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学生遭“私刑”震动香港

2019-11-08 04:11:23 环球时报 2019-11-08

●本报记者 白云怡 赵觉珵 ●本报驻香港特约记者 凌德

香港极端暴徒在街头围殴不同意见民众的行径令人发指,当这一幕在校园出现时,尤其触目惊心。6日晚,一名内地学生在香港科技大学惨遭多名黑衣暴徒“私刑”。这是香港“反修例”风波爆发近5个月来的第一起校园“私刑”事件。纵暴派幕后煽动,激进学生不辨是非,大学包庇纵容,对于内地学生和老师来说,在香港高校静心读书、专心工作越来越成为奢望。然而,真正受损的是他们吗?香港网络媒体“巴士的报”创办人卢永雄撰文说,香港高校势将萎缩,研究力量大跌,国际排名下降,形成一个恶性循环。到最后,香港大

学和它的学生们都要付出代价。

“简直就是想要他的命”

多名身在现场的科大学生7日向《环球时报》记者还原了当时的情况:6日下午5时,郑姓同学和其他内地同学一起身穿白衣参加科大校长的公开论坛,期待校园恢复和谐平静。7时左右,郑同学因故提前离场,当他走到一排身着黑衣的学生附近时,一名女生突然用侮辱性词汇向他叫骂。他欲转身离开走到过道时,一名穿黑衣、戴口罩的男子突然倒地,并大喊是郑同学把他打倒的。

在现场的学生说,郑同学全程双手都插在口袋里,从未有推搡举动。这一点,从香港媒体报道的视频中也得到证实。这些学生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接下来,大批黑衣人立即将郑同学包围,在雨伞的遮挡下对他拳打脚踢,打到额头流血。其间,还有人抢走了他的钱包、身份证和港澳通行证。“当时黑压压的一群人围殴郑同学,我们内地生人少不敢冲过去,保安不敢,学校领导也不敢,警察不让进,没有人能帮我们。”一名学生这样描述当时的情景。

郑同学随后被送进科大的保安中心,“黑衣人”对他的围堵却并未停止。在被困近两个小时后,郑同学和前去保护他的几名内地师生刚走出大门,一大批“黑衣人”就蜂拥而至。郑同学和另外两名内地学生被堵在厕所中。“当时他们简直就是想要他(郑同学)命的架势。”一名在场的科大学生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在一些外国人和保安的帮助下,郑同学后来才得以从另一出口脱身,并被护送到深圳。目前郑同学已相对安全,但他的信息被“起底”公布在网上,有人甚至留言叫嚣要“取他的器官”。

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6日内地学生前去参与校长论坛的一个重要背景,是4日晚间发生了一名科大内地老师被暴徒“碰瓷”污蔑性骚扰事件。4日傍晚,一群身着黑衣的科大学生以“声援在将军澳坠楼的科大生”为由,在校园内集会。尽管这名学生坠楼原因仍未明朗,示威者却把科大校长史维包围并禁锢近6个小时,强迫他谴责“警暴”,其间一名内地老师也被裹挟在内。

涉事的科大内地老师须江7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4日晚间在新闻中得知校长被围困,决定前往现场表达教师对校长的支持。当时他站在校长对面,周围有很多记者、学生,也有蒙面人。“我没有拍照,没有拿任何东西,也不希望发生摩擦。但旁边突然有人开始吵嚷、挤我,一名戴面具的女生高叫‘非礼,然后有第二个、第三个女生这么喊,更多的人开始起哄。”须江说,他当时多次报警,但警察始终没能进来。后来,一名学生会干部开始大叫他的名字,并用普通话侮辱他,要他“滚回大陆”。

短短几天内发生的两起事件让香港高校有内地背景的师生陷入前所未有的愤怒和担忧。一名科大内地学联的前成员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校园内霸凌事件已经发生多次,这一起严重校园“私刑”是大升级。很多同学开始担心,这会不会是一个开端,接下来还会发生第二起、第三起“私刑”悲剧?

越来越多内地老师和学生想离开

“内地生陷政治漩涡,静心念书竟成奢侈品?”香港《星岛日报》近日发出疑问。毕业典礼本应是见证学业成绩的地方,却也被香港“黑衣人”当作闹事舞台。7日,在香港中文大学的毕业典礼上,一些毕业生在奏国歌环节背对主礼台,高喊口号,至国歌播放完毕后仍未停止,被主持人要求尊重他人和场合。同一天,在科大的毕业典礼上,“黑衣人”不但聚众喊口号,在墙上涂鸦,还在校内游行。一群“黑衣人”甚至一度冲上主礼台。

在典礼开始约半小时后,中大校方就宣布提前结束。中大发言人表示,由于有不同意见人士在表达意见时发生口角,校园被大量涂鸦,以及典礼进行期间受骚扰,大学决定中止典礼。在此前致辞中,中大校长段崇智对污损大学财产及破坏毕业典礼等仇恨行为“深表遗憾”。

今年硕士毕业准备继续在科大读博士的王金华,原本打算带父母参加毕业典礼。但看到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他打消了这个念头。王金华7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越来越多的内地学生已经有了请假甚至休学的想法,包括他父母也曾提出让他暂时回内地避一避。一名科大教授也告诉记者,现在学校好多内地老师都已想离开,如果情况再恶化下去,“内地老师全部走完是迟早的事情”。

香港《大公报》7日评论说,科大“黄尸”学生不讲法治的行为,暂且可在校园内横行霸道,他们一旦进入社会,雇主会花钱请这些人做雇员吗?无法无天的学生,只会成为暴徒,不可能成为社会栋梁。“巴士的报”创办人卢永雄撰文说,香港的暴力示威无疑是一场“排华运动”。这场运动过后,只会是一地鸡毛。受损的不是那些没有来香港读书的内地生。

推学生当炮灰的人,住手!

因包庇甚至纵容学生的暴力行径,一些香港学校的角色遭到质疑。科大工学院2019级硕士生孔令明7日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私刑”事件发生后,内地学生已对学校是否能保证正常教学、科研和生活秩序产生怀疑,更对校方是否能保持中立产生极大担忧。他说,校长去查看一名在安保维持秩序时“倒地”的香港本地示威学生,但对惨遭“私刑”的郑同学却始终未曾探望或关心。另一名学生提到,校长对香港本地同学说,他不会让警察进校园的。

“此次内地生被私刑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也绝不是最后一个类似事件,它甚至是一个信号,预示着暴力时期的到来,学校需要加强安保措施。”在科大某研究团队工作的曹先生向科大校长史维发送邮件这样写道。他呼吁,学校应该对实施暴力的学生施以明确的惩罚措施。

香港《东方日报》评论员陈竞立认为,归根结底,症结在于教育失败。他撰文称,推行国民教育是国际惯例,即使强调个人自由的美国也不例外。唯独香港的国民教育被视为洪水猛兽,更被反对派扭曲为洗脑教育。不少港媒都注意到,中联办网站6日刊文说,要在香港社会深入开展宪法和基本法教育、国情教育、中国历史和中华文化教育,以“国家意识、爱国精神”构筑香港“一国两制”成功实践行稳致远的共同感情基础。

香港《大公报》则直指背后黑手说,纵暴派、煽暴派推学生当暴力抗争的炮灰,不惜牺牲学生生命前程达到其政治目的,他们要对伤害市民尤其是青年的恶行承担一切责任。▲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