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十面灵璧山居、瑞士玫茵堂旧藏来势汹汹

2019-10-28 02:10:28 中国收藏 2019年10期

安歌

终于等到你!对于广大瓷器收藏发烧友来说,每年北京保利呈献的瓷器拍卖,都是一次令人期待的“绝美”盛宴。今秋,你将同样会在这里找到惊喜。

日前,北京保利2019秋拍率先释出一批瓷器拍品名单。光是看到北美十面灵璧山居、瑞士玫茵堂的收藏标签,便有不少藏家已经蠢蠢欲动。“清乾隆粉青釉镂空雕牡丹纹长颈套瓶”“清雍正粉青釉弦纹荸荠瓶”“清康熙豇豆红器7件套组”等都是不可错过的佳器。

显赫千年的粉青色

“清乾隆粉青釉镂空雕牡丹纹长颈套瓶…‘清雍正粉青釉弦纹荸荠瓶”两件重器,让此次拍卖增添了一抹迷人的粉青之色。它们均系出名门,为北美十面灵璧山居旧藏,乃唐英摹制仿古青瓷工艺的巅峰之作。

古人所说之青色,为物始之色,命意新生。青色亦成为古时帝王、文人最为钟爱之色,因此也有了干变万化的吉祥指代和称谓。“清乾隆粉青釉镂空雕牡丹纹长颈套瓶”颈直而修长,器腹饱满且秀逸,以镂空工艺手法装饰。“缠枝牡丹”环绕瓶体,尺幅充盈,令人瞠目结舌。数朵牡丹仰俯向背亦呈天然之韵,其间穿枝过梗,枝繁叶茂充满生机。

此种镂空套瓶并非乾隆朝所创,早在南宋时期官窑就已经烧制,其历史可谓久矣。此瓶内部仍用瓶胆支撑,这并非工艺退步,而是朝着有内画装饰且能转动套瓶的进发之举。据乾隆八年四月二十一日唐英《恭进奉发及新拟瓷器折》中所述可知,在乾隆八年方才有数种套瓶解运进京,在此之前应有相当漫长的研制过程,其开端之作应该在乾隆稍早时期完成。审视瓶底款识的整体书写手法,为典型的乾隆早期官窑风格。

另一件“清雍正粉青釉弦纹荸荠瓶”束颈、垂肩、广腹、敛足,线条比例和谐,令人有不能妄加增减一分一亳之感。此式瓶临摹自上古铜器,腹部饰单弦纹一道,于穆穆之中透出一股尊贵典雅之气。其工艺精湛细致,无造作之痕,为雍正时期内府花器的上品。另外,此瓶矮圆腹,重心极低,需要高超的手拉坯技巧;窑烧时火候需控制准确,以防瓶身塌陷,故成功率极低。

对于藏家而言,北美十面灵璧山居旧藏往往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梦想。这位神秘主人选择艺术品有着极高的标准,只有精绝之珍才能进入收藏序列。从近年北京保利拍卖结果来看,北美十面灵璧山居已经成为金字招牌,往往能获得令人瞩目的佳绩。

此外,同场亮相的还有一件“清乾隆粉青模印如意纹转心五孔瓶”,其同样彰显了乾隆时期精湛的瓷器工艺,令人期待。

不可或缺的豇豆红

除了粉青色外,豇豆红也成为了此次北京保利瓷器板块的一大亮色。重点拍品包括一套7件套组,为“清康熙豇豆红釉苹果尊、莱菔尊、菊瓣瓶、柳叶瓶、太白尊、印泥盒、镗锣洗”。

据公私典藏查阅,豇豆红器有9种器型,此次上拍的瑞士玫茵堂典藏囊括七种,著录明确,并为各名家雅蓄及递藏,其中镗锣洗为徐展堂、Yale Kneeland夫人旧藏;太白尊为仇焱之旧藏;苹果尊为詹姆士w.阿尔斯多夫伉俪、纽约蔡特艺廊旧藏,并于1963年至1964年于东方陶瓷学会展览。

据了解,台北故宫博物馆藏有5种豇豆红器型,见于《清康雍乾名瓷特展》(台北,1986年,编号10-14);北京故宫博物院有6种,与玫茵堂藏豇豆红苹果尊同展于“盛世华章”(英国皇家艺术学院,伦敦,2005-6年,编号142-8);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品中,有豇豆红器型8种,但分别源自四例典藏;徐展堂藏品中,亦有豇豆红器型8种,著录于《徐氏艺术馆》;日内瓦鲍氏典藏中有七器。因个别器型格外稀有,能齐集各瓶、尊成套者,已凤毛麟角,极为罕有。

