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蕾之古典美思辨

2019-11-07 09:14:17 艺术评鉴 2019年18期

杨晨曦

摘要:文章从对西方美学发展的论述中首先阐述了古典美是什么,并对古典芭蕾中的古典审美属性以及古典美在古典芭蕾中的体现几个大的部分做了较为详尽的分析论证。对古典芭蕾的神的属性、理性和感性相伴而生的“爱情故事”、和谐中平衡力的使用、规范而严苛的典范性、完美的和谐、永远傲娇的信念为主要观点对古典芭蕾的古典审美属性探讨,对全面而深刻地认识古典芭蕾的古典美具有积极地指导意义。

关键词:古典美   芭蕾   古典艺术

中图分类号:J7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3359(2019)18-0069-02

一、美是什么

(一)美的产生

美的产生是源于柏拉图对于美的初步意识,是由文艺在社会功用上受到哲学家的关注开始的,是各家各派试图从社会科学的观点看美学问题开始的。而柏拉图在《理想国》中将世界分为理性世界、感性世界以及艺术世界。正是由于他对这些问题提出的新看法才使美学问题有了新的领域,而笔者将要研究的古典美,也就蕴藉在柏拉图所提出的问题当中。再者就是古典主义的出现,使古典美的特征变得更加突出,因此必须首先了解古典主义,否则,对古典芭蕾的认识就只能停留在概念上,不解其深刻的历史文化内涵。第一,古典主义具有鲜明的政治性。所有文艺作品必须首先要歌颂君主,拥护王权。第二,古典主义推崇理性,抑制个性强调普遍规律。第三,古典主义不重内容而重形式。第四,具有迎合宫廷贵族对礼仪和雅趣的追求。当然,顾名思义,古典主义还有沿用古代的特点,因而“古典美”也拥有古典主义的美学特点。

(二)美的学科成立

美学通过文艺复兴启蒙运动后,开始逐渐走向成熟,也就是新古典主义开始走向没落而浪漫主义开始萌芽的阶段,德国启蒙运动中有一位著名的哲学家鲍姆嘉通,被称为“美学的父亲”。他将美学“Aesthetic”作为一种认识论提出,“感觉学”,与逻辑学相对立。[1]美学研究的对象是“凭感官认识到的完善”,鲍姆嘉通承认离开人事主体的“对象和物质”本身就具有美,但认为美学所研究的是凭感官认识到的美,这种美是不能脱离认识主体的认识活动。[1]在他所写的《美学》这本书中将美学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成立,这就奠定美学学科的基础。

二、古典芭蕾的审美属性

(一)“神”的属性

洁白的“白纱裙”、梦幻般的足尖技术、双人舞托举技巧将浪漫主义者企图挣脱地心引力逃离现实向着虚无飘渺的仙境飞升,体现得淋漓尽致。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古典芭蕾的审美属性中的第一点是——神的属性,如三大古典芭蕾舞剧《天鹅湖》《胡桃夹子》《睡美人》每一部当中都是具有神的化身,而从中我们便能看出西方古典审美中“神”在他们思想中的牢固性。

(二)理性与感性相伴而生的“爱情故事”

浪漫主义的芭蕾是古典芭蕾创造出别具一格的芭蕾肢体美学。古典芭蕾的身体,使贵族阶级将之变成追求享乐的时尚,也让古典主义的审美理想和浪漫主义的自由大胆主动建立起来。也就像是感性与理性谈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从而擦出了火花,两者则顺利的建构起来,从而创造出一种既是理性主义的、又充满幻想的超现实的身体形态,这一身体形态为欧洲舞蹈美学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如《吉赛尔》中整个舞剧具有一种悲剧色彩,但最终舞剧要表达的依然还是惩恶扬善。

(三)规范而严苛的典范性

古典芭蕾的最重要的三个特点便是“开、绷、直”,则体现西方人对于修长的肌肉线条的独爱,再有在古典芭蕾中的古典技术中的对于平衡力的使用,在古典芭蕾中对于女演员的平衡能力要求很高,在舞剧作品中双人舞部分必须会有Fouette(弗热德)这个技术的呈现。法国著名诗人泰奥菲尔·戈蒂埃曾认为扮演《吉赛尔》女主角的格麗希代表了古典芭蕾的完美舞姿和体态—“脸色苍白中略带粉红”其实它不需要这么明显的对比来表现形象的凹凸,就像那些世俗般容貌一样,因为它并不臣服于照亮我们的光线。这也体现了古典艺术的规范而严苛的典范性,并且它恒久而执一。

