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为何上高台望炊烟

2019-10-28 02:12:00 中国收藏 2019年9期

杨加峰

今年年初笔者曾在日本某拍卖网站竞得一枚章牌。此章原先我只在昭和三年(1928年)版的《造币局制货币章牌类图录》上看到过黑白图片,此后再没见过实物或照片。据图录记载,其为大阪市南区制产物品评会赏牌,明治三十二年(1899年)池田隆雄作。赏牌,即奖牌。为推进殖产兴业,明治大正乃至昭和早期,各种制产品博览会、品评会层出不穷,相应的赏牌也被大量铸造。这些赏牌所奖赏的内容各不相同,尺寸、材质也各异,铸造单位当然也不尽相同,工艺水平更是参差不齐。

因为有图录资料,笔者才知道这是池田隆雄的作品,章牌上面没有关于作者的一点标记。玩日本章牌多年,笔者也收藏有池田隆雄的其他作品,所以对他有些了解。值得一提的是,明治时期的很多章牌,雕刻师通常不用油土雕刻图案,也不用缩刻机,而是手雕钢模,称之为“种印雕刻”。不同于使用缩刻机的“原型”,这枚章当然也是作者手雕钢模的作品。

此枚章牌正面图案非常漂亮,高台之上一人立于台前,二人跪侍左右,所着所戴尽是唐人衣冠。近处青松苍翠,远处炊烟不绝。又有远山如黛、近水含煙,白帆点点、归雁翔集,真如一幅意境隽永的山水画。图案细节处可见作者雕刻功力和用心之处,例如屋顶垂脊和高台屋檐处表现出竹的质地感,高台垂帘下部的钩子和绳结,以及屋顶上茅草的残破处。

章牌背面文字为“仁德天皇一千五百年纪念牌明治三十二年大阪”,中间图案代表日本皇室三神器之一的八咫镜,内有篆体字“百姓贫之则朕贫也,百姓富之则朕富也”。章牌带原盒,盒子有古旧之感,盒上有题签,应为“壹等赏牌”四字,现仅存不足二字,但可认定原盒无疑。

既然是“大阪市南区制产物品评会赏牌”,为何章牌正背面都没有一点关于这个主题的文字呢?

仁德帝当年以大阪为都,轻徭薄赋、广施仁政,被称为“圣帝”,与大阪颇有渊源。时值仁德帝1500年祭,大阪市南区制产物品评会以此为主题设计铸造赏牌,也就不难理解了。加上大阪就是造币局所在地,近水楼台先得月,大阪当地的机构组织想要制作章牌也是多有便利。

查资料知道背面的“百姓贫之则朕贫也,百姓富之则朕富也”是仁德帝曾经说过的一句话,而正面图案又有什么典故呢?高台之上的正是仁德帝,炊烟代表民生吗?这是看到正面图案后脑子里产生的疑问。几经查找,终于在《日本书纪》里面找到了这个故事,所有问题迎刃而解。

四年,春二月己未朔甲子六,诏群臣日:“朕登高台以远望之,烟气不起于域中。以为百姓既贫而家无炊者。朕闻:“古圣王之世,人人诵咏德之音,家家有康哉歌。”今朕临亿兆于兹三年。颂音不聆,炊烟转疏。即知五谷不登,百姓穷乏也。邦畿之内尚有不给者,况乎畿外诸国耶!

三月己丑朔己酉廿一,诏日:“自今以后,至于三载,悉除课役,息百姓之苦。”是日始之,黼衣挂履不弊尽不更为也。温饭暖羹不酸馁不易也。削心约志,以从事乎无为。是以宫垣崩而不造,茅茨坏以不葺。风雨入隙而沾衣被,星辰漏坏而露床蓐。是后,风雨顺时,五谷丰穰。三稔之间,百姓富宽,颂德既满,炊烟亦繁。

原来屋顶茅草的残破,正是为了表现“宫垣崩而不造,茅茨坏以不葺”这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