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乾村:风景这边独好

2019-11-07 12:01:09 源流 2019年8期

邱汉章

从大埔县城出发,沿着梅潭河岸边公路,约莫十分钟车程,就到了风景秀丽的侯北村。一路溪山梅水,竹影蔢娑,绿草萋萋,更有侯北人家平畴送青,仿佛车窗玻璃也因美丽的乡村景色而变得清爽和芳香。这时,人的整个身心都进入乡村的画面里,感觉正沿着宽阔村道去寻找生长诗的地方。

穿过侯北田畴翠绿,经春秋亭边的岔路进入东山电站库区河岸的平坦绿道,一路清风花草香,数分钟就到达横乾村的村口。村口的梅潭河宽阔风光,让我不自觉地停车下来欣赏一番。四处群峰耸翠,眼前碧水流玉,据说旧时这河段两岸有渡口,名叫“黄前渡”。眺望对岸,还留存有“黄前渡”渡口的残垣断壁。这残垣断壁,让我想象着往昔这里曾经的摆渡热闹繁忙场景,正是有这历史痕迹之美,才使这河段的平静水面上铺满厚厚的沧桑味。我喜欢这沧桑味,其实横乾村人也喜欢这沧桑味。不是么?村里正规划利用这里的一段岸边荒草地打造“黄前渡小公园”呢。有了这临河小公园,届时就可停车坐看平湖映翠了。

徜佯在“黄前渡”的风光里,彷佛腿脚也变得有力起来。眼前是一条通向横乾村人家的近百米长直路,直路左侧是山塘,右侧是库区绿水,这直路应是以前人工所筑。若把这条直路比作“T”型台的竖台面,那横乾村人家则是横亘出库区水面的横台面了,只是这个横台面像一个宽阔的绿色“舞台”,而且这绿色“舞台”三面临水,一面傍依连绵群山。

我信步而走,来到绿水掩映的已闲置的万兴学校校园里。这校舍已用作村委会办公场所,据说村里正规划把这里打造成横乾村时政信息和电商营销中心。紧接着,穿巷陌,过曲径,來到聚奎斋、东川世第、温氏宗祠等人文气息浓郁的古建筑,感受历史风烟之美。这聚奎斋,始建于清朝康熙年间,由罗氏十一世翰威公独资所建,作村童学习之场所。现村里存有聚奎斋两副对联:“聚朋会友研究学问,奎临斗拱映照文章”;“聚璞细雕期成大器,奎光普照望作栋材。”聚奎学校的校名系当时枫朗镇坎下村人、同盟会会员罗仙俦先生亲笔所书,校名左边有他写的小楷字劝学诗:“饮酒读书二十年,乌纱头上有青天。男儿欲画凌烟阁,第一功名不要钱。”校名右边则写:“勤能补拙,俭可养廉;学能治愚,志可移山。”留传至今。我想,聚奎斋乃村之传统文化核心,村之灵魂所在,理当保护。村里正规划修复聚奎斋,以旧修旧保护历史文物,并作为村史纪念馆。同时,村里还规划修复聚奎斋对面的横乾礼堂旧址,打造成韩江画院横乾写生基地,用艺术活化美丽乡村。聚奎斋和横乾礼堂旧址,坐落在群山如黛、翠竹摇风、碧水萦回的梅潭河水湾边,山溪缭曲,田畴绣错,烟村隐约,平湖映翠,玉盘叠珠,如此旖旎风光,是写生的至美胜地。漫步河边,有几分凉爽,又有几分惬意,感此物象通檐外景致,又逢烟霞在目前,让我心头诗泉喷涌,而念念有词,即吟《横乾村》七律一首:

