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骚》两种演唱版本的比较分析

2019-11-07 09:14:17 艺术评鉴 2019年18期

刘玉来

摘要:《离骚》是战国时期著名诗人屈原的代表作。在《离骚》中,成功地塑造了中国文学史上第一个形象丰满、个性鲜明的抒情主人公的形象,体现了屈原的伟大思想和崇高的人格,是一首典型的政治抒情诗。而在2015年和2018年由著名歌唱家于文华和龚琳娜对于《离骚》分别进行了谱曲演唱,在中国乐坛也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通过对于文华和龚琳娜所演唱的两个版本的音乐旋律、演唱技巧、配器等几个方面来进行比较分析,从而对《离骚》有一个更加升华的理解和认识。在两种版本的音乐旋律上,龚版豪放恢弘,于版细腻婉转;在演唱情感上,龚版磅礴大气,于版余音绕梁;在配器上,龚版气势潇洒,于版简练明快。通过对这几个方面的研究,对于《离骚》音韵文化的了解又更加深入直观,也为众多声乐学习者提供了更好的素材和参考资料。

关键词:屈原  《离骚》  老鑼  伍林发  龚琳娜  于文华  演唱版本

中图分类号:J6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3359(2019)18-0050-02

屈原是我国著名的爱国主义诗人,开创了中国文学上的“骚”体诗歌形式,对后世有深远影响。《离骚》独特的吸引力和诗句中所散发出来的魅力,使得它源远流长乃至于现今都流传甚广。从古至今,也有多数音乐家利用《离骚》的诗句来谱曲演唱,但在近几年却有歌唱家演唱了两个非常典型意义的版本,一个是2015年5月12日于文华在“端午节戏曲曲艺晚会”上所演唱的《离骚》选段,另一个是2018年4月21日龚琳娜在中央电视台大型音乐诗词文化节目《经典咏流传》中演唱的《离骚》选段。两位歌唱家都抓住了《离骚》最经典的部分来谱曲,如“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求索”等脍炙人口的语句也能在其中听见。于文华在2015年9月23日出版的《国学唱歌集——中国传统节日之记忆》中将屈原的《离骚》选段谱成歌曲,是中华乐坛的体裁得到创新。而龚琳娜则把握了《离骚》中的“命脉”,将最出名的两句歌词“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求索”大方吟唱,将此歌曲描绘得淋漓尽致。本文通过对两个演唱版本的音乐旋律、演唱情感和配器几个方面进行比较,对于《离骚》有一个更加全面的认识和升华。

一、《离骚》两种版本音乐旋律的分析比较

龚琳娜在《经典咏流传》中演唱的《离骚》选段是其老公老锣谱曲再加上编钟伴奏所完成的一首磅礴大气的艺术作品。在演唱时旋律感层层推进,一开始旋律抒情婉转,以四句为一小段,主要以编钟伴奏为主,既让歌曲没有现代歌曲的流行元素,也使歌曲的原始感觉得到保留。而歌曲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两句歌词“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求索”得到两次重复演唱,使歌曲的主题也得到充分的体现。歌曲从第一句唱到“吾将上下而求索”,在旋律上主要以平缓为主,音乐线条没有太大的波动性,也从歌曲旋律中可以了解到这是对于故事发展的一种吟唱与叙述,也预示着高潮即将到来。到了高潮部分连续四分音符的延长音的演唱,使旋律织体迅速得到扩充,这时后面的旋律也随着歌曲情绪的推进加入了伴唱,从而使旋律感更加具有浑厚感和层次感。从而使歌曲更加具有气势辉煌的效果,并且以大气的丰富织体感结束全曲。

由伍林发作曲,于文华所演唱的《离骚》节选《端午》,被于文华收录在个人专辑《国学唱歌集——中国节日之记忆 》中,同样也为传承中华艺术文化做出了一定的贡献。此首作品在旋律上整体主要以柔美婉转为主,叙述性的旋律织体偏多,速度缓慢推进,旋律对称规整,以级进为主,句与句之间连绵不断,也使整首歌曲更加流畅和艺术线条更加连贯。

歌曲一开始的旋律伴奏也出现了编钟的元素,在即将演唱第一句之前突然又加入了箫演奏,使古代元素被衬托得更加明显,从而也使演唱者在第一句能够更好的带入角色,更好的辅助演唱。而在演唱时,以鼓、锣、编钟等乐器伴奏为主,前四句主要体现出了一种起承转合的曲式结构。在旋律的构成上主要以级进为主,整体起伏性小,更加突出旋律悠扬婉转,如细水般缓缓流淌。

总体来说,两首歌曲风格各异,在音乐旋律的分析上,龚版音乐线条明显,起伏性强,开始部分与高潮形成鲜明的对比,在高音区结束全曲,更加突出音乐磅礴大气的斑斓色彩。而于版则在音乐旋律上以抒情为主,主要用旋律来诉说一种爱国情感,通过作曲家的旋律描述,更加的突出爱国主义诗人屈原忧国忧民的悲愤心情。

