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传统工艺现代化演变与思考

2019-11-07 09:14:17 艺术评鉴 2019年18期

贺欣悦

摘要:蜡染是指将蜡作为防染介质涂画在织物上,通过染色与防染而得到纹样的工艺技术,是我国常见的手工印花工艺之一。现代蜡染是从传统蜡染中发展而来,是对这门传统工艺的传承和创新。现代蜡染践行人文主义精神,是以蜡染的工艺手段进行创作的新型艺术形式。艺术蜡染突破了原有装饰工艺的范畴,具有独立的艺术审美价值。对比传统蜡染,画面的色彩更加丰富,使用的材料更加多样,创作的手段更加自由,最终的表现更具感染力。本文对蜡染这门传统工艺现代化演变现象进行详细解析,并对其背后体现的人文精神进行思考,希望能对其它传统工艺传承保护与现代创新以一定启发。

关键词:传统   蜡染   现代化   工艺   创新

中图分类号:J52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3359(2019)18-0030-03

一、蜡染的现代化演变表现

(一)材料的现代化

蜡染的主要材料按其用途可分为面料、防染剂及染料三大类。面料是指蜡染中的载体。传统蜡染尤以使用棉织物居多,现代蜡染根据想要达到的画面效果可选择棉、麻、丝、毛、化纤及混纺等多种纺织面料。

防染剂是起阻隔染料让其无法接触面料从而达到防染作用的材料。蜡染以蜡质为防染剂,并因此得名。传统蜡染使用天然的蜂蜡或树脂、松脂与牛油的混合物作为防染剂。现代蜡染中使用的蜡质采用纯石蜡或石蜡与蜂蜡按不同比例调配的蜡液。一般需按选用的面料种类或图案预期效果来决定防染剂的原料及配比。

染料即蜡染中用于面料上色的材料,可分为天然染料和化学染料两种。天然染料从来源可分为植物染料、矿物染料、动物染料。传统蜡染以植物染料使用最普遍。植物染料中又以靛蓝染最具代表性。现代蜡染多使用化学染料。化学染料按用途可分为纺织染料、涂料染料。纺织染料成本较低,着色快、色牢度强,颜色清透、鲜艳。但因国内纺织染料研制水平较低,纺织染料品类及颜色单一,使蜡染创作有很大色彩局限。涂料染料多为丙烯材料。丙烯材料可根据制蜡染者意愿进行颜色调配,色彩丰富且易于控制,还可反复堆砌使画面具有厚重感和肌理感。缺点是成本过高,应用于面料上会出现织物变硬、手感欠佳的问题。综合两种染料的优缺点,在现代蜡染制作过程中会根据需要将二者配合使用。

(二)工具的现代化

不同地区的传统涂蜡工具和上蜡方法各有不同,蜡刀是其中使用率和普及率较高的工具。蜡刀是以小铜片制成,2至4片重叠,成扁平状斧形或梯形,后装小竹柄。铜片是导热物质,能较长时间保持蜡的温度,储存在铜片夹缝中的蜡液不易凝固。行蜡时蜡液会沿缝隙缓缓流出,画出流畅的线条。铜片数少而细薄者用以描绘细线,铜片数多而厚者适宜于描绘粗纹。

现代蜡染对蜡染工具进行了突破与创新。在延续使用传统蜡刀工具的基础上,根据其原理,研制了专业的电恒温电蜡笔。电蜡笔形状类似大型号的自来水笔,笔尖分为粗、中、细等多种规格,兼有电恒温装置,以保持蜡质的液态并可调节蜡液的温度。笔腹内蓄满蜡液,可保持长时间的绘制。粗细蜡线按需要连续运覆蜡,线条圆润、平滑、均匀,蜡液的厚度和线条的粗细随行笔的速度快慢任意掌握,适合于蜡染中线的造型,刻画物体的细微变化。电蜡笔虽便利,但却难以适应现代蜡染中对块面造型的需要,创作时使用过于拘谨难以适应表现主义创作的要求。因此,在现代蜡染中,仍是以能表现大块面,运用时挥洒自如各种类型大小的毛笔和毛刷为主要工具。此外,手、布、纸、木棍甚至树叶等工具也被灵活应用在创作过程中,以创作出不同效果的纹样与肌理。可见,现代蜡染工具的应用服从于画面所需的效果,蜡染工具的选择也是随性自由、不拘一格。

(三)流程的现代化

蜡染有前期准备(包括面料处理、蜡液准备)、上蜡、染色、去蜡等步骤。

传统蜡染一般严格按照前期准备→上蜡→染色→去蜡的步骤进行。现代蜡染没有严格的流程要求,其中上蜡和染色两个步骤可以交替进行,去蜡步骤也可按追求的画面效果进行或省去。

大部分现代蜡染作品选用白棉布、粘胶及合成纤维面料为主,在织造前大都经过浆纱。浆料在蜡染过程中会影响面料的润湿性,并阻碍染料对面料的上色,因此需要采取高温水洗法进行退浆处理。传统蜡染一般选择自织的土棉布,无需进行退浆处理。蜡液准备是将一定比例的石蜡、蜂蜡或松脂加热融化至液体,并尽量保持蜡的恒温状态。