黄前古渡风犹在,

白鹭新栖韵树梢。

翠映平湖分秀色,

奎临斗拱聚风骚。

峰峦竹浦寻常见,

梓地横乾分外妖。

风景这边独美好,

江山如此自多娇。

飞盖霁色新,爽气来青嶂。梅潭河环抱着的横乾小山村,风景这边独好。梅潭河的美,更是堆积在一些险滩和深潭上。梅潭河除了许多险滩,顾名思义,还有许多深潭,如枫朗镇溪背坪村的“龙头潭”,百侯镇横乾村的“牛喜潭”、车头村的长潭等。我常从横乾村对岸的库区村道经过,去白罗、南山村。每当从那边眺望宽阔水面上的横乾村,头脑里总会浮现出“横乾水乡”、“鱼米之乡”等词汇,因为烟霞轻笼的横乾村完完全全是一派江南水乡的图景。天蓝蓝,云泱泱,日朗朗,水潺潺,感觉那“水乡”美景是无数碧玉嵌镶出的诗情画意,而且似乎全部风光都溶化在无限的诗情画意里。

山如画,水如画,白墙黛瓦,奎临斗拱, 绿水映照,村景俨然,民俗经典,风光宽阔,禀赋独秀,人羡奇景,横乾村乃是“藏在闺中人未识”的理想的旅游休闲胜地。且看竹影婆娑的梅潭河水湾,叠翠映日, 碧波荡漾,具有天赐神秀之美;且看这里的山水田园,这里的古屋民居,见证了客家人艰辛、勤劳、勇敢的开基创业史,是客家历史文化的主要载体,也是建设乡村旅游休闲胜地的重要依托。

徘徊在古老的石板路上,穿行在虽然陈旧却依然堂皇的村屋中,仿佛在翻阅一幅幅历史的画卷。现代文明不断地向前发展,但远离城市的山乡僻壤却古风犹存,散发出浓郁的文化气息。林麓之美,峰峦之秀,洞壑之奇,烟霞之胜,令人流连忘返。

横乾村的绿色、古色是非常的浓重而富有特色,然而,其红色文化也甚为突出,比如村中的东川世第就是革命烈士罗法胜的故居。罗法胜(发胜、法勝),又名武铭,是大埔县百侯镇横乾村人,1900年出生,1924-1926年就读黄埔军校(第三期),毕业后留校先后任教官及训育部次长职务,在校期间受周恩来、聂荣臻、叶剑英等共产党员进步思想影响,于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罗法胜曾参加第一、二次东征和北伐战争,英勇善战,战功赫赫。1931年6月,罗法胜因叛徒出卖在香港被捕,被国民党反动派秘密杀害于广州,牺牲时年仅31岁。村里老人说,罗法胜东征时期带兵回村里,还在河边练过枪法,把瓶子扔到流动的河里,一枪打爆。大埔暴动后,国民党兵在横乾村河对岸准备渡河抓中共党员,罗法胜在屋后山把鞭炮绑在点燃的香枝上,香枝烧到鞭炮处而引燃鞭炮,连续不断的鞭炮声把国民党兵吓到不敢立马过渡。等到鞭炮停了,罗法胜等已经转移到其他地方。硝烟早已散去,梅潭河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但为革命牺牲的烈士,我们永远不能忘记。

目前,村里正在规划的“黄前渡小公园”等几个项目,都是乡村振兴的初期项目。这些乡村振兴项目的建成,将打造出集娱乐、运动、停车、休闲为一体的老少咸宜之清静优雅活动场所,将进一步彰显传统村落文翰荟萃之特色。同时,对发展旅游产业和促进经济发展,有着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离开横乾村时,我又在村口河岸伫立遐思良久,想象着不久将建成的“黄前渡小公园”,与溪山共锦绣,巧合成胜景,增河山之灵秀,添风物之异彩,心里十分兴奋。想着,想着,我脑海里慢慢浮现出一座雄伟的村口牌坊,牌坊顶额写着“横乾村”字样,牌坊两边有对联曰:

梓地横乾,翠映在平湖,风景这边独好;

峰峦竹浦,奎临于斗拱,江山如此多娇。

这时,我非常惊喜!也许这“黄前渡”渡口旧址因历史积淀饱和而有灵气吧?脚踏在这泥土里,竟然借我的心绪,通灵般托生出一座村口牌坊的图境,而且还有牌坊对联,这是天赐之对么?这应该是我全身心与横乾山水交融而催生出的灵感。带着惊喜和兴奋之情,沿着库区公路,我缓缓回到县城,赶紧把心头还依稀可辨的村口牌坊对联抄录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