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印山上映山红

2019-10-09 05:10:19 大理文化 2019年8期

字如方

早有耳聞在巍山县五印乡重重山川之间,有一片万亩映山红,就像传说中的花仙子一不小心将花籽撒落于崇山峻岭之中的高山草甸上,像彩霞绕林,经过一个个岁月的自然风雨孕育出满山的鲜艳。那天又从阿文兄口中得知在五印山上有一片很美的映山红,按捺不住想一探大自然美轮美奂撼人心魄的美,于是在露出盈盈芳容的春天趁着晴天闲暇的日子,慕名跟着阿文兄来到他所工作的五印乡。

清晨一大早,我们从巍山县城出发,沿五印公路西行21公里到五印乡,再沿着一段艰难陡峭的乡村山路向上爬行,我们的汽车便盘绕五印山一路驶向小鸡足山顶。沿途,车一直是沿着山坡行驶,狭窄弯曲的山路、波澜起伏的山岭、一览无余的山箐始初会让人徒生些许顾虑。不多时,车行至五印山腰,我们一行人决意下车,沿着一条密林深处艰难“开辟”。经过马蹄一轮轮岁月踏出向上延伸的古老坎坷之路,我们便踩着石阶和马蹄窝一级级向高处攀爬。

早在以前读过的书中得知五印山是一座自然宝库,植被茂密、物种丰富、花卉繁多、野菌生香、药材遍地,以云、雪、花、溪、石等美景显于山现于林,境内山峦起伏、千峰竞秀、溪流纵横、百溪激荡,可谓一层山水一道景。阿文说若是遇上下雪光景,小鸡足山头的皑皑白雪便映衬着山中灼灼山花、山下澜澜春水,那时的景致让人记忆深刻。我们徒步一路行走,气温也开始降低,仿佛踏入另一个世界。放眼望去,山岭上林木相拥,山涧间灌木相依,目光所及之处,流淌着一片片一抹抹或深或浅、或明或暗的绿树。随着一级级向高处攀爬,我们的行走虽显平静,但内心却充满着欢喜,大家对内心向往的花海都很迫切。在曲直有致、高低错落的树林中,几束阳光透落下来停留在泛着绿光的青苔上,鸟儿欢唱,不时窜出几只松鼠在舞蹈,就像一场精心编排的欢宴,在离我们很近的地方,山上诵经的声音隐约从高处传来。阿文说,假若直达山巅,登至峰顶,与毗邻的青华乡接壤处有一片庙宇,名曰“小鸡足山”。此山势雄伟壮观,冠于群山,旧志称“西路众山之祖”。因山形如一只报晓雄鸡的鸡爪立于众山之中,山由此得名。“小”,自然和佛教圣地宾川鸡足山相比而言。这里相传是佛教高僧释迦牟尼佛弟子迦叶腾云游显圣地,每年农历正月十三至十五是小鸡足山朝山庙会之时,临近乡镇村寨的百姓们便纷纷到此朝山祈福,彝家的子民们,不分男女老幼,在庙宇旁的空旷场上吹起欢乐的芦笙和竹笛,打歌欢唱、踏歌起舞通宵达旦,于正月十五凌晨聚集在迦叶阁外的睹光台观日出。

不知不觉,我们走到了山腹地,这里是一片高山草甸,气温不高,但水肥草美野花遍地,偶见牧人将成群的牛羊赶上这山头。此刻,在阿文一路的描述中虽遗憾无法登临小鸡足山顶,但现在置身于五印山中,在此头顶上碧空如洗,俯瞰连绵不绝的群峰,看远山近树,村寨烟岚,别有一番妙趣。我可忘却城市的喧嚣与浮躁,倚着山川,坐看云起云落,那些轻轻柔柔的云,在温柔抚慰着久搁闹市的内心,独得一份舒缓静谧的愉悦和悠闲,在这里,一转身便能遇见另一个自己。

路上,阿文还一直介绍着每年三、四月间,五印山漫山遍野、万紫千红的映山红如潮水般汹涌而至,溢满高山峡谷。因为对未知的期许,本是有意来看这万亩映山红的,当真见到了,我们都有“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的意外之喜。

“看,映山红!”人群中不时发出欢呼声。不知走了多远的山路,气温伴随着海拔的逐渐上升而明显下降,我们的脚步也略显疲惫。听到人群中那惊喜的呐喊时,心里别提有多高兴。这时,漫天的阳光和浮云轻盈地衬托在山腰上,山坡上便陆续显现映山红的丽影。起先,映入眼帘的红从开始的一朵两朵,渐渐变成一簇两簇,再顺着山势往上爬。放眼望去,山坡上、小道边、峭壁间,一株株盛开的映山红呈伞状撑开,有的躲藏于树林之间,有的独立于草甸之中,星罗棋布,令人惊喜的是有的还成林成片的绽放。每一株都风姿绰约,每一株都仙风道骨,高低错落,蔚为壮观,可谓一层山水一层映山红。在轻柔的高山薄雾下,虽有些寒意,但一朵朵殷红如霞的映山红高昂着红彤彤的脸争相斗艳、肆意绽放,如潮似水,静静地晕染着时光溢满高山峡谷,每一朵都是燃烧的火焰,一枝枝,一簇簇,一团团。红!这漫山遍野的红,汇成一笑皆春的红!晕染出属于它们自己的生命光华,朝天空倾情怒放,此时,我已经忘却寒意,这些红真叫人陶醉。

