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苏富比古代书画凸显文人趣味

2019-10-28 02:10:28 中国收藏 2019年10期

王菁菁

伴随着金秋的到来,秋拍大幕的开启也越来越近。这不,10月3日至8日,香港苏富比就将率先在香港会展中心举槌。在众多拍卖品类中,古代书画可谓亮点频频。

据悉,本季香港苏富比中国古代书画部分将呈献众多明清名家珍贵墨宝,尤其是一系列私人收藏的露面,绝对是“明星”荟萃。这些拍品有哪些精彩之处?征集背后有什么故事?古代书画市场又有何变化?带着这些问题,日前本刊记者专访了苏富比亚洲区中国古代书画部主管左昕阳。

《中国收藏》:今年秋拍,古代书画板块会呈现怎样的特色?

左昕阳:精致小品、趣味作品居多,而且估价十分合理,这是我们征集思路的一种体现。虽说每场拍卖都要有自己的特色,但又都会有一个共同的中心轴,那就是文人趣味。

依据中国书画发展史的脉络,我们会从各派名家代表作中选择能更多体现文人精神的作品,这是我们每季拍卖征集的一个轴心。比如今年秋拍将要推出的八大山人、石涛、陈淳等人的作品,都是富有书卷气的。它们都是能反映中国古代书画精神面貌的作品。

《中国收藏》:八大山人的《蕨瓜图》是本季古代书画部分的领衔拍品,您如何评价这幅作品?

左昕阳:首先,其画面寓意深远。八大山人作为明代遗民,面对满清入关,他不想臣服,因此在这幅作品中,他用瓜和蕨表现出甘于平淡清苦、遗世独立这样一种高贵的精神。其次,从技法上来讲,淡墨表现出写意的传神,且用笔简洁,非常轻盈潇洒。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是博物馆还是市场上,都少有八大山人中晚年时期(60岁以后)的作品。因此《蕨瓜图》为大家认识这一时期八大山人的创作面貌提供了绝好的材料。而且这幅作品从未在市场露面,是一件非常新颖的“生货”。

《中国收藏》:书法部分又有哪些佳作值得期待?

左昕阳:今年秋拍古代书画部分中,书法和绘画在拍品数量上大致各占一半。书法部分佳作云集,比如王铎《临王羲之草书二帖》出自日本私人收藏,是一幅典型的王铎作品;陈淳的《草书自书诗》极具晚明书法特色,其节奏明快、豪畅跌荡,是陈淳晚年经典之作;还有恽寿平《南田翁书简册三本》,众所周知,恽寿平以诗画驰名,其没骨画鸟成一代将领,自成一格。唯单独书法作品并不多见,且被其诗名、画名所掩盖。但事实上,他的书法功力深厚,是典型的书画同源不分家的体现。

《中国收藏》:我们发现,近年香港苏富比古代书画部分会规划单一来源的私人收藏专题,这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

左昕阳:这主要是基于一种机缘,比如在征集过程中,有藏家正好拿出一批流传有绪的藏品,那我们就专门为他做一个专题。这种方式既可以比较完整地将私人收藏呈现给藏界,同时也能反映出藏家的审美标准和收藏理念。事实证明,这种方式是比较受藏家欢迎的。

我还注意到,近些年学术界研究书画鉴赏史时,一般会选择重要的大藏家作为研究对象,比如王己干、吴湖帆等等。通过对具体人物的研究,反映当时的书画创作、社会文化,这种由点及面的研究方式是一个趋势。事实上,拍卖也是在整理、发掘、研究、呈现收藏史,所以做好私人收藏专题很重要。

八大山人《蕨瓜图》水墨纸本立轴

估价:800万至1000万港元本幅应为八大山人还俗后,近耳顺之年所作。彼时多以瓜果蔬食阐述禅趣与家国之思,瓜既有“遗民”之意,倚斜横倒之双瓜亦富“无一无分别,无二无二号”之禅思;薇蕨伸拳则有生活简淡、有志难伸之隐喻。

查士标《竹木石图书画册》

水墨纸本八对开册

日本私人收藏

估价:50万至80万港元

陈淳《草书自书诗》水墨纸本手卷

亚洲私人珍藏明清翰墨估价:60万至80万港元

本卷内容为陈淳自作诗《再游天竺》,书法节奏明快、豪畅跌荡,第无古法,是陈淳晚年经典之作。

黄道周、史可法等诸家《明贤尺牍册》(局部)水墨纸本三十一开册日本私人收藏估价:80万至100万港元

犬养毅先生旧藏《明贤尺牍》,一套共六册,本册为六册之三,包括黄道周信札、史可法尺牍、华允诚信札、罗洪先《致华云札》、李国祯《致倪元璐札》、曾忭《致唐枢札》、左懋第信札、范景文信札。皆抗清名臣,或殉节廉官。内容有国家大事、亲戚琐事,以及借阅榻本临摹等事,对了解晚明官场生活,以至一窥其人性情阅历,有莫大帮助。

另外,做私人收藏专题,从了解人物开始,可以发掘很多故事,不仅好玩儿,也更有人情味儿。

《中国收藏》:现在都说征集难,但是香港苏富比还是能征集到如此高品质的古代书画,可以说“用心良苦”。您在征集过程中较深的感触是什么?

