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帝接受完备皇家教育

2019-10-28 02:12:00 中国收藏 2019年9期

张清文

身在皇家,所受的教育到底是怎样的?从乾隆帝的教育经历或许能看出端倪。

清朝帝王一直重视皇子教育,甚至可追溯至入关之前。努尔哈赤就广立学校教习子弟,并重金聘请龚正陆为其子之师。皇太极则下令“凡子弟十五岁以下者,俱令读书”。但由于当时时局还不稳定,皇子教育并不十分规范,特别是清朝入关后早期的两位皇帝一一顺治帝六岁登基、康熙帝八岁登基,他们还来不及受到完整教育便成为皇帝。

到康熙、雍正时期,皇子教育逐渐制度化和规范化。雍正帝即位后不久就设立尚书房(道光时改称“上书房”),作为皇子固定的读书场所。乾隆时期则形成了较为规范严格的管理制度,并一直延续下去。康熙朝因立有太子,选师及皇子教育都是以太子为重点。雍正帝吸取了康熙朝因两废太子、诸皇子夺储引发政局动荡的教训,废弃公开建储制度,将建储信息密封于两匣中,分别放置于正大光明匾后及由皇帝随身携带。

乾隆帝便是秘密建储继承皇位的第—人,其以普通皇子而非储君身份在尚书房学习,没有特殊性,且与诸皇子之间存在竞争。这也客观上使乾隆帝和诸皇子的学习动力大为增强,学习效果也较为良好。

当时,诸皇子在尚书房的学业十分繁重,学习内容包括满文、蒙古文、汉文以及诗文书画、弓箭骑射等。赵翼在《檐曝杂记》中曾感叹道:“本朝家法之严,即皇子读书一事,已迥绝千古。”清人吴振、福格的笔记中对皇子们的学习流程有过记载,综合二人笔记大略可列出上表。

从表中可以看出,皇子们每天的学习时间大约在10小时以上。而且每年仅元旦(即春节)、端午节、中秋节、皇帝生日、本人生日可休五天,即使是除夕也只能休息半天。

皇家老师好当吗

都说“伴君如伴虎”,即便是帝师,稍有不慎也会被责打甚至有性命之忧。以乾隆帝师徐元梦为例,他在康熙朝担任太子胤礽老师之时曾多次被胤礽毒打。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康熙帝在瀛台指导诸皇子射箭,也让徐元梦挽弓。徐虽是满人,但一直为文臣,竟然连强弓都拉不开,遭到康熙帝斥责,徐辩解时激怒了康熙帝,被当众廷杖,甚至还抄家、流放其父母。

这样的教育方式也锻炼了皇子的意志,使他们的才学飞速提升。据《八旗艺文编目》等书统计,清代宗室著书者110余人,所著图书近200种,乾隆帝为皇子时便有不少诗文刊印成集。

据《清史稿》等记载,有多人担任过乾隆帝的老师。康熙帝在位时就对这位皇孙十分喜爱,亲自下令让其入宫读书,并指定福敏为启蒙老师。雍正帝即位后,其在尚书房学习十余年,尚书房诸师对其言传身教,影响很大。当时尚书房由张廷玉担任总师傅,徐元梦、朱轼、蔡世远、尹继善、梁诗正、王白田等任尚书房师傅。在乾隆帝心中,对其学业影?向最大的是朱轼、蔡世远、福敏三人。他曾说:“于轼得学之体,于世远得学之用,于福敏得学之基。”

清代帝王对尚书房总师傅、师傅也十分优待,这体现在赐寓、擢升、推恩、免考、美谥等方面。如张廷玉曾配享太庙,乾隆帝为旌表朱轼而建“帝师元老”牌坊。徐元梦病重时乾隆帝亲赐参药,又准其死后入京师贤良祠。乾隆帝御制诗中还有大量赠其老师的诗作,如《怀旧诗·三先生》三-首便分别写了福敏、朱轼、蔡世远三人。

朱轼墓位于江西省宜春市高安市村

前镇艮下朱家村。墓主朱轼为清朝文华殿大学士兼吏部、兵部尚书。墓地前的牌坊上刻着乾隆皇帝御赐,由吏部尚书兼领兵部尚书甘汝来亲笔书写的“帝师元老”四个大字。出生于康熙四年,卒于乾隆元年的朱轼,经科举步入仕途,从政40多年间得到康熙帝的赏识,雍正帝的重用,是乾隆帝作为皇子时的老师。经历三朝,“元老”就是对他这一身份的认同,也是乾隆帝对这位老师的尊敬。

(摄影:杨柳青)

然而,帝师们表面风光,但实际却如履薄冰。由于皇家的特殊身份,学生都是皇子甚至储君,即使是老师也有所顾忌,师生之间的礼数就不能以民间常规而论。为调解这些问题,雍正帝专门发过上谕,明确规定了皇子入学对老师的礼仪。皇子对老师不行跪拜,但要作长揖。如老师不肯受,皇子也不勉强,向座位一揖以表敬意。老师受皇子礼后要还礼,并引皇子向孔子像行礼。

