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他们早日回归故里

2019-10-28 02:10:28 中国收藏 2019年10期

韩珍明

20多年前,笔者在北京的收藏市场看到两批《革命军人牺牲证明书》。当时我在组织部门任职,对这些革命军人的资料有特殊的敏感性,于是毫不犹豫地全部收入囊中。

这两批《革命军人牺牲证明书》均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原西南军区政治部印制的,署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军区、第二野战军司令员贺龙、政治委员邓小平”,加盖有“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军区政治部”的紅色方印。

证明书共有68份,涉及18集团军总部、18集团军129师385、386两个旅和决死纵队、四纵、冀南军区等单位的68名官兵。官兵们的原籍均为山西省。其中昔阳县50名、屯留县12名、长治县5名、和顺县1名。

这些官兵参军时间普遍比较早。昔阳县的50名官兵中,参军时间是1936年的1名、1937年的18名、1938年的9名、1939年的5名、1940年的8名、1944年的3名,无参军年份的5名。屯留县的12名官兵中,参军时间是1937年的2名,1938年的4名,1939年、1940年、1941年、1943年、1944年的各1名。长治县5名官兵中,参军时间是1937年的1名、1938年的4名。和顺县只有1人,参军时间是1937年。

在部队生活战斗的时间普遍比较短,是这批烈士的又一明显特点。证明书登记的入伍、牺牲时间能精确到月份的很少。有的没有入伍、牺牲的具体时间,有的有入伍时间而没有牺牲时间,有的没有入伍时间而只有牺牲时间,很多只有年份而没有月份。根据登记的、能精确到年、月,且有办法计算时间的只有24人,粗略计算,抗日战争时期,在部队生活、战斗的平均时间是16.5个月,不满一年半;满两年的只有4人,时间最长的也只有39个月,且只有一人。

杨养光,证明书登记的是1938年参军,当年2月牺牲。就是按1938年的第一天即1月1日参军,2月底牺牲,在部队最多也就生活战斗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屯留县的王进攻,证明书登记的是1940年9月参军入伍,当年9月4日在昔阳县一个叫杨儿登的地方牺牲。我们按最极端的9月1日入伍计算,到9月4日牺牲,在部队生活战斗了仅仅3天时间。上个世纪30年代,抗日战争初期的残酷性由此可见一斑。

参军和牺牲时间记载准确度比较低。无时间记载的7人,只有年份记载的40人,年、月份记载均比较明确的21人,没有一人具体到日期的;牺牲无时间记载的17人,只有年份记载的5人,有年、月份记载的24人,日期记载明确的24人。

这批《革命军人牺牲证明书》中,有6份在背面注有“没有此人”等文字。这说明:起码有一部分《革命军人牺牲证明书》曾经寄达过烈士生前登记的家乡政府。但西南军区填发的《革命军人牺牲证明书》也算比较重要的官方文书,未能顺利投寄到收件人手中,可能有部队提供的烈士家乡的地名、本人的姓名本身就不准确的原因;也可能是战士入伍前家徒四壁,上不起学,只有出生时家人起的乳名,就没有大名,参军登记时临时起个大名,村里人根本不知道。但这批《革命军人牺牲证明书》是如何现身20多年前的北京收藏市场,至今还是个无法破解的“谜”。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让烈士的英魂早日回归故里,是我们每一个活着的人义不容辞的重要责任。期盼看到这篇文章的同胞,能主动提供、查找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