左昕阳:藏家惜售与市场行情有很大关系。像我刚才介绍的这些拍品,都来自海外藏家数十年的珍藏。他们爱自己的藏品,就如同呵护自己的眼睛一样。

其实古代书画的征集是很难的,因为本身传世量少,精品更少,且大都收藏于博物馆。所以,要保证每一季拍卖的拍品数量和质量,对我们这些从业人员来说是挑战。当然,大家之所以能够在今秋香港苏富比看到这些古代书画精品,主要是得益于苏富比的品牌效应。作为一家历史悠久的国际拍卖企业,其在众多藏家尤其是海外藏家的心中,是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和竞争力的。

《中国收藏》:近几年,古代书画市场走势受到业内颇多关注。您如何评价当前的市场状况?

左昕阳:其实,说到古代书画市场,就脱离不了收藏拍卖市场的发展。2009年至2011年,收藏拍卖市场十分热闹,那时候,什么人都想往收藏圈里钻,盲目的购藏行为使市场整体行情被异常“拔高”。这段时间,很多人完全是凭着一股热情或是投机心理在购藏,而并非真正懂艺术。

但近几年,我明显地感受到,古代书画的购藏群体变得愈加成熟。这个收藏群体年龄层普遍偏大,而且多是从事传统行业的人。不少藏家会深入研究古代书画,而且水平都还很高,进而推动了市场更加多元化_只要作品本身的历史艺术价值高,即便不是出自帝王收藏,没有被《石渠寶笈》著录,也会拍出不俗的成绩。这绝对是一个好现象。

《中国收藏》:众所周知,古代书画蕴藏着极其深厚的历史文化价值。但从市场表现上看,天价往往多出自近现代和当代板块,似乎学术与市场之间总是存在着一个“落差”。

左昕阳:我理解你所指的这种落差感。这里面就牵涉到一个问题:学术和市场的角度是不一样的。古代书画鉴赏门槛高,尤其是真假这一关,会挡住很多人。这就像是一个水池,如果资金是水,多方面的限制让水很难注入。但相比之下,近现代和当代板块更容易进入。比如很多年轻人喜欢当代艺术,一方面是因为作品易于理解,另一方面其作品真假困惑也没那么多。这就造成这类板块“盘子”大,大量资金聚集于此,从而水涨船高。

价格是市场供求的一种反映,所谓的落差感体现了市场面貌,而这种面貌主要由资金决定,与藏家的趣味、心态也有一定关系,但是跟学术没有太直接的关系。

其实,纵观中国书画鉴藏史,你会发现“当代价格高于古代”是一直存在的现象。国外也是如此,比如西方古典油画,除非是伦勃朗、米开朗基罗这样的大师作品能卖出天价,大部分艺术家的油画反而不如战后和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卖得贵。

这也让我深深感到,古代书画在当代是一个需要被再认识与再发掘的领域。

《中国收藏》:所以很多人认为现在古代书画表现得并不“市场”。

左昕阳:据我了解,现在的古代书画市场,没有太多人为因素在当中,所以表现平稳,且稳中有升。当然,相比其他热门板块,古代书画也许显得比较冷静,因为缺货是一个大问题,一旦真正有重磅释出市场,仍会有惊人的表现。举个例子,宋徽宗的代表作拍个上亿元天价很正常,但问题在于,上哪儿能找到这种藏品?

很多人认为古代书画目前的表现不是很“市场”,我认为这恰恰是因为很多人是出于喜欢、热爱,将收藏研究古代书画作为传承文化的一种手段和工作才会涉足,并非为了投资或者投机。所谓的冷静,背后蕴藏的是成熟,与前些年的市场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中国收藏》:对于今年秋拍,您个人有怎样的预测?接下来的工作中有什么新计划吗?

左昕阳:还是以一颗平常心拭目以待吧。未来的工作重点,文人趣味仍将会是我们坚持的一个轴心方向。另外,作为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的宫廷收藏,比如清宫旧藏,如果有机会的话,还是希望接下来能够多征集一些,让古代书画这个板块更加丰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