺潺的小溪穿梭其间。这里的巷道很窄,青灰的颜色中透着一股苍凉,仿佛把几个世纪的时光都凝固在了这山村的石屋、石墙群中,屋舍毗邻俨然,经过雨水的浸润,石屋石墙的颜色更加古朴厚重。村道的青石板均被岁月打磨得圆润,透出悠悠古韵。

从这里我们可以穿越时间,追溯历史,在一刹那与昨天相遇。几百年的时光,石屋上的一檐一瓦,一字一画,仍保留了历史风貌,保留了传统文化生生不息的脉动。这里有昨日的繁华,今日的沧桑,这里记载的不仅是古村落的历史、文化,还有岁月抹不去的深情。

我尝试着在一片瓦下、一堵墙上、一方木柱、一扇雕窗中搜寻历史,也许在那不显眼的院落中,就曾发生过一段故事。走在小巷里,整个人都有一种穿越时空的感觉,石屋石墙、辘轳老人、质朴的民风、恬静的生活……处处呈现出一派静谧、质朴的山乡情调,弥漫着清新和谐的气氛,没有一丝尘世的喧嚣,唯有疏淡清爽的静谧。

但可惜的是,村子里有很多房子年久失修,有的甚至房顶坍塌,但主体尚好,稍加修葺,便可居住。走着走着,院墙里不时探出一束束花枝来,向我们遥遥招手,似乎在欢迎着我们这些访客。抬手轻抚石墙,凹凸不平的岩石条纹在指尖划过,仿佛时光倒流,重回过往年代。毛石墙是其中最具乡土质感的,随处可见。自然的石头没有人工雕琢的痕跡,或大或小,或长或短,或方或圆,或尖或扁,以其原始形状土填组合在一起,裸露的肌理形成最自然的美。石墙上的青苔丛丛,又添了一份沧桑之美。大木梁架依然保持着原样,梁架上雕刻的龙凤、流云、卷草、花卉、回纹等各种精致纹样,诉说着旧时光的老故事。村民们以山石为砖,以石板带为路,搭起一座古朴的山石村寨。这趟穿越历史的旅行,心也怡然,意也怡然。

这座古村是远方游子的牵挂,又是承载了太多乡愁的故里,经历千年风雨,依然保留着当初的动人风貌,向游人诉说当年的繁盛和文明。我们继续顺着古巷缓行,炊烟袅袅、鸡犬相闻、男耕女织、儿童嬉戏,这样的画卷依然清晰可见。这里,树荫落村中,村在林中建,完美地呈现了先人居住的理念和智慧。应该说,每一座宅院都有一个凄美的故事,每一条路都是一条悠长的雨巷。

村落南边有一条溪流,溪水跌跌撞撞,或跳跃,或漫步,空谷间尽是“叮叮咚咚”“哗哗”“唏唏”的水声四季轮翻流转,恰似民乐合奏。舒缓的韵律,如绵绵雨丝,洗去我们的仆仆风尘……偶有几点浅白色流瀑,若隐若现。脚下的溪流中有着密密麻麻、大大小小水泡似的石疙瘩。坐在石疙瘩上小憩片刻,身子的倒影、山顶的轮廓和山雀飞过的踪迹映照在绿翡翠的水潭里。脚下泉水淙淙有声,山鸟鸣叫清脆婉转,此刻,尘事如烟。山流不大却长年流淌清澈,两侧的景色分明是旧式电影中的田园风光,又像是某部乡土小说中描绘的遥远山村,我怀疑自己走错了年代,仿佛走进了久违的山乡梦中……幽幽石头围成一个个四合院和长屋,古色古香,层层叠叠,顺着山势铺开,错落有致,奏出一首肃穆但却优雅的交响曲。

太阳落山了,山谷更加幽静起来。举头往北面望去,远山逶迤起伏,俯视凤羽坝子,田园里的村庄天然如画。回望山谷里的大涧古村落,蓝天、白云、深山、箐水组成了一方美好的天地。让我们在分享自然、感悟人生中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这里。

如今的大涧古村风采依旧,那壮观美丽的石头建筑群仍然吸引着不少远近的游人。但愿再有机会到大涧古村落来看看,再领略一番大涧古村落那难得的佳景。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