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道试产中转剖宫产的临床效果评价

2019-11-08 16:11:56 中外医疗 2019年22期

王进

[摘要] 目的 研究并分析陰道试产中转剖宫产的临床效果。方法 方便选取该院待产的患者80例,选取时间为2015年7月—2018年8月,其中40例患者为阴道试产中转剖宫产(观察组),40例患者为无指征择期剖宫产(对照组)。观察组患者接受阴道试产并在失败后中转为剖宫产,对照组患者接受剖宫产,记录并对比两组患者的术后发热情况和术后切口愈合情况。 结果 观察组患者的术后发热情况发生率为25.0%,明显高于对照组的7.5%(χ2=4.50,P<0.05)。观察组患者的术后切口Ⅱ期愈合例数为5例,和对照组患者的2例相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χ2=0.38,P>0.05)。结论 产妇在进行阴道试产失败后中转剖宫产进行分娩,不仅增加了术后并发症的发生率,延长患者的住院时间,还有可能对产妇的预后造成不良影响。

[关键词] 阴道试产;剖宫产;临床效果

[中图分类号] R47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4-0742(2019)08(a)-0026-03

[Abstract] Objective To study and analyze the clinical effect of vaginal trial-birth transfer to cesarean section. Methods A total of 80 patients admitted to our hospital from July 2015 to August 2018 waiting for delivery were conveniently selected. Among them, Among them, 40 patients were converted to cesarean section in the vaginal trial (observation group), and 40 patients received cesarean section without indication (control group). Patients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received vaginal trial-birth first, and were converted to cesarean section after failure, while patients in the control group received cesarean section. Postoperative fever and wound healing of the two groups were recorded and compared. Results The incidence of postoperative fever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was 25.0%, which was significantly higher than that in the control group (7.5%)(χ2=4.50, P<0.05). There were 5 cases of stage II incision healing after surgery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and 2 cases in the control group. There were no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two groups(χ2=0.38, P>0.05). Conclusion Delivery by cesarean section after vaginal trial failure not only increases the incidence of postoperative complications, prolongs the length of hospital stay, but also may have an adverse impact on the prognosis of parturient women.

[Key words] Vaginal triage; Cesarean section; Clinical effect

阴道试产,即为顺产、自然生产,属于一种本能的分娩方式;而剖宫产则是指通过手术等认为方式进行分娩的分娩方式[1]。在临床中,剖宫产的应用愈加广泛,有不少的产妇因为害怕顺产而选择接受剖宫产进行分娩。虽然剖宫产会给产妇带来一定的创伤,但是该方式可有效解决难产或者产妇的体质无法适应顺产的问题,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产妇的死亡率和新生儿的死亡率。但即便如此,剖宫产依旧存在着不少的问题,比如在产妇生产中的麻醉风险或者在剖宫产后的并发症风险等[2]。而该文的目的,旨在研究并分析产妇在阴道试产中转剖宫产后的临床效果。因此在2015年7月—2018年8月选择80例患者为研究对象,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在该院方便选取即将分娩的患者80例作为研究对象,其中40例患者为阴道试产中转剖宫产(观察组),40例患者为无指征择期剖宫产(对照组)。两组患者的纳入标准为:①年龄均在22~35岁之间;②均为单胎头位孕足月,且无头盆不称或者产道异常等情况;③患者和家属均知晓该次研究,已自愿签署了同意书。排除标准为:①患有妊娠并发症的患者;②曾进行过子宫手术的患者。其中观察组患者除上述纳入标准外,还包括以下几点纳入标准:①患者出现明显的规则性宫缩;②患者进入宫缩阶段超过6 h,且人工破膜后的观察时间超过2 h。

观察组中,年齡为22~32岁,平均为(28.56±3.25)岁;孕周为37~41周,平均为(38.56±1.03)周;其中初产妇26例,经产妇14例。对照组中,年龄为24~35岁,平均为(28.16±3.09)岁;孕周为38~41周,平均为(39.16±1.23)周;其中初产妇24例,经产妇16例。对比两组患者的上述基本资料,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1.2  方法

对照组患者接受剖宫产分娩,观察组患者接受阴道试产后失败中转为剖宫产进行分娩。记录两组患者的术后发热情况和术后切口愈合情况[3]。

1.3  观测指标

观察并比较两组患者的术后发热情况和术后切口愈合情况。

其中发热的诊断标准为:患者生产后定期检测体温,每隔4 h进行一次;若患者的体温检测结果有两次达到38℃以上则为发热;若患者出现产后泌乳热或者产后24 h内吸收热则应排除。

切口感染的诊断标准:①患者的切口处有明显红肿热痛现象或者脓性分泌物;②患者的深部切口经引流可见脓液或者经穿刺可见脓液;③自然裂开的切口或者由医生打开的切口中有明显脓性分泌物,或者患者体温达到38℃以上且伴有局部疼痛感,经血常规检查发现白细胞等中性粒细胞水平有明显提高;④经再次手术发现切口脓肿或者其他感染的证据;若患者出现以上4个条件之一则可诊断为切口感染。

