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发性追问:推动深度思维

2019-11-07 12:46:53 小学教学研究 2019年7期

李笋

【摘要】启发性追问是教师对课前预设提问的再补充。通过合理科学的追问,可以将原有问题进行再聚焦,从而让学生探究学习的目标更加明晰;可以将原先极度概括的探究内容更加具体化,让学生的学习活动更加清楚、有条理;可以为学生的探究搭建学习支架,减缓他们思考、探究的坡度,实现学习的循序渐进。

【关键词】启发追问 问题聚焦 具体叙述 构架支架

提问是课堂组织的主要形式之一,通过提问,引领学生启动思维,积极思考,进而有所发现,有所收益。然而,因为教师提问充满了个人的主观色彩,从而不可避免地带来与学生认知最近发展区间存在的距离。这时,启发性追问便能架起教师与学生之间认知的桥梁,同时,追问又可以推动学生的思维再向前一步,促进他们的思维深度发展。教学中,我们不妨从问题再聚焦、叙述具体化、支架式引导等多种追问方式,推动学生的思维向深度发展。

一、问题再聚焦:让探究目标更明晰

在教师根据教学目标、教学内容精心设计导学问题后,学生对教师的提问有可能出现认知的模糊、理解的误差或者方向的偏离,这时,我们就要及时寻找学生认知此时所处的位置,通过适切的追问让问题再聚焦,从而让学生把握核心问题,明晰探究思路,调整思考方向,实现理解和表达力的发展。如教学《花钟》一课(统编版语文三年级下册),特级教师窦桂梅校长在放手让学生质疑、读通他们认为比较难读的第二自然段后,自然转入组织学生学习课文第一自然段,她抛出这样的探究性话题:“课文不仅向我们介绍了娇嫩的昙花,还介绍了其他许许多多的花儿。请大家自由读一读课文第一自然段,找一找各种花儿的名字,并用笔把它们的名字、开放的时间画出来。”学生在默读、批注中,很快找到了课文所介绍的花名及开放的时间。窦校长以学生喜闻乐见的竞赛方式让学生进行花儿开放时间的交流,并抓住“左右”一词让学生品味课文用词的准确性:“在课文的第一自然段用了那么多的左右,是不是有点重复和单调?可以去掉吗?”学生在对比阅读中发现:“‘左右不能去掉,否则表达就不准确了。”窦校长即时展开换词说话,学生先后给出“大约五点,艳丽的蔷薇绽开了笑脸”“艳丽的蔷薇大致在五点时绽开了笑脸”“艳丽的蔷薇大概在五点绽开了笑脸”……如此,窦校长在原提问“找出花名和开花的时间”基础上不断追问,让探究的问题越来越聚焦到语言文字的品味上,学生在提取信息、运用信息的基础上,品味课文表达,感悟到课文用词表达的准确性,而后,在换词表达中进一步明白:看似不精确的时间,恰恰让表达变得更加准确,更符合生活现实。

《礼记·学记》中说,君子之教当是:“道而弗牵,强而弗抑,开而弗达。道而弗牵则和,强而弗抑则易,开而弗达则思。和易以思,可谓善喻矣。”意思就是说,高明的老师不应该牵着学生,不直接把认识、结果告诉学生,而是通过问题启发学生自己去思考,去发现。当我们发现最初的发问范围较广时,可以借助机智追问对阅读目标进行逐步聚焦,引导学生由粗到细地进行阅读,最后实现理解祖国语言文字、感受语言表达意蕴的课程目标。