上蜡即使用蜡染工具蘸取蜡液,将构思好的图案绘制在面料上。传统蜡染的上蜡步骤与染色步骤分开,将蜡完全上好后再行染色。现代蜡染将上蜡步骤与染色步骤进行融合,通过不同的上蜡方式与染色方式的相互配合,产生了数种不同的上蜡技法,上蜡过程更具灵活性,画面效果也更加丰富。

去蜡即是在完成绘蜡步骤后对面料进行脱蜡处理。传统蜡染将染好的布料投入沸水中进行高温脱蜡。现代蜡染常用的脱蜡方法有熨斗褪蜡法和高温蒸汽褪蜡法。熨斗褪蜡法是将面料上下分别铺满报纸,用高温的熨斗熨烫蜡块融化被报纸吸收,反复多次后达到脱蜡的目的。高温蒸汽褪蜡法是将面料夹在报纸中间,折叠成适当大小后放入蒸锅,持续加热半小时到一小时左右。锅内产生的高温蒸汽使蜡融化并被报纸吸收,达到脱蜡的目的。可将两种褪蜡方式配合使用,即先以熨斗快速褪去大量蜡质,再放入蒸锅将余蜡彻底褪尽。脱蜡较为彻底,并能對色彩起到一定的高温固色作用。

(四)技法的现代化

蜡染技法主要是指上蜡技法。有数种上蜡技法,如绘蜡法、印蜡法、刻蜡法、浸蜡法、泼蜡法等。

贵州等地传统上蜡技法基本以传统绘蜡法为主。传统绘蜡法即用蜡刀蘸取蜡液,按照预想的纹样逐一于留白处上蜡。待整幅画面需留白处上蜡完毕后,即可进行染色。刻蜡法也较为常见,即是借助尖锐的物体,如笔尖、刀锋等,对已经覆盖并凝固于面料上的蜡质进行刻画,以形成更为细致的线条和纹路的方法。东南亚等地传统上蜡技法多见印蜡法。印蜡法是将带有凹凸图案的模板蘸上蜡液,通过印、压等方式对面料进行上蜡的方法。采用印蜡法上蜡,蜡块完整均匀,其形成的图案造型清晰,还可多个模板组合使用。

现代蜡染上蜡技法也以绘蜡法最为常见。与传统蜡染绘蜡法有所不同,现代蜡染绘蜡法是轮流上蜡及着色。上蜡后等待蜡液冷却凝固进行着色。着色后待水份蒸发面料干燥后再上蜡。现代蜡染上蜡还经常使用滴蜡法、泼蜡法。滴蜡法是将蜡液滴在面料上,以形成大小不同、形状各异的蜡点的方法。泼蜡法与中国画中的泼墨手法相似,按一定的角度和位置将蜡液泼洒在面料上,以形成抽象图案的方法。可以用杯子、壶等直接将蜡液泼洒出去,这样形成的蜡块厚薄不均,通常面积较大,容易产生裂痕,着色后能形成丰富的冰纹肌理。也可将毛笔、毛刷蘸取丰富蜡液,通过敲打笔杆或直接淋甩的方式对面料进行上蜡,这样形成的图案多为点状或小块面,数量更多,分布更加密集。所行成的图案具有一定的方向性与偶然性,气韵帅气洒脱,往往用于水墨风格的蜡染作品创作过程中。

(五)艺术语言的现代化

现代蜡染相比传统蜡染,艺术语言更为丰富。主要体现在题材、色彩、肌理等方面。传统蜡染以表现民族传统民俗、文化为主,具有典型的民族特色。现代蜡染表现题材更加丰富,种类多样,甚至有很多以抽象肌理表现心情的表现主义题材作品。

现代蜡染区别于传统蜡染,留给观者最直观的印象就是色彩。贵州地区传统蜡染一般为蓝、白两色。现代蜡染打破传统蜡染色彩单调、层次单一的局限性,创造多色调、多层次的色彩画面,因此又被称为“彩色蜡染”。正如马蒂斯所说:“色彩的目的,是表达画家的需要,而不是看事物的需要”。在现代蜡染的画面中,色彩得到了完全的释放,丰富色彩进行重叠、夸张、变换,使画面每一处都充满了色彩的律动感,丰富多变的色彩层次,层层叠得的蜡染交错,明快和冷艳的色彩进行对比,刻画出神秘张力的画面。

现代蜡染对蜡染工具进行了较大的变革,蜡染工具种类繁多,绘蜡手法也更加丰富多样,有的时候甚至刻意保留部分蜡迹,使现代蜡染具有传统蜡染不具有丰富多变的独特笔触肌理。有不少作品也是由纯粹的肌理效果构成的以绘蜡笔触为主构成画面。被称为蜡染艺术灵魂的冰裂纹也在现代蜡染中的得到了强化和应用,为了更进一步加强冰裂纹的质感,原本只用于防染的蜡也得到了刻意的保留而变成了画面表达和肌理构成材料之一。

