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港澳现代舞的发展现状及其联系

2019-11-07 09:14:17 艺术评鉴 2019年18期

刘妍

摘要:本文关注粤港澳地区现代舞的发展现状,以粤港澳最具有代表性的现代舞团为切入点,探讨粤港澳现代舞的紧密联系,并试图从交流与合作的关系上分析粤港澳现代舞的发展空间。

关键词:粤港澳   现代舞   发展现状

中图分类号:J7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3359(2019)18-0073-03

作为改革开放最前沿的广东,自1979年以来与港澳地区在现代舞的交流上就有着紧密的联系。1992年经过广东省政府批准成立的中国第一个现代舞专业表演团体——广东实验现代舞团,经过了近三十年的发展历程,培养出了大量优秀的现代舞蹈人才输送至香港、澳门等地。长期以来,粤港澳三地之间建立了频繁的合作和交流关系,通过各种艺术活动增进了解,主要表现在广东现代舞团、澳门现代舞蹈艺术团体和香港城市当代舞团经常往返粤港两地的交流演出。如1980年12月香港城市当代舞团就成为了香港第一个应邀赴大陆演出的团体;1988年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再演于广州、京、沪等地。1991年香港城市当代舞团与广东现代舞团的演员曾共同出演黎海宁的《九歌》。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后,交流演出的机会就更多。如在广州举办的“广东现代舞周”,“香港舞蹈平台计划”、2007年香港“开天辟地”中国三大现代舞团同台演出等。广东的现代舞蹈家们赴香港表演和交流,香港的现代舞蹈家们来广东进行创作和展演。

正是因为文化同源和地理优势,造就了粤港澳之间密不可分的关系。笔者通过调研发现粤港澳现代舞人,拥有开阔的艺术视野,开放的创作思维,乐意分享自己的作品,借此碰撞出更多创作的火花。这种长期的交流与合作,无论是对粤港澳现代舞的发展,还是对中国现代舞的发展,都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一、广州与香港现代舞交流频繁且联系紧密

广州与香港现代舞联系最为密切。首先最具代表性人物且享有“中国现代舞之父”的、香港城市当代舞团团长曹诚渊,与广东现代舞团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早在1987年,曹诚渊就曾任广东舞蹈学校现代舞大专班教师及顾问,1992年至1998年间任广东实验现代舞团艺术指导。时隔6年,2004年至2016年曹诚渊又再次在广东现代舞团出任艺术总监,在广东工作长达十二年。曹诚渊在2004年创办的最重要的一项影响广东现代舞发展的活动“广东现代舞周”,是一直延续至今,已历经了十五年。“广东现代舞周”的创办对促进中国现代舞的发展起到了深远的意义。曹诚渊长期往返于香港与广州兩地之间,为中国现代舞的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除此之外,在1996年至1998年期间,香港城市当代舞团潘少辉也出任广东现代舞团的驻团编舞,在任职期间也创作了大量重要的作品,《狂人某日记之花花世界》(1996),后续也继续为广东现代舞团创作作品,如环境舞蹈《蓝色毕加索》(2007)、《旋转木马》(2008)、《德中同行》(2008)、《早上的太阳》(2009)等。香港现代舞编导为广东现代舞团的创作提供了新的视角,创造了不一样的现代舞作品。广东现代舞团在香港现代舞的影响下,多方位的吸收不同编舞家的创作风格,渐渐摸索和形成自己的特点。

另一个方面表现在广东为香港专业团体、专业院校输送现代舞蹈专业人才。罗廖耀芝表述香港早期的舞蹈教育是从广州传入的。广东跟香港的距离近,关系紧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广东实验现代舞团早期培养的首批演员,有以乔扬、桑吉加、邢亮、杨云涛为代表的大陆优秀现代舞蹈艺术家,目前仍然活跃香港舞坛。乔杨现为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的驻团艺术家、桑吉加为驻团编导;邢亮曾任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驻团艺术家,现在仍活跃在香港现代舞的创作。经常往返广州、香港两地;杨云涛现任香港舞蹈团艺术总监。他们对香港舞蹈的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多年来香港演艺学院也招收了一批来自广东舞蹈学校、广州市艺术学校的舞蹈毕业生,相继为香港三大团体输送了大量优秀的舞蹈艺术人才。

