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体育的育才之道

2019-11-07 17:03:48 新体育 2019年11期

陈舒瑶

在 9月16日,夜幕中的马德里街上尽是狂欢的人流,他们熟练地穿过太阳门广场,走过格兰薇亚大道,经过西贝莱斯喷泉,最终聚集在哥伦布广场。球迷有的穿着西班牙国家篮球队的红色背心,有的穿着印有加索尔等西班牙球星名字的NBA球衣,还有穿着西班牙男足球衣的球迷,一同前来庆祝西班牙队夺得男篮世界杯冠军。大屏幕上用中西两种文字打出功勋球员的名字,主持人也用汉语喊着“谢谢中国”,以示对东道主中国的感激。

西班牙仅有4600万人口,但对雄踞世界体育之巅的场景早习以为常。西班牙男足曾荣获世界杯和欧洲杯冠军,被巴塞罗那和西甲发扬光大的传控足球在整个足球史影响深远;西班牙名将纳达尔坐拥19个大满贯冠军,在网球运动史上留下无数名局;西班牙传奇车手阿隆索夺得两次世界冠军和32次分站赛冠军,以个人魅力引导了F1在全球的推广和发展。曲棍球、手球、排球等团体项目,无论男队还是女队,西班牙的世界排名都在前列。

他们究竟有什么秘诀?见证他们在北京捧杯,能从中获得怎样的启发?

基础教育重视体育提升全民体育素质

团体项目的成功,离不开体育的普及和体育人口基数的增加。西班牙的教育体制成为保障体育人口基数最重要的一环,教育、文化和体育三部合一,为推行政策提供了有力保障。

中学教师阿尔贝托来自西班牙卡斯蒂亚-莱昂大区首府巴拉多利德,他介绍道:“在中学阶段,每周至少保证两个小时的体育课,内容既有各种基础的体育训练,也有具体的运动项目。虽然不同自治区的内容有所不同,但根据政府制定的教育大纲,学生在中学毕业时都需要获得体育科目的学分。”

由文教体三部共同制定的教学大纲也体现了这一点。大纲为体育课制定了体能与健康、身体机能与运动能力、运动项目、户外活动四个大类,仅对必修科目和教学时间作出了要求。全国17个自治区的教育部门对本地区义务教育内容拥有自主权,可以在大纲允许范围内自由决定科目的具体内容、教材和教学方式。

例如,瓦伦西亚大区的学生在高中毕业时,要熟练掌握至少8个体育项目,教师可以使用瓦伦西亚方言教学。卡斯蒂亚-莱昂大区的学校只要求4个项目,但学生必须通过一系列基础体测获得学分。

西班牙的中学教育由两年初中和四年高中构成,一节课50分钟,课间休息5分钟,在实行博洛尼亚体系的欧洲国家中,这样的教学强度属于中等偏上。无论初中还是高中,体育课的两个小时雷打不动。阿尔贝托说:“即使是高中最后一年,体育课的时间也不会被其他课挤占。”他对中国中学里体育课时间遭到占用的现象感到十分不解:“身体能力是学生们的基础,我们发现,运动以后的学习效率更高。”

来自瓦伦西亚大区的体育教师鲁本说:“教球类运动比较简单,把球给学生们,讲清楚规则,让他们自己去玩就好了。”他说得轻松,但实际的教学中细节很多,“初中阶段需要考虑到学生年龄较小,教学内容更侧重趣味性,高中阶段侧重团队合作和个人技巧。无论在哪个阶段,都强调参与为主,引导学生互相鼓励。人和人之间的身体能力有所不同,但每个人都应该学习享受同样的、来自运动的快乐”。鲁本这番话点出西班牙体育教育的目标不是为了争强好胜,而是锻炼身体,通过体育竞技培养人的品格,胜利与否并不是最重要的。

同样来自卡斯蒂亚-莱昂大区的纳乔回忆道:“我记得高中四年里,第一年是手球,第二年是曲棍球,第三年是篮球,第四年是羽毛球,考试内容是基本规则和单项测试,比如投篮,根据考试表现给出评级。”西班牙高中的体育课设置与中国本科体育课类似,学生可以根据意愿自由选课,由笔试、实际体测和学生态度表现决定最终得分。西班牙的教育机制将同样的课程设置提前,有利于更早发现潜在的体育特长生,以便进一步培养。

既然需要设计精细化的课程,体育教师的选拔标准也就不低。小学体育教师必须具有体育或运动科学相关的本科或以上学位,中学体育教师则要求相应的硕士学位或至少三年以上的教学经验。除了学位和教育背景的高要求,体育教师需要在多门运动中均达到专业水准并提供证明,以适应学生的不同需求。他们要懂得如何在课堂中创造出正面、积极的学习环境,能夠为学校和有需要的学生构建专业的体育社团,条件较好的中学甚至要求体育教师能够引入科技手段或者数据分析来有针对性地提高学生的体育水平。义务教育阶段,普通中学的体育教学水平已经能达到这个程度,很不容易。

