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无名之辈》音乐解析

2019-11-07 09:14:17 艺术评鉴 2019年18期

杨光白

摘要:由贵州籍导演饶晓志执导,讲述贵州边陲小城发生的故事,是一个关于爱,关于尊严的故事。故事里有五首歌曲,分别是《无名之辈》《等一等》《胡广生》《光》《瞎子》,前面四首是为影片量身定制的新作品,最后一首是贵州方言的歌曲改编,无论是哪一首,在电影故事情节推进的过程中出现,都恰到好处,点石成金。本文将从艺术价值、升华主题、突破传统等方面对其中的三首歌曲进行解析。

关键词:《无名之辈》   尊严   升华   传统

中图分类号:J6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3359(2019)18-0021-02

由贵州籍导演饶晓志执导,讲述贵州边陲小城发生的故事,首次使用贵州方言演绎全片的电影《无名之辈》在2018年11月登上了院线上映。上映后,这部制作成本不高的电影无论从票房还是口碑都获得了瞩目的成绩,让人们重新认识到了贵州的力量,认识到了贵州原创人的力量。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中华民族的文化是由全中华的民族汇聚而成的,不是单一而是一个复合的文化,所以,贵州文化在中华文化的范畴里不能缺席。但是,由于历史的、地理的、客观的条件限制,贵州的文化发展一直处于比较落后的地位,为此,每一个贵州的文艺人才、文化人才都在努力。从文化自信看贵州,贵州从文艺高原向文化高峰奋力冲刺;从文化自强看贵州,贵州从西南一隅走向了国家的视野;从文化自觉看贵州,贵州从完成任务到精益求精。《无名之辈》这匹黑马的出现足以证明贵州有信心做好做精文艺作品。

在以往的院线电影排行榜中,贵州的名字很少上榜。虽然我们也有不少的作品如《幸存日》《勃沙特的长征》《极度危机》等主旋律的影片走进了全国观众的视野,但像《无名之辈》这样的商业影片能脱颖而出还是首次,这是贵州近年来高速发展后展现出来的文化软实力。

《无名之辈》的成功,除了有一个很好的故事外,还得益于电影主题曲的植入。每一次在剧情高潮的发展中,主题歌的进入都能更好地增强电影的艺术感染力,让受众从心里真正认可影片的艺术价值。电影《无名之辈》中一共有五首歌曲,分别是《无名之辈》《等一等》《胡广生》《光》《瞎子》,前面四首是为影片量身定制的新作品,最后一首是贵州方言的歌曲改编,无论是哪一首,在电影故事情节推进的过程中出现,都恰到好处,点石成金。

一、《无名之辈》《光》升华主题

黑色幽默表达的就是笑中带泪的故事。无名之辈顾名思义,就是生活在底层的小人物,他们的喜怒哀乐谁会去关注。文中的女主角马嘉祺是一个在车祸中幸存但却高位截瘫的人,她的生活毫无意义,她想以结束自己生命的方式来结束内心对这个世界的恨。这个被命运抛弃了的女子,就是一个无名之辈,她没有权利去爱,没有资格去生活,她连动都动不了,大小便都失禁,她还能有人该有的追求和被爱的权利吗?于是,她仇恨造成她伤害的亲哥哥,她仇恨这个世界,她只能用不停地骂脏话来表达自己对这个世界的不满。如此的人生,有着无限的嘲讽。然而,在一个毫无征兆的时间里,她的家进来了两个傻傻的劫匪,在与劫匪发生的那些啼笑皆非的交集中,她渐渐感受到了陌生人给予的爱,这个爱是细微的,细微的差一点都看不见,但却给这个充满了仇恨的女子以短暂的温情,将她从仇恨中拉了出来。最后,她原谅了带给她终身伤害的哥哥,那句“我原谅你了”,其实不光是对哥哥的原谅,更是和自己的和解。《无名之辈》的音乐在影片的最后响起:哭喊着,你睁眼,欢笑着,走向前,困惑着,你搁浅,沉默着,都幻灭,在沉浮之间寻找爱的光线……生命如何充满无奈,就当如何怒放精彩……这一个,愤怒的疯狂的无名之辈,执着的刚强的不知后退,坚持着对抗着心中错对,粉身也不下跪……

女主角的扮演者只能用面部的表情来诠释影片的内容,她的任何愤怒和纠葛都无法用行动来表现,因此,在表现女主角和男主角之间情愫渐生的那一场拍照片的戏中,由贵州籍歌手陈粒主唱的《光》响了起来,“光落在你脸上,可爱一如往常……城市啊有点脏,路人形色匆忙,孤独,脆弱,不安,都是平常……”。这是陈粒自己作词的,很准确地表达出了女主角的内心,同时也是在诉说每一个如尘埃一样生存着的个体。城市的拥挤和忙碌并不会容下一个没有行动能力的人,可是,人性的光总是会照进这个潮湿的灵魂,有了这束光,已经没有了生存欲望的人终于找到了活下去的勇气。影片中,女主角的笑脸随着音乐的起伏而起伏,让人倍感美好。