二、以香港城市当代舞团为首,多个独立现代舞团共同发展的香港现代舞

香港现代舞起步比大陆早,有着坚实的基础、丰富的国际资源和广阔的发展空间。最具代表性的有1979年成立,至今四十年历史的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和1984年成立的香港演艺学院舞蹈学院现代舞系。除此之外,还有许多独立现代舞团和自由舞蹈艺术家,如“东边舞蹈团”(1988)、“新约舞流”(1993)、“Y-Space多空间”(1995)、“Unlock Dance Plaza不加锁”(2002)、“小息跨媒介创作室”(2009)、“Neo Dance HK”(2010)、“MW舞蹈剧场”(2018)等。还有如“香港艺术节”“i-舞蹈节”“新视野艺术节”“香港城市当代舞蹈节”等以及2013年成立的全球规模最大的文化项目之一——西九文化区“自由空间”也是一个给香港的现代艺术家提供创作和表演机会的平台。

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自建团以来,保留了超过两百多部本土编舞家的现代舞作品,秉持“立足香港、汇聚华人精英、创造当代中国舞蹈”的艺术路线。经常与其他媒介艺术家合作,每年演出超过六十多场,有超过5万人次观众观看,舞团作为香港舞蹈的代表将香港现代舞推向世界。

“东边舞蹈团”由香港演艺学院首届毕业生余仁华组织成立于1988年,现为香港具代表性的现代舞团之一。“新约舞流”于1993年成立,舞团艺术总监为香港演艺学院舞蹈系首届毕业生周佩韵,致力推广及发展香港舞蹈艺术文化。“Y-Space多空间”1995年由马才和严明然于香港成立,建团二十年完成了357场演出1300个工作坊,透过“Y剧场”开拓另类的创作和欣赏空间。作为2004年一群由独立自由舞蹈工作者组织的一次舞蹈节,名为“i-舞蹈节”发起人之一的马才希望通过举办舞蹈节,唤起大众对当代舞蹈及新舞蹈的关注,更希望为独立舞蹈工作者提供创作和分享平台。“Unlock不加锁舞蹈”成立于2002年,王荣禄任艺术总监。舞团积极与不同媒介艺术家合作,解放舞台束缚,为观众开辟崭新的现代舞欣赏体验。

此外,还有夫妻档李思飏、王丹琦于2010年成立的“Neo Dance HK”,致力于创作多元化及高素质的舞蹈作品。夫妻档香港独立艺术家毛维和黄翠丝2018年创立的“MV舞蹈剧场”,他们热衷于身体的开发和双人舞技巧的研究,探索独特的身体动作语言。以上独立舞蹈团中创办者,大部分毕业于香港演艺学院舞蹈学院现代舞系,他们促进了香港现代舞多元化的发展。

对香港现代舞的发展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的还有:香港舞蹈总会(1978)、香港舞蹈联盟(1994)、香港艺术发展局(1995),及每年一次的“香港藝术节”(1973)、“香港艺穗节”、“城市当代舞蹈节”(2017),香港康文署主办的每两年一次“新视野艺术节”等;又有表演艺术空间如“西九龙文化区”“香港大馆”“香港艺术中心”等都为香港的现代舞蹈艺术发展提供表演和创作空间。正因如此,也吸引了来自全球的各大现代舞蹈团体来港,与香港的现代舞团进行现代舞的互动与交流。

三、以广东现代舞团为主要代表,独立舞团逐渐增多,现代舞发展趋向个性化、多元化

广东现代舞团作为中国第一个现代舞团,经历27年创作了大量优秀的现代舞作品。舞团既吸收了西方各国的现代舞经验,又将其转化成自己的身体语言,没有刻意的模仿西方的现代舞,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本地文化的特质,建立自己的风格,在国内外现代舞界享负盛名。由曹诚渊2004年创办的广东现代舞周,历经15年发展历史,已成为广东省文化名片。每年的现代舞周都会迎来国际及国内各地不同地区的现代舞蹈团体来广州进行展演,包括专业舞蹈团体、独立艺术家、大学舞蹈教师、学生及现代舞爱好者等参与到现代舞周的盛会中。现代舞周的活动广泛引起了社会各界对现代舞的关注,对于推动现代舞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广州独立现代舞团有“云娜舞蹈团”(2003)由广东实验现代舞团首批成员龙云娜创建,之后还创办了“发生”当代艺术节(2009),旨在推动本土现代艺术的发展,把作品推向全国及国际。龙云娜表示现代舞最早是发生在广州,但中国现代舞的蓬勃发展最后在北京,而不在广州。作为每年一届“发生”当代艺术节的创办人,云娜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关注现代舞。“二高表演”(2008)由香港演艺学院现代舞表演与编导专业的何其沃创办。何其沃的现代舞创作有着独特的追求和风格。回广磊在2013年创办“Cross Move Lab”舞蹈团。肖智仁创办“智仁实验剧场”、曾莹创办“203Y舞蹈剧场”(2012)。还有一些由个体发起的现代舞活动,如2017年张武宜发起玛莎·格莱姆舞团首席舞者简珮如“回乡”亚洲计划(广州),在广州中信大赛举办“环境即兴”。这些民间力量都在以不同的方式推动着现代舞的发展。

