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花香中的思念

2019-11-07 17:03:48 新体育 2019年11期

龙玉纯

又到了万点黄金、桂花飘香的仲秋。金黄的桂花缀在翠绿的枝叶间,浓郁的香味铺天盖地。我走近一丛桂花树,贪婪地呼吸着沁人心脾的花香,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想起几句词: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这几句盛赞桂花的词出自宋代女词人李清照之手,托物抒怀,确是词中佳品。第一次听到有人吟诵,是因为遇到了她。那时,我刚从军校毕业,还处在任职培训期,中秋节后的一天,我们同组的几个人一起散步,经过花园,迎面飘来桂花的香气,于是她随口轻声朗诵了此词,并在我的请求之下,详细解读了诗意,让大家明白了李清照心中别样的桂花情愫。

培训结束后,我和她都分配在机关工作,只是不同部门,从此便经常在一起吹牛聊天,慢慢地成为了很好的同事加朋友。没想到,我们都是中国女排的粉丝,她对女排的熟悉程度可以用专业来形容,哪个人的身高体重是多少,打球有什么特点,甚至哪个姑娘有什么花边新闻都如数家珍。和这么一个懂行的人一起看女排比赛,当然是无比开心惬意的事情,只要有女排比赛的转播,会议室的电视机前就一定能找到我和她。

她很能写,是笔杆子,在读军校时就发表了不少新闻和文学作品,这是处长在和我打乒乓球时说的。真的吗?我开始留心《解放军报》和本地报纸。没过多久,我在晚报上见到了她的名字,发表的是一篇关于女排队伍建设的评论,我认真地读了好几遍,感觉文章写得不错,她不但关注女排,还对加强队伍建设有些见地。这是一个有思想有能力的女军官,我今后得多向她学习,同年毕业同期工作,不能有太大的差距。

机关每年都要选派干部下基层任职,一年多以后就轮到我了,我被分配到距驻地非常偏远的一个连队。离开机关前,同事们请我吃饭,她也参加了,还送了我一本关于弘扬女排精神的书,可惜还未来得及读,便在行李托运过程中遗失了。到了连队,我想方设法给她打了一个电话,除了表示感谢,还告诉她书弄丢了。她大度地说:“没关系,下次送你一本更好的。基层连队条件不如机关,听说工作、训练都比较辛苦,书丢了没啥,心中的女排精神可别丢了,不然不是女排迷。”原来她送我书的由头,是怕我无法面对基层的艰苦。

我们连队离机关二百多公里,驻守在大山深处,不但交通不便,电话线路还经常故障,能打通简直是奢望。不通电话就只能写信,可连队一个星期才去邮局取一次邮件,如果大雪封山,时间就更不好说了,和她的联系便断断续续。记得那是下连的第二年春节,她托检查组的同志给我带来一个纸箱,纸箱里有一封信、几本书,还有一盘录像带,记录了近一年来女排的重要比赛。这盘录像带我在连队看了一整天,姑娘们在赛场上团结一心、顽强拼搏、为国争光的精神和表现让我热淚盈眶、心潮澎湃。

几年后,组织上把我调回机关。本以为可以天天见到她了,回去才知道,她已被安排出国,到驻某国大使馆工作了。她出国前没有告诉我,也许是因为当时通讯条件差,无法及时电话联系,或者还有别的原因。从此,我与她便没有了联系。也许,她和我一样,每次在电视机前看女排时,还会想起过去我们一起当粉丝的青涩时光。

白驹过隙,我离开部队都十几年了,上周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说想拜读我的作品,让我签好名送来。接到电话时我激动不已,战友情深啊,原来是她委托回国的朋友来联系我。我赶紧在我的新书上写上祝福与思念,将前不久刚买的《阳光总在风雨后——中国女排的故事》一书一并代交,并转达问候。

今年女排世界杯,她和我一样看电视直播了吗?中国队取得十一连胜的骄人成绩,成功卫冕,为70华诞献上了一份大礼。10月1日那天,她也和我一样看电视直播了吗?在全球华人瞩目的国庆游行活动中,中国女排乘坐着“祖国万岁”方阵彩车,英姿飒爽地经过天安门,掌声、欢呼声不绝于耳。但愿有一天,我能和她再一次坐在一起,观看一场女排的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