二、蜡染现代化演变的思考

(一)传统工艺,现代解读

蜡染作为一种古老的传统手工艺,从它身上所渗透出的文化代表着人类一种独特的思维模式,是一份不可多得的民族瑰宝。现代蜡染正是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下,通过现代思维与设计手段对传统蜡染进行解读、传承与发展,创作出的一种既具有蜡染元素又具有现代绘画性格的现代艺术形式,使蜡染上升为一个具有独特艺术价值的民族文化符号。

蜡染的评判标准也从注重工艺性和实用性,逐渐变为注重符观赏性和符号性。以蜡染冰纹为例,其产生是由于作为防染材料的蜡在风干过程中裂开,染制时染料通过这些干裂的缝隙浸入而形成深浅不一、粗细不同、自然延伸的肌理纹样。在传统蜡染中冰纹被视为瑕疵和缺陷,会对蜡染制品的经济效益产生直接影响,在制作过程中会被制作者努力避免和消除掉。现代蜡染却对冰纹极其推崇,将其提取为蜡染艺术的代表元素,在蜡染过程中保留甚至刻意制造,并赋予其“蜡染灵魂”的重要意义。究其原因,是冰纹已从传统的蜡染工艺水平高低评判标准,转变为了现代的蜡染艺术独特符号,其存在的价值也因解读角度的变化而发生了变化。

(二)表現主义,形式美感

现代蜡染以丰富的艺术语言,别开生面的现代气息,磅礴大气的构图画面,前卫而不失古朴优雅的色彩,富有节奏和韵律美的线条、肌理,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现代蜡染借鉴东西方多个艺术流派、门类的艺术形式和表现手法,将蜡染艺术中的图案、色彩、线条、笔触、肌理等元素以大视觉、大轮廓的独特形式组合起来,具有象征性、表现性、装饰性和抽象性等美学特征,探索实践出一种具有中国民族特色和东方文化内涵的抽象表现主义绘画方式。它的创作,往往是无意识、自发性、随机的即兴创作。蜡染艺术家对于主观精神与炙热感情的抒发具有极强的抽象表现主义倾向。在艺术蜡染作品中几乎很难找到能够清晰辨识的具体物象,一切对象性的元素被极度简化,甚至为了情绪的需要被随心所欲的夸张或扭曲。

(三)当代审美,返朴归真

现代蜡染的产生发展,既是对传统工艺的传承与再解读,也是受现代社会返朴归真审美趋势的影响。大工业化批量生产带给人们充足消费产品、满足生活物质需求的同时,也用精致、重复、固化的设计模式与产品外观使人们的审美变得麻木。随着城市化进程和人们物质文化水平提高,打破僵化的思想和审美模式,向往诗意田园,追求多元、返朴归真的精神诉求逐渐产生。

现代蜡染因材料和表现内容的变化,使传统蜡染的内敛风格发生变化。不拘一格的图案和明艳的色彩,丰富了传统蜡染的艺术表现性,融入了现代视觉审美的理念。但却因独特的制作工艺,保留了传统蜡染粗犷、厚重、质朴等艺术特点,满足了当代社会返朴归真的精神需求。

(四)人文主义,自由精神

现代蜡染是基于对蜡染材料性能的了解以及充分的实践和研究,实现传统蜡染工艺性、实用性、材料的物质性与艺术创作精神的高度统一。其所表达的现代艺术语言摆脱了固有的传统模式,强调人的主观能动性的发挥,在现代蜡染的创作过程中,创作者可自由而不受限制的表达自我的思想、情感以及独特的个性,体现了蜡染艺术创作对人文主义精神的尊重和追求。在2016年深圳《流痕》艺术展开幕式中,两位艺术家合作完成了大幅现代蜡染艺术的表演,直观的体现了艺术家主观能动性在现代蜡染过程中的发挥。此次表演将现代蜡染与当代艺术、行为艺术相结合,两位艺术家按照“不商量、不打稿、即兴表演、即兴发挥,以鲜活的艺术语言演绎当代艺术”的策划大纲,在短短二十分钟的时间里自由挥洒蜡与墨,整个过程一气呵成、痛快淋漓。再次印证了现代蜡染强调主观表现、自由表达的人文主义精神。

三、结语

在时代背景下,蜡染由传统手工艺演变为当代艺术形式之一,既是对传统工艺的传承,也是践行人文主义精神的创新。现代蜡染赋予了蜡染新的时代意义,使蜡染在当代艺术领域也具有了一席之地。蜡染成功的完成了现代化演变,对其它传统工艺的传承与发展具有一定的借鉴与启发意义。

参考文献:

[1]郑巨欣.中国传统工艺再思考[J].新美术.2018,(11).

[2]朱磊.从蜡染民间手工艺到现代蜡染绘画艺术[J].美术观察.201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