在如此之高的要求之下,体育教师的待遇也十分可观。西班牙中学体育教师的平均工资在每月2300-2500欧元左右,大幅高于每月1500欧元的西班牙平均工资水平。

在科学设计的体育教育机制下,西班牙国民体育素质达到较高的水平,让绝大部分国民对各种运动有一定的理解,体育精神渗透到国家的方方面面。这也有利于专业运动队大范围选拔种子选手,尤其是团体运动项目,从西班牙教育机制中获益颇丰。

俱乐部通力保障职业之路无忧

想成为世界冠军,必须经历重重磨练,早早显露天赋的体育特长生们自然会收到职业俱乐部的邀约,走上这条艰苦并充满风险的道路。西班牙的体育俱乐部不仅对训练保障有力,对年轻运动员甚至家庭的场外生活都有所规划,不会让运动员穷极训练而荒废学业,也不会因为伤病就弃之敝履,尽力做到让运动员后顾无忧。俱乐部、学校与社会合作,共同完成育人的目标。

大卫·席尔瓦效力于英超曼城俱乐部,是当之无愧的世界顶级中场球员。他出生于西班牙加那利群岛的一个渔村,父亲当警察,是家里的顶梁柱,经济条件不宽裕。在他6岁时,瓦伦西亚的球探发现他的足球天赋,父母却对俱乐部的邀请函发愁,孩子还太小,父母不敢放他一个人远赴瓦伦西亚,而无论父亲还是母亲都无法陪伴前往。

得知席尔瓦的家庭情况后,俱乐部决定为他的父母在瓦伦西亚当地提供住处和工作,父亲成了瓦伦西亚主场梅斯塔利亚球场的安保人员,母亲成了球场的日常维护人员。一家搬到瓦伦西亚后,小席尔瓦除了住在青训营参与训练外,也要前往俱乐部安排的当地学校就读并参与考试,课程安排和强度与当地其他普通学校相同。

席尔瓦当年的英语教师罗莎回忆道:“他当初不爱学习,只对马拉多纳的书感兴趣,性格非常害羞内向,一开始甚至只会瓦伦西亚语,还要老师把书读给他听才能理解。他脑子里只有足球,我在教足球相关的词语时,他会稍微感兴趣一些,跟足球无关的时候,他就完全不感兴趣。”席尔瓦现在能在英超豪门踢球,与瓦伦西亚俱乐部当年的安排以及罗莎为他打下的英语基础不无关系。

能得到俱乐部如此厚待的小球员并不多,罗莎解释说:“我们学校的学生来自瓦伦西亚大区的各个地方,小球员们平时都住在俱乐部提供的青训营,俱乐部当时帮席尔瓦解决了所有的学费和生活费,能得到这种待遇的学生一年不超过两个吧。俱乐部保证青训球员修完符合政府要求的义务教育,即使他们无法成为职业运动员,仍然能够融入社会。”

西班牙的体育俱乐部不仅对训练保障有力,对年轻运动员甚至家庭的场外生活都有所规划。

由于各种原因无法成为职业运动员的学生,俱乐部会为他们提供各种发展途径。罗莎介绍说:“一般来说,俱乐部会把他们留下来当教练,协助指导各级梯队的发展,因为他们已经在这里很多年,熟悉所有的流程和俱乐部文化,没有比他们更好的人选了。当俱乐部不需要这么多教练时,会推荐他们去其他俱乐部任职,或者协助申请运动员专属的大学奖学金,继续深造。” 罗莎承认有人完全没有着落,“那是极少的情况,比如实在无法修完义务教育课程或者出现严重违纪行为被俱乐部开除”。

瓦伦西亚俱乐部对运动员的全面培养与协助计划,也发生在西班牙许多职业俱乐部里,体现了西班牙体育界对人才培养的态度以及对人才的保护与尊重。比起奖杯與成就,人们更关心运动员作为一个社会人的价值,成为顶级运动员毕竟概率极小,即使成功,大部分运动员的巅峰短暂,成为相对普通的社会人是早晚的事。以拉夫堡大学为首的许多大学已经将运动员生涯规划列入运动管理学的重点研究项目,西班牙无疑是这一方向的先行者。

基础教育重视体育,职业体育中也绝不忽视基础教育,在社会各方的通力合作下,职业运动员有了清晰的出入口和发展路线,可以全力投入自己热爱的体育项目中。今年是西班牙篮球的花开之年,明年或许能轮到曲棍球、排球或者手球。全民参与体育,配以科学的训练和选拔手段,收获自然水到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