自19世纪,豇豆红器受西方垂青。尤以莱菔尊、苹果尊最为稀有难得。豇豆红釉在西方被昵称为“桃花釉-Peachbloom”,其首次在西方收藏界掀起轰动,缘于一件在1886年纽约摩根氏(Mary JaneSexton Morgan d.1885)珍藏拍卖会上以惊人的18000美元成交的清康熙豇豆红釉莱菔尊。纽约大都会旧藏有一例,2016年于纽约佳士得以204.5万美元成交。而传世所见康熙豇豆红苹果尊更为罕有,其天蓝釉者亦可见寥寥数例,豇豆红者更是未见。

此次拍卖的苹果尊最早可追溯至宣统皇帝旧藏,后为运通公司售至美国,并于1932年首现纽约拍场,极有可能为清室溥仪抵押至银行之清宫旧藏;后于1964年东方陶瓷学会展览,2005年至2006年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展览,后为著名古董商埃斯肯纳齐(Eskenazi)雅蓄。自此,所有西方主流中国瓷器收藏都以豇豆红器为不可或缺之品。

十余件明清家具 谁能让你“乐逍遥”

众所周知,明式家具也是北京保利的一个重要板块。尤其是其推出的“逍遥座——十面灵璧山居甄藏家具”系列专场,以“精、巧、简、雅”的特色在近两年取得了骄人成绩。2019年秋拍,北京保利将再接再厉,集中呈现北美十面灵璧山居收藏的十余件明清家具翘楚,品类涵盖官帽椅、香几、条桌、架子床、罗汉床等。

比如一对明末清初黄花梨福字纹四出头官帽椅,搭脑两端及扶手围鳝鱼头式,圆润柔婉。在椅子靠背板竖枨外侧装通长的牙条,为连壶门式花牙,这种做法在四出头官帽椅中甚为少见。座面下牙板三面壶门,竖牙条上翻出花叶,此种样式的壶门宋代亦有,明晚期始在硬木家具中流行。腿间装前后低赶枨,前方和两侧枨下还附有直牙条,牙头处挖为花叶状,尚有早期漆家具造型特征。

在黄花梨家具中,四出头官帽椅是甚为难得的品种,尤其是成对者更为不易,甚受藏家青睐。有趣的是,这种样式的四出头官帽椅存世有数件之多,家具学者柯惕思曾撰文专门介绍这一族群,如香港两依藏博物馆即藏有一对。

清乾隆紫檀勾云纹五足圆香几造型饱满,雕刻精湛,纹饰繁而不乱,兼以紫檀黝黑坚硬的质感,宛若石雕,气势宏伟。几面以六块弯材攒框镶板,侧面浮雕回纹,其下为高束腰,上下有垛边和托腮,高浮雕仰俯莲纹,即造办处档案中所谓的“巴达马”纹,在宫廷石刻、木雕的须弥座造型中应用甚广。仰莲纹下又设托腮一层,更增层次变化。

此幾造型尚为明式,但装饰却是典型的“乾隆工”,繁而不乱,秩序感强,是乾隆时期宫廷家具中的上等佳作,应是搁置鼎彝等重器所用。故宫博物院亦藏有一件与本例相近的香几,然以造型、雕工而言,本例略胜一筹。

清乾隆紫檀夔龙纹五屏式罗汉床尺寸硕大,气势雄伟,工料皆精,是典型乾隆宫廷佳器。其为五屏式,背面横列三屏,攒框镶板,边框素直,看面隐起泥鳅背,转角处做委角,形成柔和自然的效果。内铲地浮雕夔龙纹,中间围子为双夔龙相对式,两边各为相向的单夔龙。夔龙身躯扁阔,看面打洼,转折处翻翅状花牙与卷珠纹,并衍化出苕茛纹,显示了清康熙始宫廷家具吸收西洋纹饰的特征。雕刻工整细腻,夔龙纹样式富丽堂皇,颇富装饰性,其造型非常规矩的横竖弯折,形成端庄、古典的效果,这种摹自古时鼎彝的纹饰使罗汉床更具仪式性,富于威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