旌旗猎猎非为战

2019-11-07 17:03:48 新体育 2019年11期

范江怀

体育从诞生的那天起,就与军人结下不解之缘。

古希腊经常发生战争,各城邦都需要通过体育运动训练体魄强壮的士兵,去赢得胜利。公元前776年,第一次古代奥运会便在古希腊奥林匹克村的宙斯神廟前揭开了帷幕。

古代奥运会一开始就有浓郁的军事特点,不仅表现在摔跤、拳击、战车、武装跑等项目的设置上,而且参加运动会的选手基本上是暂时放下武器的士兵。

从古代奥运会脱胎发展而来的现代奥运会,尽管已有超过百年的历史,依然难以褪去军事色彩。奥运会的比赛项目田径、摔跤、拳击、射击、射箭、击剑等,仍属于军事体育的范畴。比如,标枪源于一掷可以制敌的投枪,铅球源于古代炮兵石制的球形炮弹,马拉松长跑则是为了纪念古希腊传令兵菲迪彼得斯。

据不完全统计,现代奥运会中大约有四分之一的奖牌被军人选手夺走,参加奥运会的各国选手中,军人运动员占有相当大的比例。在摔跤、击剑、射击、跆拳道、柔道、现代五项、拳击等比赛项目中,不论是单项的世界锦标赛,还是在奥运会的比赛中,各国军队选手常常是名列前茅。这些项目的显著特点都是对抗性非常强的搏击,身体碰撞激烈,与军事实践紧密相关,最能体现军人的血性和英雄气质,对提高部队战斗力有重要的作用。在一些国家,这些运动项目是军队体育部门建设发展的重点,军队运动队的水平在一定程度上就代表了国家队的水平,国家队大多放在军队的体育训练中心代管代训。

翻开参加本届世界军人运动会的参赛报名簿,有近80人是世界冠军,这些世界冠军近七成出自这些对抗性非常强的项目,真是藏龙卧虎。

在奥林匹克运动的历史上,军人运动员演绎了一个个传奇。

参加本届世界军人运动会的,有近80人是世界冠军,这些世界冠军近七成出自对抗性非常强的项目,真是藏龙卧虎。

维克多·邱卡林曾是一名苏联军人,被德军在战场上俘虏,在集中营里被折磨了4年之久,但他无比坚强地活了下来。1952年赫尔辛基奥运会,这位从战场上走下来的31岁的老兵在体操比赛中获得了4枚金牌和2枚银牌。1960年罗马奥运会上,邱卡林一根手指脱臼,忍受着巨大的疼痛将比赛进行到底,再夺冠军。

二战名将巴顿在奥运会上也留下了一段佳话。他在很多场合宣称:“参加第五届奥运会才是我一生的骄傲和荣誉。”1912年,第五届奥运会在瑞典斯德哥尔摩举行。时任陆军上尉的巴顿自费参加了现代五项比赛,获得游泳第七、击剑第四、马术第六、跑步第三。

芬兰田径选手鲁米在1924年第七届奥运会上赢得了5枚金牌。之后,他还创造了一项至今令人惊叹的纪录——9枚奥运会田径金牌。鲁米的长跑天赋是在参军入伍后被发现的,在一次武装越野中,别人全副武装跑得汗如雨下,他不仅跑得奇快,还轻松自如,由此走上了辉煌的竞技之路。

1952年赫尔辛基奥运会上,捷克斯洛伐克选手扎托佩克勇夺男子5000米、10000米和马拉松三项冠军。被誉为“人类火车头”的扎托佩克曾经是一位军人,多年的军旅生涯磨练了他坚强的意志。

如果说早年体育人才培养还不太“专业”的话,在现代逐渐成熟的优秀体育人才培养体系中,军中仍不断涌现出许多体坛明星。屡屡打破女子撑杆跳世界纪录的俄罗斯选手伊辛巴耶娃就是一名上尉军官。北京奥运会上,19岁的世界纪录保持者、美国陆军射击队队员汉考克力压一群老枪,夺得男子飞碟双向金牌,由此获得了“超人”赞誉。在五届奥运会上夺得7枚跳水奖牌的俄罗斯选手萨乌丁被称为“跳水沙皇”,是一名有中校军衔的军人。在中国军队中,耳熟能详的体育明星就更多了,从主将到主帅再到乒协主席的刘国梁、第一个到NBA打球的王治郅、奥运射击冠军李对红、被誉为“世界羽毛球四大天王”之一的林丹、奥运游泳冠军焦刘洋、跳水奥运冠军彭勃等。

