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这个画会频频“上热搜”

2019-10-28 02:12:00 中国收藏 2019年9期

肖伊绯

自上世纪初以来,持有相同艺术主张或创作旨趣的艺术家及艺术爱好者,在中国各地自发组织与成立了不少艺术团体,其中如北京地区的“中国画学研究会”“湖社画会”,上海地区的“上海书画研究会”“东方画会”“天马会”等。而天津作为近代工商大埠,在组建艺术团体方面同样有着不俗的业绩,其中最为突出者即为上世纪20年代末组建的绿蕖画会。

天津绿蕖画会创建于1928年(后多以“绿蕖美术会”之名见诸媒体),由苏吉亨等七人组织的眠龙画会发展而成,当时会员有30余人。1937年“七七事变”后画会被迫解散,其十年苦心经营,在中国北方艺坛自有其独特的形象、特立的精神。遗憾的是,或因年代久远,或因文献散佚,对这一重要且独特的北方艺术团体的研究至今尚不完备,更无法深入。笔者在查阅近代旧报刊之际,时有绿蕖画会相关史料寓目,对此渐生关注。

内刊推广有渠道

1928年10月10日由画会内部创刊的《绿蕖画刊》是了解画会初期活动及艺术旨趣的重要文献。画刊属周刊性质,具体印行周期不详。仅就笔者所寓目的第1期至4期来考察,绿蕖画会的艺术旨趣是兼容并包、不拘一格的。画刊中既有中国传统绘画的珍品展示,也有西洋古典艺术乃至西方印象派绘画的推介;金石书法常有近人新作亮相,素描漫画也大行其道。各艺术门类的作品在此皆呈融汇之势,没有厚此薄彼、非此即彼的门户之见。当然,会长苏吉亨作为著名美术家、艺术教育家陈师曾的高徒,也不时地在画刊上介绍陈的作品及观点,为研究二人师承关系及陈的艺术生涯提供了史料点滴。吴昌硕、王青芳、陶冷月等各地画家的作品时有展示并附评析,法国印象派大师塞尚与莫奈的画作也有郑重介绍,可见画会的艺术视野是相当开阔的。

值得一提的是,《绿蕖画刊》办刊过程中曾得到天津《益世报》的赞助,可见其与公共媒体保持着密切联系。这使得绿蕖画会渐具社会影响力,为从专业领域内的“小圈子”发展成公共场域中的“大团体”埋下伏笔。在1928年11月4日印行的《绿蕖画刊》第四期“发刊辞”中,编者明确表达了进一步扩大画会影响力,让更多民众参与艺术的期望。同时编者十分坦诚,称画会与画刊都“不愿藉此赚钱,不肯昧了良心,刊些迎合社会心理弱点的冒名艺术品,混杂在我们这真正的艺术刊物里”。在这样的两难境地中,天津《益世报》的赞助堪称“雪中送炭”——将《绿蕖画刊》作为“夹报赠刊”派送给广大读者。

小圈子变大众化

事实上,绿蕖画会始终重视与公共媒体的合作,其还与《北洋画报》有过更为充分的互动。在与公共媒体的合作历程中,画会逐渐从专业性很强的“小圈子”走出,面向了更为广阔的“大众”。从某种意义上讲,绿蕖画会十年历程,也见证着中国都市公共媒体发展的“黄金时代”。

《北洋画报》是绿蕖画会相关史料的出处大宗,无论是画报本身即从图像传媒上的基本运营策略着手,还是从这份在天津创办的画报理应关注本地新闻的便利着眼,其对绿蕖画会的重视是显而易见的。绿蕖画会历次画展,《北洋画报》均有较为翔实的图文报道。且在第十次画展之后,对画会重要成员的作品及艺术生涯等还有后续报道。这些报道汇辑起来,基本可以勾勒出该画会十年历程的来龙去脉了。

譬如,在画会成立之前,1928年3月24日的《北洋画报》第173期上,就曾刊载过画会重要成员、青年漫画家胡奇的作品及介绍;而与之同版介绍的则为著名画家齐白石。这一老一少两位画家皆为首次登上《北洋画报》,足见当年津门艺坛兼容并包之下又新风劲吹,以绿蕖画会为代表的本地青年画家群体正在崛起。又如《北洋画报》第224期上,刊有“天津绿蕖画会展览之一隅”照片一张。这是画会首届画展存照,也是“绿蕖画会”这个名字首次见诸公共媒体报道。

1929年6月22日至24日,画会第二次画展在天津大华饭店举办。6月27日,《北洋画报》第337期刊发《纪绿蕖画展》一文,并配发两幅画展作品,一为李捷克的《白发》,一为杨叙才的《墙子河》。这是绿蕖画会的画展报道首次在《北洋画报》上以图文并茂、较为翔实的篇幅出现,为天津市民及读者初步了解画会提供了便利。两天之后,《北洋画报》第338期刊发《天津绿蕖画会在大华饭店展览作品当日在场会员合影》一张,苏吉亨、李捷克、孙小梦、刘佑民等俱在,是为画会会员“真容”首次在公共媒体上亮相。7月1日,《北洋画报》第339期又刊发两幅绿蕖画会的画展作品,一幅为胡奇的油画《初秋》,另一幅则为苏吉亨不多见的漫画作品。这幅漫画作品乃绿蕖画会重要成员的肖像漫画,胡奇、孙小梦、李捷克、杨才叙、赵人麐以及苏氏本人均勾勒入画,惟妙惟肖,不禁令观者莞尔。

影响力不断扩大

1929年8月10日,《北洋畫报》第356期刊发一则绿蕖画会扩大艺术门类,改称“绿蕖美术会”的简讯,此为“绿蕖美术会”这个名字见报之始。随着画会成员及画会本身的社会影响力逐渐扩大,1929年8月17日,《北洋画报》第359期为绿蕖画会第三次画展(第二届暑期成绩展览)开辟了专版报道。且看苏吉亨的国画《菊》及扇面、胡奇的油画《风景》、孙小梦的《醉归图》、赵人磨的水彩画《北平北海风景》、李捷克的素描《人像》、潘一缘的素描《人体》等,在一个整版的报纸篇幅中一一展示,在《北洋画报》对平津地区艺术团体的报道中可谓规模空前。

1931年9月3日,《北洋画报》第676期,再次为绿蕖画会第六次画展开辟专版。除了仍刊发了大量面会会员作品之外。还刊发了苏吉亨所撰《绿蕖的一篇账》,此文回顾了画会发展历程,为研究画会历史的重要文献。至1934年9月22日至24日,画会第十次画展举办之后,画会活动渐趋消沉,之后再无画展举办。尽管如此,画会会员的艺术创作活动仍在继续,“绿蕖”之名仍时有见诸报端。

“七七事变”爆发后,苏吉亨去向不明,活跃于津门艺坛十年之久的绿蕖画会不得不宣告解散,就此销声匿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