二、《离骚》两种版本演唱情感的分析比较

龚琳娜在演唱《上下求索》中所体现出的技巧也是显而易见的。和着宏伟大气的曾侯乙编钟(复制品)的动人旋律,龚琳娜用她超强的音乐感知力和天籁之音般的歌声,完美地唱出了“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豪放与浪漫,令现场嘉宾都忍不住感慨:“我们感觉到,天地之间、苍穹之内,中国古典时代的器乐所迸发出的力量”。而高潮部分则以长音“啊…兮…啊”吟唱,使情绪推向最高潮,呐喊出心中的无奈以及对于家国即将衰亡的悲惨状况来进行叙述。而接下来又是进入抒情诉说阶段,是情感与开头相呼应。最后则又以中心句“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求索”来结束,第一句重复两遍,最后一句歌词重复但是音区整体提高一个八度,并且音的时值延长一倍,使得情绪由于音区与时值的变化而发生变化,更加体现出强烈的爱国主义情感。

于文华2010年开始唱片《国学唱歌集》的打造,于文华避开了主流音乐的因素,致力于用音乐的形式传播中国传统文化,用极具民族艺术特征的腔调演唱《国学唱歌集——中国节日之记忆》,用古典风味的演唱特点重新唤起大众对传统节日的记忆。在2015年的端午节戏曲曲艺晚会上演唱了《离骚》节选《端午》,后来也被收录到《国学唱歌集》中。整首歌曲主要以旋律平缓为主,连贯有序,无特大起伏,旋律与歌词大意相符合,主要道出了作者忧国忧民的繁杂心绪,旋律以级进为主,体现出悲惨的淡淡伤痛。

在演唱情感上,两者各有千秋,以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来进行展示。龚版磅礴大气,于版余音绕梁。龚版在演唱时由于音域的扩充与宏伟,体现出整首曲子具有一种与反势力正面交锋,国家必将战胜灾难的决心。于版更加哀怨惆怅,对于即将面临衰亡的国家忧心忡忡。正是两者的差别如此之大,才让两种风格都在当今乐坛的影响如此甚大。

三、《离骚》两种版本配器的分析比较

2018年4月21日龚琳娜在中央电视台大型音乐诗词文化节目《经典咏流传》中演唱的《离骚》选段《上下求索》,一套曾侯乙编钟为观众呈现了一首荡气回肠的《离骚》。编钟并不是在很多场合都能够出现,1978年在我国的湖北随县出土,65件的庞大编钟乐器,包括了五个半八度的音域,齐备了十二个半音,它充分地体现了中华古代人类文明的智慧和发展,中外的学者们都称它为稀有之宝。在《经典咏流传》的舞台上,龚琳娜和老锣用编钟完美地演绎了屈原的《离骚》,将编钟和《离骚》相结合,使屈原的爱国情怀和编钟声音撞击出的效果完美结合。使此首歌曲的配器如此丰富充实,更加使经典永久传承,绵远流长。而于文华演唱的《离骚》选段《端午》也正是有了“笙、阮、箫”等配器,使歌曲更加具有悲伤、凄苦的色彩,更加突出了歌曲所要表达的内心情感。

在配器上,龚版大气恢弘,于版行云流水。两者形成了强烈的对比,龚版将大气繁重的曾侯乙编钟搬上了舞台作伴奏,使演唱者将这首歌曲演绎得淋漓尽致,最后一句“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求索”有编钟的伴奏,再加上高一个八度的音区演绎,使演唱者轻松演唱至“嗨C”,也让情绪达到最高潮,最后在高潮中结束此曲。而于版以它整首歌曲平缓有序的独特风格,是歌曲演绎得更加有魅力,再加上笙、阮、箫等具有典型民族乐器的加入,使歌曲民族风格强烈,首尾呼应在平缓中结束全曲。从而使听众回味无穷。

两位歌唱家都抓住了《离骚》中最精华的部分来谱曲,通过对《离骚》两个演唱版本的音乐旋律、演唱情感和配器几个方面来分析比较,更加突出此首诗所要表达的中心思想。而龚琳娜和于文华所演唱这两个版本,龚版恢弘大气,于版婉转细腻,形象地衬托出了《离骚》中的远大抱负。两首歌曲的传唱,也将对世人产生重大影响,并且得以永久传唱。

参考文獻:

[1]周瑞.龚琳娜,老锣“中国新艺术音乐”艺术特征探究[D].西安:陕西师范大学,2017年.

[2]王沥沥.植根民族自由歌唱——龚琳娜的歌唱之路、艺术特点及其所带来的思考[J].歌海,2014,(03):77-80.

[3]王蓓.声凌天籁艺润人心——论青年歌唱家龚琳娜的演唱风格[J].西北成人教育学院学报,2015,(03):83-86.

[4]于文华.潜心打造《国学唱歌集》展娴雅柔润气质[J].音乐时空(理论版),2012,(0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