广东除广州以外,深圳、珠海两地也有现代舞团体,如彭宇创办的“深圳现代舞舞团”现为“深圳当代舞团”(2008)。舞团有关于环境即兴、即兴、现代舞技术推广课、工作坊等。如东莞首届现代舞班(2014)、东莞莞城美术馆“黄金时代”概念即兴(2015)、深圳美术馆《温度》(2015)、园博园表演《XX那里》(2015)、深圳青年首届青年艺术节、深圳湾艺术节(2015)等活动。通过“深港现代舞微信平台”进行社会推广。

四、澳门现代舞蹈艺术家携手多个独立舞蹈团体并进发展现代舞

据笔者采访澳门演艺学院现代舞系毕业生黄翠丝Tracy了解到,澳门的现代舞处在发展阶段,较晚于香港和广东。澳门演艺学院在2005年成立第一届澳门专业舞蹈学校(中专),也是澳门唯一一间专业的舞蹈学校,她是第一届学生。广东著名现代舞编舞家、国家一级编导,创作现代舞作品多次获国际现代舞比赛金奖获奖者——高成明也曾任澳门演艺学院院长。澳门的团体有“石头公社”“晓角”“极舞馆”“四维空间”“梳打埠实验工场”“T剧场”“印迹澳门·舞蹈团”“紫罗兰舞蹈团”“诗篇舞集”“英姿舞蹈团”“蔚青舞蹈团”等。这些舞团会定期发表创作,探索不同的艺术表现形式,之前偏向中国舞的舞团,近年来也都开始探索不同类型的剧场试验,尝试实践舞蹈与跨界艺术合作。

Tracy介绍2015年澳门举办第一届澳门现代舞周,后改名为“舞·当”,算是澳门唯一的现代舞节。“但是以上我所说的团体都不是专业舞团,所以说澳门到现在都还没有一个专业的现代舞团。应该说没有一个职业的舞团”。Tracy强调:“澳门还有每年最大型的澳门艺术节(1988),每年入选的舞蹈作品,外地作品大概3-4个,本地公开甄选1-2各节目,我的作品《赏味期限》2016年被选上本地唯一舞蹈作品,刚知道2018年我的作品《洞穴爆发·奇异毛球》也被选上。澳门的现代舞对于我来说算是刚起步。近几年有了‘舞·当现代舞蹈节,才看到澳门自己的现代舞作品去到其他艺术节的足迹”。去年第十五届广东现代舞周毛维、Tracy作品《原》,作为舞周“大湾区展演板块”原创节目进行展演。该作品曾首演于第43届香港艺术节,并获邀于2018年巡演于西班牙CADIZ EN DANZA舞蹈节,德国诺汉威编舞大赛。2019年1月应邀参加澳门艺穗节其中一项“在的”舞蹈计划活动。此外,还有促进澳门舞蹈发展的澳门舞蹈协会,该会成立于1986年。澳门现代舞蹈家们也自发创办工作坊、艺术节,为了促进现代舞在澳门有更好的发展。

五、结语

粤港澳现代舞发展在新时代大湾区背景下,将会迎来更多的交流与合作的机会。无论是本土的现代舞蹈还是港澳的现代舞蹈创作者都要拥有更加开放的心态和视野,融合发展。不仅关注本土艺术的创作,还应关注中国现代舞的发展,为能创作更多反映现代社会、现代人、现代精神的现代舞而共同努力。

参考文献:

[1]刘青弋.现代舞蹈的身体语言[M].上海:上海音乐出版社,2004:274.

[2]张永庆.两岸三地现代舞文化精神之比较研究[J].北京舞蹈学院学报,2011,(03):73-77.

[3]洪振宇.汇川融流入江海——浅析澳门舞蹈教育现况及趋势[J].当代舞蹈艺术研究,2017,(04):87-90+137.

[4]虞永红.“广东现代舞团实地考察报告”的现行思考[J].中国民族博览,2017,(10):141-142.

[5]于平.中国现代舞与现代中国舞——新时期中国“新舞蹈”运演的阅读笔记(丙编)[J].艺术百家,201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