(四)完美的和谐

古典芭蕾中的女人是欧洲“王子”的梦中情人,也是“美”与“和谐”的最完美的体现。“黄金律”无所不在芭蕾最优美的舞姿。[3]besque(音译“阿拉佩斯”),是对于上身舞姿的塑造中是最完美的身体比例,也是古典芭蕾中最美的舞姿,也将芭蕾中对于人体比例的强调表现到了极致,在这种极致之中将人体的对称、和谐、典雅、高贵呈现到登峰造极的程度。古典芭蕾并非是追求自然和谐的,但它是追求完美主义的,在星座属相中就是“处女座”,喜欢吹毛求疵,是个典型的完美主义者。

(五)永远“傲娇”的信念

随着欧洲芭蕾的广播,不仅对世界各民族的现代舞蹈美学产生影响也成为现代舞蹈家们不断反叛的基础。但尽管这样,古典芭蕾的美依然具有永恒性,且在芭蕾中体现为“开、绷、直、立”,笔者以“绷”为例,不仅是脚背,并在动作过程中腿部及腰部等部位的绷直和控制,还会上升到精神层面的“绷”,“开绷直立”体现的是基督教的“神选意识”——所有基督教徒的精神世界都隶属于上帝,是具有一种永恒不变的性质。法国宫廷芭蕾所培育出的芭蕾,其直立挺拔的快速旋转形成了一种抛弃地心引力的冲动,一边表现向上与坚持,另一方面则表现出唯我独尊,跨越雷区就会被判为攻击和偏执。

三、古典美在芭蕾中的体现

(一)王权主义的体现

首先,古典美学中对于王权制度的体现,在17世纪的法国由于受到其政治制度以及法国古典宫廷主义色彩的影响从而导致这一时期文学艺术等所有领域都在统一,于理性的思想指导下发展形成了一切,并将此围绕一个中心但又层级明确、各自发展的古典主义整体色彩。革命主题芭蕾舞剧《斯巴达克斯》讲述的就是古罗马奴隶为自由而战的故事,在王权主义中其革命主义的表现也是古典主义全景图中极为亮丽的一景,其古典主义的印记清晰可见。但是,从时代发展变化来观望,王权主义或是革命主义的变相倾向也受到了古典主义程式化作茧自缚的负面影响。

(二)形式>内容

不论是古典芭蕾、浪漫芭蕾还是现当代芭蕾,形式对于芭蕾的整体风格的控制永远都比内容占上风,这是由于芭蕾这门艺术受到西方古典美学的对理性光辉这一最高审美范式影响,使得它们在审美层面上对于形式感的追求要高于内容,而不管是在现代芭蕾和后现代芭蕾中,人们对于形式感的痴迷,远远高于情节内容上的痴迷。比如以现代芭蕾《珠宝》为例,其故事情节内容简单,但却不能掩盖其形式美感所带来的美感效果,这样来说,古典主义中所强调的形式要大于内容则得到每一时期芭蕾中的表现。

(三)冲突中的人物形象塑造

在西方古典美学中的集大成者黑格尔认為冲突是人物性格在某种具体情境中所遭受到的两种普遍力量的分裂和对立,普遍力量是抽象的,冲突可以推动情节发展,经过否定的否定,最终消除冲突而达到调和统一,在他的观点中也体现了古典芭蕾每个戏剧人物的塑造,如古典芭蕾舞剧《天鹅湖》中,白天鹅本身就是一个矛盾体,它化作人的形象,就会具有人的品行,因此也就具有两种性格矛盾冲突,一种是正能量面的,而另外一种则是反面人物面的,正是有了这两点,才能让整部作品有了戏剧冲突点,从而能够推动情节的发展。

四、结语

总之,在西方古典主义美学的影响下,随着欧洲芭蕾的广泛传播,芭蕾的古典美得到理性和感性的共同支持,从而让古典美在芭蕾中得以充分展现,而对于芭蕾的古典美思辨,我们需要从西方理性的角度去看待,在古典艺术产生的前提下认识到芭蕾的古典美属性。我们需要重新建立起对古典美的欣赏,在现代艺术充斥整个艺术领域的现代,不能因这些所谓的“物欲横流、表达自我”另类艺术所击垮,而失去对古典艺术的欣赏能力。站在西方美学的角度上,芭蕾一定是以一种最高的审美范式存在,它对于美的法则的塑造,能让这种古典美成为标杆,甚至直到现代、后现代、当代,这种审美范式的追求依然遵循芭蕾所带来的古典美的法则。

参考文献:

[1]朱光潜.西方美学史[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1.

[2]刘青弋.西方现代舞史纲[M].上海:上海音乐出版社,2001.

[3]刘青弋.国家规训下的超人身体——古典浪漫芭蕾身体美学研究之一[J].北京舞蹈学院学报,2004,(01).

[4]于平.舞蹈形态学[M].北京:北京舞蹈学院(内部教材),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