各国军人聚集在一起能干啥?正如大多数人所想,多半是在打仗或者是准备打仗。

可以说,有战争才有军队,战争把军队召唤到一起。但是,历史的车轮驶进上世纪90年代时,情况发生了变化——一种撼人而又神奇的力量把世界各国军人召唤到一起。他们的集聚不是为了打仗,而是为了和平。

这种神奇的力量就是体育,这种神奇的召唤就是世界军人运动会,这种神奇的组织者就是国际军体理事会。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各国军人拂去了战争的尘埃,都在思考一个问题:难道军人相会非要在战场上吗?

1948年2月18日,比利时、丹麦、法国、卢森堡和荷兰在法国尼斯共同发起创办了国际军体理事会(CISM)。发起国共同的理念就是要秉承“体育传友谊”的宗旨,致力于把世界各国军人汇集在体育赛场上角逐,避免在战场上兵戎相见。国际军体理事会把自己的理念写进章程:发展各类军事体育运动和各成员国军队之间的友好关系,为促进和维护世界和平而努力发挥自己的重要作用。

在一定意义上说,国际军体理事会建立初期还是一个区域性的体育组织,归属于“北约”。当时,与北约对应的“华约”也有一个国际军事体育组织(SKDA),华约国家都是其成员。CISM组织的核心赛事是军事五项比赛(射击、游泳、投弹、障碍赛跑、越野跑),SKDA组织的核心赛事是军事三项比赛(射击、投弹、障碍赛跑)。

随着柏林墙的倒塌,SKDA于1990年解散。在这之前,CISM“体育传友谊”的理念逐步得到各国军队认可,美洲、亚洲、非洲等其他地区的国家纷纷加入该组织。国际军体理事会与国际奥委会一样诞生在欧洲,逐步壮大成世界性的体育组织。冷战结束后,国际军体理事会迎来了自己快速发展时期,由一个欧洲区域性的军体组织成长为真正意义上的国际军事体育组织,至今拥有140个会员国,与国际奥委会、国际大学生体育联合会并列成为世界三大综合性体育组织。

国际军体理事会的成立和发展壮大,创始人法军上校戴布鲁斯功不可没,可与奥运会创始人顾拜旦相媲美。在国际体育组织的发展史上,法国有卓越贡献。戴布鲁斯、顾拜旦和国际大学生体育联合会创始人琼·波迪琼都是法国人。

国际军体理事会只有主权国家的武装部队才能加入,每年举办数十项单项体育赛事,最重要也是举办届数最多的比赛是军事五项世界锦标赛,团体冠军可获得戴布鲁斯杯。

1995年5月6日,国际军事体育理事会主席泽其奈尔准将在北京宣布:第一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将于当年9月在意大利的罗马举行。时任国际军体理事会秘书长皮洛特中校向媒体介绍说,1995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50周年,也是联合国宪章公布的纪念之年。国际军体理事会将在运动场上为来自100多个国家的军队举行群英会,给世界人民带来美好的和平消息。军运会不只是体育盛会,它突出的是“体育传友谊”的精神。

第一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历时10天,90多个国家的4000多名运动员在17个大项185个小项的角逐中,尽情挥洒着精湛的技艺,谱写了绚丽而庄严的军人乐章!

军运会的竞技水平与奥运会有不小的差距。但是,军运会昭示深刻的内涵:和平是对军人的最高奖赏,更是人类的共同期盼。

奥运会发展到今天的影响力,与萨马兰奇先生有很大的关系。在国际军体理事会的发展历史上,意大利人高拉将军像萨马兰奇一样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他的不懈努力使国际军体理事会旗下有了更多有影响力的赛事,除世界军人运动会之外,还有对标冬奥会的冬季世界军人运动会和对标青奥会的世界军校学员运动会。上届世界军运会开始设置部分残疾军人运动员的项目,本届世界军运会专门为残疾军人设置了射箭和田径比赛。

中国军队不仅为中国体育事业的发展和进步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也是世界军事体育运动的积极参与者和贡献者。