映山红,是杜鹃花的一种,属杜鹃花目,亦称杜鹃花,也有的叫马缨花。原来映山红喜欢生长在崇山峻岭的陡壁上,大概就是这一朵朵层层叠叠汹涌澎湃的花儿,染红了树枝,燃烧了山坡,红得炫目,艳得恣意,当地人独爱称其为映山红。

这时,随着阳光的光线移动,映山红就迎着阳光一节节地游移,开在背阴处的它们也一点点开始透亮,原先暗绿的地方在光线的进入后开始透出丝丝的红晕。原来那些山峰的沟壑之处,都深藏着美丽的红色世界,大自然正在向我们揭开这一幕幕的惊喜,仿佛直到照亮最后一朵花,告诉它早晨的来临。走到树下,近看每一朵花从花蕊到瓣尖都变得红润,像世世代代居住在这里纯洁而不失含蓄的彝家少女,羞怯流露在脸上而暖意却在心里滋长,又似怀春少女多情而不失庄重,而成片的杜鹃树如彝家汉子粗犷而不失细腻。长在山野里的映山红,大概是应了春天里的音符,我们之前路途的疲倦仿佛立刻烟消云散。

此刻,微风吹过,花朵也翩翩起舞。在花海边,几只鸟儿忘记了歌唱,纷纷到花边吸吮花香。仿佛连山羊也停止了低头咀嚼,好奇打量着来看花的人,抢着在羊群里露出头来。那迷人的美景,花儿的清香,鸟儿的舞蹈,清新的空气,不由得使人心旷神怡,陶醉其间。

映山红的花朵硕大,花色鲜艳。其实独看一株映山红,它的美艳多少有些弱势,而一株株花树汇成花海,一朵朵、一片片遮天蔽日铺缀于满山遍野,浓烈夺目的美实在是撼人心魄。这里高大的映山红花树,每一株都能开出成百上千朵的花,浓艳的花朵衬着黧黑的枝干,娇艳中又透着庄重。这些漫山的映山红在深绿色的叶片衬映下愈发显得娇艳,圆润光洁的露珠晶莹剔透,静静依偎在花瓣或叶片上,在早晨的阳光映射下折射出斑斓光彩,让花的世界更加多了一份朦胧的迷幻之美。

这里除了红艳艳的映山红,其间还间杂着娇娆似云的白杜鹃,似雾迷蒙的粉杜鹃,瑰丽如霞的紫杜鹃,血氤氲成红,雪渲染成白,花团锦簇,富丽堂皇,每一朵都是太阳光辉下生生不息的灿烂,每一朵都是红尘时光里一笑皆春的风情,厚厚实实铺落在你我心底。

花瓣大概是映山红回归大地的倾诉,在脚下的花树边有很多散落的花瓣。不时还会看到羊群在花瓣边停留。映山红不是那种在树上开至颓败的花,而是一边开,一边落,总在极繁极盛的刹那,沉甸甸地回落大地。这时,又一次起风,落英缤纷的花瓣随着风飘满了林间,铺满尚还枯黄的草地和小道,一朵、两朵,一层、两层,一地鲜妍的红色花朵错落交叠,像是倾诉一腔心事。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枝头的红花落入地下,等待来年又绽放出艳丽的花朵,年复一年,亘古不衰。

“在没有西伯利亚的地方,人们把城市之外的大地一概视为流放地。”在下山途中,诗人的想法让我一震。我知道,有些意义,我决不能辜负。它们如此地强烈和明亮,就像在这个春天遇见眼前的这片花海,巨大的美,使我的心被它盛满。诗人关于“流放地”的表述让我想起五印山上这片映山红花海,是放逐野性的地域,也是安放心灵的地方。

我想,花非花,花实在是一种情感精神的寄托物,从一株树,一朵花,到一只鸟,不知是杜鹃鸟的啼鸣染红了映山红的心事,还是映山红的红艳氤氲了子规鸟的歌声。望帝化鹃的传说已渐渐远去,迢迢时光中,更有那一树一树的映山红,在峰峦与沟壑之间,尽情汲取天地精华,享受着日月光辉的沐浴,一旦春风抚过,便会粲然于世,而后又沉甸甸地回落到大地上,谢了又开,开了又谢,年年如是,轮回不衰……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