虽然有诸多名师指导,但25岁即登基为帝的乾隆,不得不将主要精力由学习转向繁冗的政务。

雍正帝即位后,乾隆帝进入尚书房同其余皇子一起跟随诸师学习,除汉满典籍、经史、诗文、骑射等内容之外,书法也是一项重要的学习项目。

至今故宫博物院还藏有乾隆帝为皇子时期的大量书法习作,仅汉文书法作品便有14包共计1795页,时间从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至雍正十三年(1735年)。仅从现存习作来看,至少每两三日乾隆帝便要临习一页书法。习作上还常有老师朱笔圈点和评语,如故宫博物院藏康熙六十一年乾隆帝1 1岁时摹《番君庙碑》,上面有老师朱笔评语“用墨太浓、字未端正”等句。对比赵孟頫《番君庙碑》原作可以看出,此时乾隆帝虽然临摹认真,但书写水平还处于成长阶段,字体呆板生硬,笔划缺乏自然流畅。除汉文书法外,故宫博物院还藏有13册乾隆帝习满文书法,可见其学习书法的努力程度。

可惜的是,由于雍正帝突然驾崩,25岁的乾隆帝登基后的重要精力也由學习转为繁冗政务。他不得不中断了系统化的书法学习过程,导致个人书风过早定型,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其在书法上的成就。从现存大量书法墨迹、碑铭来看,乾隆帝书法以行书见长,数量存世最多,草书多临摹之作,楷书以抄经为主。

关于乾隆帝的书法水平,历代褒贬不一。清代文人出于对皇帝的尊敬或奉承,多有夸大和献媚之辞。近代学者马宗霍评其书法则相对公允,他在《岳楼笔谈》中评价其字曰:“圆润秀发,盖仿松雪,惟千字一律,略无变化,虽饶承平之象,终少雄武之风。”此评论也成为目前学界对乾隆帝书法的主流认识。

“半饥半饱”的私塾老师

当皇家教师不容易,但在民间教私塾也并非易事。清代郑板桥曾有诗回忆自己的塾师生涯:“教馆本来是下流,傍人门户度春秋。半饥半饱清闲客,无锁无枷自在囚。课少父兄嫌懒惰,功多子弟结冤仇。而今幸得青云步,遮却当年一半羞。”

“傍人门户”“半饥半饱”是古代塾师的普遍状态。一份教书的工作,在古代被称为一个“馆”。普通读书人觅一个待遇好的“美馆”并不容易,许多穷酸秀才压根儿就觅不到。

虽然乾隆帝的书法艺术后世褒贬不一,但其一生笔耕不辍,不仅影响了后来之君,也为后世留下诸多艺术经典。

据笔者考究,乾隆帝书体的形成是受多种书家风格共同影响的结果。根据临摹记录,乾隆帝除临赵孟頫、董其昌外,还大量临写宋四家字帖至少33种,数量超过了赵、董的总和。根据乾隆帝自述,他本人最喜欢黄庭坚作品,临写过黄庭坚的《墨竹赋》《千字文》《高松帖》等。他甚至专门写有一首《書法中最喜黄庭坚笔意因而有作》五言长诗,其中有部分诗句描写了其临摹黄庭坚作品的过程:

就中名迹夥,唯爱鲁直叟。倜傥无安排,潇洒绝尘垢,譬如百尺松,孤高少群偶。信笔一规摹,运腕忘妍丑,所师在神劲,讵论形肖否。

擅离职守怎为师表

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乾隆帝偶查尚书房,根据入值门单发现有师傅擅离职守旷职七天。因此下令将旷职的两名满族学士革职,后宽大处理,改罚为责打四十大板,留职以观后效。

从句中可以看出乾隆帝自己也认为摹写黄庭坚作品没能达到形似,但是他追求的是黄庭坚书法中的神劲气韵。这也体现了乾隆帝临帖的品位和追求。他临写最多的是米芾字帖,包括《秋夜诗帖》《岘山诗帖》《天马赋》《论草书帖》等至少16种,能看出乾隆帝对米芾的偏爱。另外,乾隆朝著名书法家张照“初从董其昌入手,继乃出入颜、米”,乾隆帝多让其为自己代笔,也体现出了乾隆帝书法意趣所在。遗憾的是,黄庭坚用笔劲健,米芾书法飘逸,乾隆帝虽追随摹仿,却并未得到他们真髓。这应该是皇帝身份及富贵华美的品位阻碍了他向黄、米风格靠拢的脚步。

乾隆帝制定了完善的皇子教育制度,对历代皇子及后来之君产生了深远影响。其后代帝王中嘉庆帝、道光帝、咸丰帝在书法方面均有建树,特别是乾隆帝第十一子成亲王永理,其书法行、草、楷皆长,博涉诸家,兼工各体,顿具神采,成为清代书法四大家之一。

另一方面,在艺术著述上乾隆帝有很大贡献,将内府珍藏专门编成《秘殿珠林》《石渠宝笈》等书,并令梁诗正等人将皇室内府所藏的历代书法真迹编成《三希堂法帖》32册,收录了自魏晋至明末135人的墨迹名品。

更值得一提的是,乾隆帝不仅在汉文书法史上影响巨大,在满文书法上成就更为突出。满文为拼音文字,是努尔哈赤时期创制,又经皇太极时期改进,逐渐形成固定文字,但是一直以实用为主,不太注重书写的艺术性。为改变这一现象,乾隆帝命傅恒等人在乾隆十三年(1748年)仿汉文篆书字体创满文篆字32体,并用这32种满文篆书刊印了《御制盛京赋》,使满文具有了完备的书法体系。

书法只是乾隆帝日常功课中的一隅,我们只是通过书法体现出他的治学态度。自幼接受皇家教育、得到诸多名师辅导的他,为目后的文治武功奠定了坚实基础,清王朝也在他这里推向了前所未有的盛世。

看完了皇家的教育方式,它与你想象中的是否一样?或许你会觉得这与自己离得太远,那么接下来我们再听几段更接地气的师承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