1978年在叙利亚大马士革举行的第32届国际军体代表大会上,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次以观察员身份出席,并获准成为正式会员国。

军事五项是国际军体最具特色也最能体现军人素质的比赛项目之一,被视为对军人的极限挑战,成为衡量军队战斗力的重要标志,自1950年开展比赛以来,受到各国军队的高度重视。

八一军事五项队于1980年组建。1981年首次参加世界锦标赛,获得团体赛第八名。1983年,第二次参加世界锦标赛的八一军事五项队夺得了团体冠军和个人亚军,戴布鲁斯杯第一次刻上了“CHINA”。由传统军事五项强国垄断了33年的团体冠军奖杯第一次进入亚洲、进入中国。1988年,军事五项世界锦标赛在北京举行,我军选手不仅夺得男子团体冠军,还首次夺得男子个人冠军。

1991年在挪威举行的第39届军事五项世界锦标赛增设女子比赛,成立仅10个月的八一军事五项女队第一次出征,就捧回了“挑战者”杯,至今已实现了十八连冠!

迄今为止,我军男女队参加了34届军事五项世界锦标赛,一共夺得106个冠军,64人次打破了世界纪录。八一军事五项队在推动世界军事体育发展中做出突出贡献,荣获国际奥运会颁发的萨马兰奇特殊荣誉奖杯。

每届世界军人运动会,我军均派出强大阵容,向各国军人传递真挚的友谊,向世人表达了对和平的向往,赛出了优异的成绩,在参加的前六届世界军运会中,四次位居金牌榜第二名,两次位居第三名。

军人生来为战胜,是军人就要准备上战场。一支正义的军队目标只有一个:为了和平。上战场是为了和平,上赛场更是为了和平。积极参与体育比赛,极大地聚集了维护和平的力量,是中国军人热爱和平、促进和平的最好诠释。

在武汉举行的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是一届不同凡响的世界军人体坛盛会,首次新建军运村,第一次在一个城市举办所有的比赛项目,竞赛项目是历届最多的一次。

在赛场上,俄罗斯、德国、法国、巴西等国既是奥运会的常客,也是世界军运会的常客。

俄罗斯代表团曾在前六届世界军运会中五次夺得金牌总数第一名,此次武汉军运会派出300多人参赛。阵容中世界名将扎堆,既有在伦敦奥运会3米板跳水比赛中从中国队手中“抢”得金牌的扎哈罗夫,也有里约奥运会男子花剑团体冠军萨芬和切列米西诺夫、女子花剑个人冠军德日格拉佐娃和刚刚在多哈田径世锦赛夺得女子跳高冠军的拉西茨克涅。

巴西曾在第五届世界军人运动会上夺得金牌总数第一名,上届军运会上位居金牌榜第二位,这次来武汉的参赛人数仅次于中国代表团。选手中不乏伦敦奥运会体操冠军扎内蒂、里约奥运会柔道冠军拉法拉·席尔瓦和撑竿跳高冠军达·席尔瓦等世界名将。

规模排在前几位的法国、德国、美国、韩国代表团都是传统强队,历届世界军运会都有不俗的成绩。

在第一天的比赛中,我军选手发挥出色。以“老枪”金永德领衔的八一射击队在男子25米手枪军事速射团体赛中,以1747环的成绩成功卫冕。首日的比赛中,中国代表团共获得12枚金牌,远超预期,实现了开门红。

夺金气势如虹,挑战强手无畏,追求更高更快更强,不断创造新的世界纪录,这才是拼搏奋斗的目标。第二天上午举行的女子军事五项障碍赛中,我军选手卢嫔嫔以2分10秒9的成绩创造了本届赛会的首个世界纪录;下午的男子军事五项障碍赛,我军选手潘玉程以2分9秒41的成绩,也刷新了世界纪录。

在游泳比赛中,女子400米自由泳、女子50米自由泳、男子4×100米自由泳接力和女子4×100米混合泳接力等赛会纪录,相继被我军选手打破。

在头三天的比赛中,我军选手不仅保持了良好的夺金势头,在马术、跳伞等比赛中也实现了历史性突破。在三大球的比赛中,没有遇到多大的阻力,按照既定的计划向前推进。在射击、击剑、柔道等比赛项目中,不少世界冠军给观众献上了精彩的比赛。一些军事体育特有项目的比赛,更使江城观众大饱眼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