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山花儿红

2019-11-07 12:01:09 源流 2019年8期

孙彩华 子木欣恬

不曾有芬芳四溢的花香,也不曾有玲珑精致的外形。单单只是那万绿丛中团团簇簇的火红,密密匝匝的粉紫,便叫人过目不忘。和着那淡淡的酸,悠悠的甜 。更让人回味无穷—便是那婀娜多姿的映山红。

春末夏初,家乡的崇山峻岭间 ,沟沟壑壑里,映山花儿遥相呼应竞相开放了。我们的心情,随着花儿的开放 ,清新爽朗了。

放学归来 ,只要天晴,采摘映山红是我们的第一份课外作业。不管是男孩女孩,我们把书包丢在路旁。 钻进丛林里 , 连枝带叶地折下那开得旺盛的映山红。一束一束,整齐地抱在胸口,堆得老高老高,挡得看不到地上的路,也舍不得掉下一株来。 在丛林里,被荆棘刺伤了手, 被模样丑陋的虫子吓得心怦怦直跳, 被树枝藤条搅乱了头发,都不会影响我们呵护搂在怀里的映山红 。大家在心里暗暗较着劲儿 ,看看谁采的映山红最多。心血来潮时,我们也编个花环,戴在头上、脖子上,臭美一下!

花儿很美,我们的样子,却是分外的狼狈:穿出树林,伙伴们蓬乱的头发上,躺着一片小樹叶;眉梢间沾着闪闪发亮的蜘蛛网丝线;汗水在脸上淌成了小沟沟;停在鼻子下上唇间的黒晕晕最惹人眼。透过怀里的花束,只看着两只乌黑的眼珠,滴溜溜的转动着,九分像那电影里的小丑。一阵指手划脚,嘻嘻哈哈,又进入了紧张的加工阶段。

从中挑出一根细长而笔直的小枝,只留下末梢的几片小叶 ,再把花枝上的花朵摘下来,剔掉那像极了火柴梗的花蕊 。小喇叭似的映山红,被我们一朵朵攒在刚刚准备好的细枝上。挨挨挤挤,长长的一串鲜红,头顶着一髻儿绿叶,举起来颤悠悠的。比比长短 ,比比多少,然后各自散去,独自享用。

从那红红的长串上摘下一片,咀嚼一番。于我们而言,那是无上的美味。索性拉下一大叠,狼吞虎咽, 趣味盎然。大人们却唠叨不停,说是这花里有小虫子,专门吃人的鼻子。记忆中那鼻子损坏了的人,被他们说成是因为吃了映山花儿。看起来很有点叫人害怕。我们坚信 , 那映山花儿里面的虫子, 一定藏在那细长细长的花蕊里。 所以剔掉那些细长的丝丝,我们格外小心翼翼。生怕遗漏了一两根,因为贪吃而烂掉了鼻子。

偶尔,采些含苞待放的花枝,插在花瓶里。耐心的等待着它们盛开,和着许多不知名的野花,无颜六色的花束,惹人喜爱。 悠悠的暗香,沁人心脾。每天清晨,我都殷勤的给她换上清洁的水。傍晚,看着花瓶里的水被花儿喝去了一大截,甚是开心 !

在流年似水的日子里,映山花儿开了又谢,谢了又开。那酸酸甜甜的味道,却渐渐的消失在朦胧的记中,远了,淡了,模糊了。留下那鲜艳的色彩,在清风里摇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