音乐艺术的魅力一下子将电影的主题升华了,原来我们的生活中有很多的无名之辈,她们或许失去了生存的能力,或许失去了亲人的陪伴,或许正孤独地走在奋斗的路上,但她们没有退却,没有因为不被理解、不被认可而放弃,她们勇敢地面对着自己的内心,哪怕用生命去交换,她们也从不认输。若是没有音乐的升华,影片没办法达到如此的效果。

二、《胡广生》这是一个尊严的名字

剧中的男主角——胡广生是一个傻傻的劫匪,带领着他的同乡兄弟大头一起去县城里抢劫。可他们抢的不是银行,而是银行旁边的手机店。经过一番猛烈的“坎柜台”活动后,他们如愿以偿地抢到了一堆手机模型。可这两个傻傻的贼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自己抢来的是手机模型,还一路逃亡躲进了女主角的家。直到新闻播出后,他们才发现自己想依靠抢劫走向人生巅峰的梦想破灭了。电影的经典之处就在于对小人物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做了一个剖析,放弃了传统观念所认为的“抢劫”的十恶不赦,而是用戏谑的手法表现了两个生活在底层,梦想着能进入上层社会的小人物的内心世界:他们要的是被认可的尊严,并不是需要做违背社会法制的强盗活动,只是想通过一种比较夸张的方式进入被认可的范畴。可惜,小人物终究还是小人物,故事的最后,胡广生想要的尊严还是没有来,但他悲情的人生总算换来了观众的同情。同名的歌曲《胡广生》在故事中响起:一个乌的黑团团,高高哩哑哑哩,两个魂喘着粗气,烟尘四起,你认得我吗跟我说那么多句,你要哩尊严我熟悉……这首歌曲由剧中的女主角扮演者任素汐演唱,里面唱出了一种同是小人物,同是无名之辈之間的感同身受。有评论家认为,这首歌中还唱出了男女主人翁之间的爱情,但笔者认为,这里更多的情感因素是理解,是来自两个可以对话的灵魂之间的相互理解,或者说是来自于小人物之间的相互怜惜。很少有主题歌直接用剧中主人公的名字命名的,而这里主创们大胆地用了主人公的名字,目的很明显,就是要正名,就是要给无名之辈正名,用他们的名字将世间对无名之辈的遗忘叫醒,把每一个人心中对尊严的渴望叫醒。

三、《瞎子》来自贵州的声音

故事的高潮部分,几方人物汇聚在桥头,展开了一场关于尊严的斗争,这场斗争真刀真枪,随时会要了人命。警察们集结在桥边,等待一举抓获。此时,传来了二胡的曲调,紧接着,满是贵州土语的歌曲进入了紧张的故事情节里。这个地方,导演故意用了《瞎子》这首曲调比较舒缓的音乐来配合一场“惊心动魄”的剧情。《瞎子》这首歌曲是贵州音乐人尧十三的作品,创作于2011年,用满口的贵州方言唱了一首从柳永的《雨霖铃》改编过来的歌曲:“秋天的蝉在叫,我在亭子边,刚刚下过雨,我难在们我喝不到酒……”这首歌曲可谓是“土味”十足,在电影中经过原创的改变,加入了很多传统的民间音乐元素,一下子,这首“土味”十足的歌曲就上升到了艺术的高度。从这样的改编可以看出,贵州音乐人其实是很有才的,他们懂得用融合的方式来创造属于自己的作品,并得到了大众和专家的认可,一举拿下了第25届华鼎奖中国最佳歌曲奖。《瞎子》的创作者尧十三就是贵州本土的音乐人,但他的创作视野却是具有大格局的。《瞎子》的成功,是制作精良的成功,我们不能说他的歌曲有多少内涵,甚至还可以说有些低俗,但它懂得融合中华传统文化的民族音乐基因,这就是创新,就是创造,也是贵州人对自己的证明。

所以一部好的电影离不开电影音乐的创作,音乐更能从精神深处打动人们的内心,让电影的主题获得升华,让导演的意图得到彰显。而在音乐的创作中用融合的方式将中华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就能实现创作的完美蜕变。通过对《无名之辈》音乐的解析,我们希望从中获得电影音乐创作的经验,同时通过这种经验的分享,能让更多的贵州电影脱颖而出,唱响贵州的声音,讲好贵州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