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钱都交给老婆,便可天下太平

2019-11-07 02:11:46 婚姻与家庭·婚姻情感版 2019年11期

张国立

1955年生于台湾台北市,毕业于辅仁大学日文系,曾任职日商空运公司、时报周刊。

曾出版几十本书,代表作品《男人终于说实话》《偷眼泪的天使》《炒饭狙击手》等。

夫妻相处是一种学问,其间充满困惑、折磨和顿悟。最近,我的朋友老王和他亲爱的老婆蜜糖吵得不可开交,蜜糖说:“我受够那个小气鬼了!”

事情发生在两天前,老王兴高采烈地跟蜜糖去看电影─这不是很好嘛,蜜糖为什么不高兴?

她说:“我们3个月没看过电影,每次我说要去看,他就说两个月以后电影就上网了,一毛钱不用花。

嗯,同为男人的我歪起脑袋思考了一下,老王说得没错呀。

蜜糖又说:“这次要不是同事送他两张招待券,打死他也不會请我去看电影。”

基于道义的立场,我劝她,不管花的是不是老王口袋里的钞票,电影看到才是真的。蜜糖打断我的话,接下来是她的叙述,与本人毫无关系。

那天,看完电影经过夜市,老王请她吃鱿鱼羹,两个人吃了55元。老王去付账,从口袋摸出钞票,收回去,再摸出一把硬币问蜜糖:“有没有零钱?”蜜糖以为他缺5元零钱,懒得找,便将零钱包递过去,“万万没想到,他拿走的是50元。”

接下来他们逛着逛着,逛到一家有名的葱油饼店,老王说买一张葱油饼,再买两个葱油烧饼,一共105元。

我懂,老王又缺5元,所以问蜜糖要5元啰?

“他有5元,问我有没有100元。”蜜糖已经气得满脸通红。

他俩的故事倒让我想起以前有部电视剧,剧中的邻居太太每到做饭时就到处借油、借盐的。这天,她又来到主角家,说要做香煎鲳鱼。主角以为她又要借油,没想到邻居太太很兴奋地说:“不,我家买了油,是来借鱼的。”

老王还真像这位邻居太太。说着,老王按门铃,来接蜜糖回家─强调一下,蜜糖是来找我老婆聊天,本人仅是在老婆上厕所时的空当儿,做必要的公关性质聊天而已。蜜糖问他是开车来的吗,老王一头汗水地说:“不,省点儿油钱,我骑自行车来的。”

忽然一声巨响,是蜜糖发出的:“死老王,你那辆是越野单车,没有后座,怎么载我回去?”

老王傻了眼,搔他已经有缺发征兆的脑袋不知所措,我连忙打圆场,“请你老婆坐前面那根横杆子呀。”

这下子,我老婆冲出来,家庭事件瞬间演变成国际事件,她喊:“蜜糖刚做完头发,你们男人到底怎么了?”最后,蜜糖坐出租车,老王骑车,夫妻俩各自分头回家。

等他们走了,我诚实、坦荡、心直的个性,当然引发出口快的下场。我只不过说老王挺可怜的,他只想省省车钱罢了,老婆马上打断,“省什么钱,坐出租车要90元,做头要一千元,哪个省呀?”

什么,女人没事洗洗头再吹吹梳梳就要一千元?我来帮她们洗,帮她们梳─我什么也没说。

老王返家后有什么不堪为外人道的下场,我不知道也不想问,倒是深切反省,得出以下结论:

一、跟老婆出门,最好一毛钱也不带,到时候说换了条长裤,忘记钱都放在另一条裤子里。

二、如果要带钱出门,请把银行储蓄卡、信用卡、社保卡一并带上,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三、也是最重要的一项,双薪的夫妻间一定要有明确的收支关系,例如钱都是老婆的便是一项很好的选择,起码两人一起上街,男人不必为付钱的事情烦恼,反正都是她的。

可是,并非天下所有女人都愿意承担这项沉重的工作,于是还有个折中方法:出门后掏出口袋里所有的钱交给老婆:“来,都由你付账。”如此便可以避免发生不必要的误会,但男人要切记,仍然请把银行储蓄卡、信用卡、社保卡一并带上,毕竟,女人不可预测。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