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蒙深处的“芳香理想国”

2019-11-07 11:59:16 源流 2019年9期

我是广州港华公司的梁安莉,来自香港。从幼儿园开始,就在香港读书、生活,后来到美国求学。香港回归后,在香港的学校里我们也学普通话,也学唱国歌,也学习中国历史,但当时对祖国和民族的概念还很模糊,对我们党也没有太多的了解。

很多人问我:“你一个在大城市娇生惯养的女孩,怎么会去到贵州,去到赫章这个国家级深度贫困县?”其实,一开始,我是被我妈妈以看“贵州屋脊独一无二韭菜花风光”的由头带过去的。

2017年5月,我和妈妈被邀请到贵州赫章旅游。下了飞机,乘车在高速公路上飞驰时,我就被贵州的壮丽河山震撼了。赫章韭菜坪,那蓝天白云,那清新空气,那美丽的山峰,让我着迷。在城市水泥禁锢下的压抑心情终于得到了释放,我有点爱上了这个地方。

那又是什么触动了我,让我在毕节赫章发展扶贫产业呢?原本我对扶贫工作一无所知。我和妈妈与广州扶贫组杨伟强组长会面后,从他那里了解到脱贫攻坚工作。我妈妈决定加入贵州的脱贫攻坚队伍。我对祖国的扶贫方式有一点好奇,所以,最后我选择支持妈妈的决定,让我们在广州的企业参与东西部扶贫协作,对口帮扶赫章这个深度贫困县。没想到,对赫章的帮扶,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

到赫章,我们去了一个深度贫困的铁匠乡。在那里,我接触到一个贫困户周巧。很小的时候她父亲就去世了,母亲外出打工,是她爷爷奶奶千辛万苦将她们三姐妹拉扯成人。17岁,初中还没毕业的她就结了婚,她从一个贫困村嫁到了同样是贫困村的中井村。婚后为了家庭,她也开始外出打工,直至2017年,小孩到了读书年龄,只好回家照顾孩子和家庭。

在她的家里,看到的場景令人大吃一惊:现在还有这样的家庭呀,吃的是黑乎乎的洋芋,家里也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小小的房子里,挤着1家7口人。这一看,看让我看到帮扶的真正价值,看到了作为一个中国人息息相关的责任。

于是,在2018年5月,依托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中山大学、农业部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海口试验站等国家级科研团队,港华公司与赫章县签订了云海花田田园综合体的投资协议。我和妈妈也正式开起了我们在云贵高原贵州屋脊上“美丽与芳香并举”的产业扶贫计划,通过投资建设云海花田田园综合体和花卉育种育苗种植基地,带动贫困户脱贫致富。

渐渐地,贫困户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因孩子读书致贫的村民陈万春当初连孩子的学费都交不起。现在,在港华公司上班,按时领到一笔又一笔的工资,还清了债务,每天乐呵呵的。他叮嘱正在读大学的孩子:“毕业以后你一定要回到港华公司上班。”曾经贫穷的周巧,现在已成长为公司管理人员,每月能拿到4000元工资。如今她很自信,提出想承包公司的花卉种植,实现致富梦。看到他们脱贫,我很满足,感到很幸福。他们的信任,给了我更大的信心。

为此,我和妈妈决定把港华赫章基地建成粤港澳青年援黔创业示范基地,带动更多粤港澳青年投身到扶贫事业的浪潮中,与祖国同心同向同行,让他们也亲身体会到我们党的伟大。

目前,我们正在构建农业科技和文化旅游两个扶贫板块,由芳香产业支撑的现代化田园综合体,为贫困户永久脱贫夯实基础,为乡村振兴做好示范,为祖国的发展添砖加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