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观战的伊朗女球迷

2019-11-07 17:03:48 新体育 2019年11期

廖建蓉

泽纳布·萨哈菲不想成为异类,她只希望自己像全世界亿万足球爱好者那样,能够在周末走进球场,在90分钟的比赛时间里为自己支持的球队呐喊助威。

23岁的萨哈菲是一位伊朗女性,过去10年里,为了到现场观看足球比赛,她不得不乔装成男孩或长着胡须的男人。她曾经被戴上手铐,关进监狱,因为自从1981年以来,伊朗一直不允许女性进场看球。

在伊朗对柬埔寨的世界杯预选赛中,这项禁令终于被取消。4000多名伊朗女球迷购买门票走进球场,然而她们当中并没有萨哈菲。当时,萨哈菲坐在土耳其首都伊斯坦布尔一间空荡荡的咖啡馆里,独自观看那场比赛的电视直播。在那里,她对数千名伊朗女性有机会到现场看球感到兴奋,为伊朗队的14个进球欢呼,情绪激动时甚至流下了眼泪。

萨哈菲说:“我对不能去现场感到非常失望,但很高兴看到其他女性可以去看比赛。这就像种下一棵树苗,看着它慢慢长大,结出果实。只不过现在是其他人在品尝果实。”

今年8月,听说自己有可能被判刑,萨哈菲逃离了家乡,坐30个小时汽车去了土耳其。有人告诉她,可能被逮捕的部分原因是她一直在为热爱足球的伊朗女性提供建议,教她们怎样避开禁令,到现场观看比赛。萨哈菲经常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她在球场里的视频和照片,教女球迷怎样假扮成男性混入球场。

萨哈菲从13岁那年开始易容看球。有一次,她最喜爱的球队波斯波利斯到她的家乡比赛,一位叔叔帮她装扮成男孩的样子,带她进入球场。下半场开始不久,萨哈菲的一声喊叫暴露了她的女性身份,被要求离开。然而,那次经历让她迷上了现场看球的感觉。

16岁时,萨哈菲再次尝试女扮男装,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数十次在易容后现场观看足球比赛。有时她能骗过球场保安,有时不能。萨哈菲试过很多不同的易容方法,比如用胶水把剪掉的头发粘到脸颊上充当胡须。随着年龄增长,萨哈菲不得不用绑带紧紧绑住胸部,尽管这会导致她呼吸困难。

只要走进球场,萨哈菲就会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她的照片。她的账号已经拥有超过14万粉丝,这让她成了警方重点盯防的人物。萨哈菲曾多次在试图进入球场时被捕,拘留一夜。警方要求她写保证书,保证不会再犯此类错误。她说:“我总是这样做,我很固执。”

几年前,萨哈菲曾经在一家酒店告诉自己的偶像阿里·卡利米,她会去球场看他踢比赛。卡利米让她别去,因为可能会被逮捕。萨哈菲没有听从建议,她说:“我不会远离球场,并且会反复这样做。”她是一名纹身师,将卡利米的名字文到了自己的左手手腕上。

流落土耳其的兩个月里,萨哈菲逐渐适应了新环境。她性格开朗,愿意与伊斯坦布尔的街头艺人一起跳舞,但她非常想念家人。萨哈菲说,今年夏天离开家乡时太匆忙,甚至没有与父亲道别。有时,她整天都在手机上看弟弟的视频,他才7个月大。在伊朗与柬埔寨的比赛前,萨哈菲的母亲打电话告诉她:“我多么希望你也在现场。”

萨哈菲独自一人坐在咖啡馆里看球。当伊朗国歌在赛前奏响时,她站起身来轻唱。伊朗队以14比0的大比分战胜柬埔寨,每当伊朗打进一球,她都会欢呼庆祝……

萨哈菲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伊朗人最多只能在土耳其待3个月,如今离她不得不离开只剩下很短的时间。萨哈菲认为,国际足联可以为像她这样的伊朗女性做更多事情,“如果国际足联施加更大压力,我就不用待在这里了”。她认为自己回到伊朗,很可能会被逮捕。

萨哈菲说:“我确信他们会把我送进监狱。我只想过一种没有压力的生活,能自由地观看足球比赛。”

萨哈菲说:“这就像种下一棵树苗,看着它慢慢长大,结出果实。只不过现在是其他人在品尝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