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中全会推动“治理现代化”

2019-11-01 05:13:10 环球时报 2019-11-01

●本报驻美国、日本特约记者 萧达 青木 ●本报驻台北特约记者 崔明轩 ●本报记者 高颖 杨升 ●陈一 柳玉鹏 王伟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四中全会)于10月31日在北京闭幕。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2018年初连续召开十九届二中、三中全会,时隔一年零8个月召开的四中全会,不仅是中国今年最重要的政治会议,也是一次被外界期待很久的会议。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被称为是中国继工业、农业、国防和科学技术现代化后提出的“第五个现代化”目标。新加坡《联合早报》称,前四个现代化主要在物质或生产力层面,而新的现代化强调制度或生产关系层面。中共通过推动“第五个现代化”进一步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借此证明,除了西方制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也是可以达到现代化目标的一种模式。

公报中“制度”出现77次

10月31日晚四中全会公报公布后,全球媒体迅速报道。英国广播公司(BBC)称,这次四中全会是2017年召开的中共十九大上选出的中央委员会召开的第四次全体会议。中共中央委员会是中国共产党的核心机构,即中国人常说的“党中央”。许多对中共和当代中国重要的决策都是在中央全会上作出的,比如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上通过了“改革开放”的决定。

香港《星岛日报》称,四中全会通过的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文件,将作为中共擘画治国理政和完善制度的蓝图。

“四中全会、中国梦与‘一国两制加速推动”,韩国《首尔新闻》称,作为决定中国未来一段时间主要战略方向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落下帷幕,为期4天的会议主题是“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此次会议提出了加快实现“中国梦”的机制方向,而“两个一百年”构想也将在制度完善的基础上加速推进。针对当前的香港和台湾问题,报道称,全会再次强调要坚持“一国两制”这一针对港澳台的政策基础。

德国全球新闻网称,在四中全会5000余字的全会公报内容中,“制度”一词出现的频率最高,达到了77次。此外,“治理”41次,“完善”41次,“法治”16次等。这些高频词表明,未来中国发展将更加制度化、法治化,提高国家执政能力。

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辛鸣教授10月31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的经济社会发展到现在,已经取得一系列物质成果和建设成果,这都需要通过制度给固定下来,需要制度来保驾护航。邓小平当年说过,还是制度靠得住。要突出制度的作用,所以我们强调制度权威、制度意识。而且,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征程会面对各种挑战,以后挑战还会越来越多,还可能越来越棘手,正因为如此,我们更需要科学的制度体系来做保障。说到根本上,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体系现代化,就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这一科学体系的坚持运用和完善。

中国的“第五个现代化”

新加坡《联合早报》称,“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被认为是中国“第五个现代化”,即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提出的工业、农业、国防、科学技术现代化“四个现代化”战略目标的延续。“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简单来说就是“政治现代化”,更准确地说,是在社会主义旗帜下、在中共领导下的政治现代化。报道称,四中全会将巩固现有改革方向,要形成“一整套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

台湾《旺报》称,从百年视角来看,这是一次为中国现代化百年大计进一步提出方略的会议。20世纪以来,现代化始终是中华民族从苦难中谋求复兴的核心路径。通过改革开放以来的努力,大陆不但“四化”有成,更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制造业规模跃居世界第一,成为联合国认定的唯一全工业种类目录国家,“如今,大陆进入改革攻坚期,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不仅是转型的题中应有之义,更被外界视为第五个现代化和实现全面现代化的最后一块拼图”。

文章说,尽管面对外部风险和挑战,中共始终保持战略定力。全球实践也证明,治理现代化并没有统一固定的模式,现代化不意味着必须要西化;西化也不一定必然带来现代化。中共在此时能够保持开放姿态、吸纳内外治理经验,并不断强化自身组织化程度和向基层倾斜的力度,“其政党治理、国家治理模式的吸引力,或在四中全会后进一步提升”。

“香港01”网站称,全世界,包括美国都在遭遇现代化的“囚徒困境”,没有能力和勇气进行变革。报道称,经过70年的时间,对比世界各国的经济与社会发展,中共建立起一套实践与经验相结合的社会治理机制,包括选拔机制、协商民主机制等,使得中国有能力追求更为长远的社会目标,其间尽管出现动荡和波折,却拥有了极强的务实和纠错能力,可以保障社会长期可持续的发展和民众生活水平的提高。与以资本为核心、以选举为制衡的西方社会治理模式相比,中国的治理机制显得更为符合现代经济和社会的需求。

辛鸣表示,四中全会提出,我国国家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具有多方面的显著优势,公报特别强调了13个方面的“显著优势”。这些优势是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发展过程中从宏观到微观、从价值理念到体制机制的具体体现。他说,我国国家治理体系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是保持同步的。制度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制度保障,有什么样的经济社会发展形态和阶段,就需要什么样的制度。

坚持和完善“一国两制”

许多国际媒体和港台媒体十分关注四中全会公报中涉及港澳台的内容。法新社称,此次全会召开之际正值中国同众多国际和国内挑战作斗争,包括香港问题、放缓的经济增速和久拖不决的中美贸易战。在周四发表的公报中,中国政府承认中国正“面临国内外风险和挑战显著增强的复杂局面”。报道称,香港在过去几个月里经历了抗议者制造的骚乱。作为回应,公报称四中全会提出要坚持和完善“一国两制”制度体系,推进祖国和平统一,“必须严格依照宪法和基本法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实行管治,维护香港、澳门长期繁荣稳定。”公报中“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表述尤其引发关注。

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支振锋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四中全会这一提法表明,中国绝不会允许香港成为境外势力反华反共的桥头堡,香港问题也绝不能成为伟大民族复兴进程中的一个“漏斗”。

在公报提到的13个“显著优势”中,就有“坚持‘一国两制,保持香港、澳门长期繁荣稳定,促进祖国和平统一的显著优势”。台湾东森新闻网称,四中全会的公报中,多次提到“一国两制”。公报提出,要坚定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完善促进两岸交流合作、深化两岸融合发展、保障台湾同胞福祉的制度安排和政策措施,团结广大台湾同胞共同反对“台独”、促进统一。

台湾“联合新闻网”称,面对新的变局,中共最重要的任务还是要稳定与发展,“以此看来,中美贸易战、香港问题都只会如过往一样,是发展历程中的一次考验,且能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