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堂玉鼎 鼎盛问鼎

2019-10-28 02:10:28 中国收藏 2019年10期

汪沐

当显赫霸气的鼎遇见温文尔雅的玉,会碰撞出怎样奇妙的火花?

华堂玉鼎的诞生,便是青铜文化与玉雕艺术巧妙融合的结晶。

深厚的文化,稀缺的原料,精湛的工艺,一鼎在手,聆听古与今的对话,你也可以成为王者。

如果你是一位成功人士,带领企业征战商海、快意天下,在你所工作生活的环境中,什么样的陈设才能“配得上、镇得住”?

爱上华堂玉鼎的N个理由

如果你手有余钱,希望能投身到艺术品收藏的蓝海中发掘一桶金,该如何下手?

收藏的理由有很多种,但能为人称道的收藏秘诀,归根到底往往都会化成两个字:值得。比如华堂玉鼎,就是值得你拥有的藏品。

稀缺资源 限量出品 不折不扣的“硬通货”

材质,是区分玉雕作品等级的一个首要而基本的标准。华堂玉鼎的用料为无绺裂的上等大块和田碧玉,殊为难得。行内人都知道,碧玉有个很大的优势:不仅是在国内,即便放眼国际收藏市场,都是流通领域不折不扣的“硬通货”。

近两年,优质碧玉的价格节节攀升,上等玉料越来越难寻,甚至在市场一露面,就被一“抢”而空。有原料商感叹“买块好料跟上战场似的”,此番场景绝非夸张。玉雕本就是“做减法”,华堂玉鼎的稀缺性在原料之初就已被决定。

基于此,华堂玉鼎只限量发行60尊,而且每一尊都是独一无二,具有唯一性。因为每尊鼎的通高、口径及重量都会有所差异。收藏讲究“物以稀为贵”,这种唯一性更为其增添了价值砝码。

精雕细琢 追求极致 原汁原味的“扬州工”

好料必配以好工才不算辜负,这一点华堂玉鼎无疑“渊源深厚”。其采用的“扬州工”早在明清时期就已在业界享誉盛名,故宫博物院所藏《大禹治水图》玉山子、《秋山行旅图》玉山子等等都是历史的证明。公认的“玉痴”乾隆皇帝更是偏爱和欣赏扬州工。他在位时,两淮盐政在建隆寺设有玉局,承制生产清廷各种玉器,扬州玉雕的名号愈加响亮。

岁月带走了时间,但扬州玉雕工艺精致、灵秀、儒雅,尤以线条优美流畅见长的精髓仍然被很好地保留下来。比如华堂玉鼎采用连续波线与钟形相结合的环带纹,立体感极强,非常富有视觉冲击力,以几近极致的精雕细琢,生动诠释出什么是原汁原味的“天下玉、扬州工”。

大师监制 创新实践

权威十足的“人文味”

目前玉雕界唯一的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扬州玉雕项目代表性传承人高毅进亲自监制,更为华堂玉鼎赋予了权威性十足的人文色彩。

从选料、设计,到修改定稿、制作、完成,高毅进的身影始终贯穿其中,是创作团队中不可或缺的“灵魂人物”。值得一提的是,多年来他一直秉承着探寻更多文化内涵的创作理念,对于创新实践向来果敢坚毅。此次他将这样的理念在华堂玉鼎创作的诸多细节中发挥得淋漓尽致,带领团队成功抵达当代玉雕创新的又一座巅峰,极具艺术的唯一性。

收藏塔尖 彰显身份 流芳百世的“传家宝”

清末民初,那些顶级大藏家,或是达官贵人,或是名门望族,多半都是青铜器收藏大家。因为长久以来,青铜器都是收藏“金字塔”塔尖上的一部分。可想而知,對于当时的藏家而言,能够得到一件青铜文化的最高代表——青铜鼎,绝对是显赫身份与至高地位的象征。

而在中国传统文化的语境中,“君子如玉”,须得有玉傍身。这就像是流淌在血液里的基因,早已经脱离物品本身的层面,更多是因为寓意和情结。

如今,青铜鼎早已是博物馆的“座上宾”。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无法收藏一尊真正的青铜鼎,你就不能成为藏界的“王者”。既能彰显尊贵、大气,又能集合中国传统文化中最为典型的基因;既能展现最为精妙的传统工艺,又能从中感受时代的创新精神……华堂玉鼎就能让你享受这般与众不同。

它既可以是成功人士彰显地位与身份的“镇宅之宝”,亦可以是显贵一族传承家风与美德的“传家之宝”,还可以是收藏大家追求文脉与品格的“无价之宝”。

一鼎在手,聆听古与今的对话,去发现更多关于文化传承创新的可能,你也能成为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