二、叙述具体化:让探究内容更清楚

教学中,为了避免提问的零碎和松散,教师往往对学习文本进行一定的统整、概括,这样的提问的叙述性语言易多艺术性和抽象性成分,而缺少对学生的认知友好关怀,从而造成学生认知上的困难。出现这种情况时,我们教师要及时给予解释、补充,以便让学生对即将探究的学习内容有更清楚的认识。如学生在阅读《赵州桥》(统编版语文三年级下册)、提取课文相关信息时,眉毛胡子一把抓,将课文里提及的“雄伟”“坚固”“美观”“节省石料”“没有桥墩”都作为赵州桥的主要特点罗列出来,这显然是对课文阅读认知的浅表化。为让学生的阅读不浮光掠影,笔者继续追问:“我们知道,要清楚地介绍一种事物,我们要写出它的特点。那么,是不是在一篇文章里得把所有的特点都介绍具体呢?”“是的,每篇文章的写作都应有侧重,这篇课文,是不是做到了这一点?”“你觉得课文主要介绍了赵州桥的哪个特点?”由此,学生在清楚的写法认知中,对课文的阅读不再走马观花。他们惊讶地发现,虽然课文第二自然段第一句就说“赵州桥非常雄伟”,但后面的句子并不是围绕“雄伟”来写的,而是写了赵州桥没有桥墩的拱形结构。由此,笔者再借助桥梁专家茅以升在《中国石拱桥》一文中的话语“赵州桥这座桥的特点是:全桥只有一个大拱,长达37.4米,当时可算是世界上最长的石拱桥”加以验证。如此阅读,学生明白了“读书不能走马观花,而要专心潜读”的道理,树立了“要抓住主要特点描写一个事物”的意识,学会了“准确提取信息”的方法。

赞可夫说:“教学法一旦触及学生的情绪、意志领域,触及他们的精神需要,就能发挥高度有效的作用。”教学中,教师及时根据学生的认知实际调整自己的语言表达,力求贴近他们的最近发展区,这样方能让他们听得明白,悟得真切,从而有效激发他们积极实践、主动探究的兴趣,提高他们的语言实践能力。

三、支架式引导:让探究过程递进化

课堂上,我们为学生设计的每个探究模块都是要有具体的实践过程,只有在这具体的语文实践活动中,才能提高学生语文实践的能力。这个过程应该是一个由浅入深、循序渐进的慢的艺术,因此,在课堂探究的大问题的统领下,我们还应帮助学生拆分成若干个小问题,通过小问题的引导,给学生搭建思考表达的支架,从而在步步为营、真实又扎实的实践中,实现他们思维、表达的真发展。如统编版语文三年级下册第18课《童年的水墨画》并不是真的画,而是用优美凝练的文字勾画出来的三首小诗。在教学本课时,笔者围绕“虽然课文不是真正的水墨画,但是如果我们边读边想象,那么,在你的脑海里一定会浮现出一幅幅美丽的画面。”在学生兴味盎然的阅读交流中,笔者给予适当的追问以引思、点拨:“街頭是一幅怎样的画面?”(一个小孩在喧闹嘈杂的街头聚精会神地读书,不时被书中的精彩描写吸引,忍不住会心一笑)“‘阳光从脚尖悄悄爬上膝盖让你想到了什么?”(小孩子读书的时间很长,从早晨一直读到中午)“从‘也想看黑旋风水战浪里白条你能猜到小孩子正在读着什么书?”(他正在读《水浒传》)“如果让你来画这幅水墨画,你会画些什么?”(川流不息的车辆、行人,高高挂在电线杆上的广播,石凳,坐着看书的小孩,天空的太阳睁大眼睛)……这样的支架式引导,学生将小诗里的每一个字都读出了丰富的画面感和生活的气息,心中也洋溢着对读书小孩的赞美和敬佩,受到榜样的示范、引领,树立热爱读书、专心读书的志向。接下来的两首小诗,我们也可以通过这样的问题支架,一步步引导学生读出诗中描写的富有生活气息的画面,感受到作者轻松、愉悦的心情,爱上这温馨、优美的表达。最后,笔者在学生声情并茂、熟读成诵的基础上,引导他们回忆自己眼中温馨、美好的画面,模仿着课文中三首小诗的写法,也用文字“绘出”心中的水墨画。学生情绪高涨,写出了笔力稚嫩但情趣满满的小诗。

世界名著《爱弥儿》的作者、著名教育家罗梭认为,我们教育的目的,不是仅仅告诉学生一个真理,而在于引导他们在探索中懂得怎样发现真理。语文阅读的过程,正是一个实践探究的过程,我们教师要把学习的主动权交给学生,然后以陪伴者、鼓舞者、启发者的身份在一旁跟着学生前行,耐心等待他们自我探究、自我实践、自我发现、自我建构,实现能力、素养的主动提升。

总之,教师启发性地追问,既是教师自己对原设计提问的再加工过程,又是对学生认知的尊重和有效引领。因此,重视教师启发性追问的机智设计力的提升,推动学生深度思维,这个话题值得我们不断探索和实践。

【参考文献】

[1]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

[2]窦桂梅.小学语文主题教学研究[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15.

[3]吕巧芹.拈精取要——字词知冷暖[J].小学教学参考,201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