1.4  统计方法

该次研究所采用SPSS 22.0统计学软件进行分析,其中计量资料采用(x±s)的形式来表示,进行t来检验。计数资料采用百分比形式来表示,进行χ2来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患者对比术后发热情况

经过手术后,观察组患者中,子宫内膜炎3例,切口感染4例,切口脂肪液化2例,深静脉血栓性静脉炎1例,总发生率为25.0%,明显要高于对照组患者的7.5%(P<0.05)。见表1。

2.2  比较两组患者的术后切口愈合情况

观察组患者中,切口感染4例,切口脂肪液化2例;Ⅱ期愈合5例,其中1例患者经过Ⅱ期缝合,愈合时间为(39.28±4.56)d。对照组患者中,切口感染1例,切口脂肪液化1例,其中切口感染的患者未经过Ⅱ期缝合,而切口脂肪液化患者的面积较大,经反复药物治疗后Ⅱ期愈合,Ⅱ期愈合例数2例。两组患者的切口的Ⅱ期愈合情况经过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χ2=0.38,P=0.53)。

3  讨论

在临床中,分娩是指孕妇在妊娠期满后,从临产开始到胎儿以及胎盘等附属物从母体分娩出来的过程。一般而言,分娩主要包括有自然分娩和异常分娩。其中自然分娩一般指阴道分娩,是指胎儿通过一系列转动以最短路径从阴道中分娩而出;通常而言,孕妇若无特殊情况均采用阴道分娩,因为采用这种方式进行分娩,不仅有助于产妇的产后恢复,还能帮助新生儿更好地适应外界环境。而异常分娩则是指,产妇因为各种因素的影响导致胎儿无法正常通过产道或者无法在短时间内通过产道,比如说当产妇出现产道损伤、子宫瘢痕时或者胎儿体积过大、骨盆过大等,均有可能导致产妇出现异常分娩,不仅会引发各种并发症,还有可能危害到产妇以及胎儿的生命,因而产妇需要通过剖宫产进行分娩。在临床中,若存在骨盆和胎儿不匹配、产道异常、胎儿体积过大、高龄初产、瘢痕子宫等现象,均可以选择剖宫产。但是采用剖宫产出生的新生儿,抵抗能力明显低于阴道分娩的新生儿。

目前,剖宫产的概率明显高于顺产,但剖宫产术后的并发症也备受关注[4]。而阴道自然分娩的方式也逐渐展现出它的优势,比如说损伤少、风险低,对产妇和新生儿的健康有着一定的价值和优势。但是阴道试产既然为试产,自然也存在着一定的风险性和失败率[5]。故而在阴道试产失败后中转为剖宫产,往往被患者和家属称作“遭二次罪,吃二遍苦”,而且若是在阴道试产中转剖宫产术后出现愈后效果不佳以及并发症的发生,无疑给患者带来严重的影响,加重了产妇的精神负担以及痛苦,不仅延长了产妇的住院时间,甚至有可能会引发医患纠纷[6]。

在临床中,阴道试产失败的患者,一般存在能量消耗巨大的情况,尤其是部分精神异常紧张或者大声哭喊的产妇。而有研究资料表明,患者胃肠腔内的气体中,有60%~90%为患者吞咽的空气,剩余气体则是由肠内容物发酵而产生的[7]。而且在阴道试产的过程中,患者往往会进行进食行为,但是阴道试产中转剖宫产多为紧急情况,不仅未能严格完成禁食禁饮的限制,也无法及时做好胃肠道准备工作;除此之外,患者容易出现术后腹胀腹痛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在手术中,羊水和血液进入到腹腔,加上手术操作对肠管的牵拉影响、麻醉药物对胃肠功能的抑制影响等[8]。

同时,在为产妇进行分娩之前,应给予产妇相应的心理支持。在产前应加强选产教育,比如说开办孕妇学校之类的,让产妇充分了解到阴道分娩的好处和优势,以及剖宫产分娩方式的不足之处,积极营造良好且积极的孕产氛围;针对选择阴道分娩的产妇,医护人员应加强心理干预,指导产妇进行合理的腹压使用,同时开展丈夫陪产以及采用分娩镇痛技术,最大限度的降低产妇因社会因素而选择剖宫产的概率[9]。在产妇进行阴道试产时,医护人员要密切关注产妇的生理状况,针对产妇出现的水、电解质紊乱或者酸碱平衡紊乱现象应及时进行有效处理;除此之外,医护人员需要提高产科管理的质量,提高产科人员的素质水平,做到认真负责地观察患者产程,从而及时发现异常并及时合理地进行处置。但是在这期间,医护人员应避免因为胎窘诊断的不同而出现的“一刀切”现象,严格控制剖宫产的手术指征,从而提高产妇的阴道试产的成功率。若是产妇的阴道试产失败,最后不得不进行中转剖宫产,术中操作者也需要严格无菌操作,注意保护好患者的内脏,做好止血工作,从而减轻手术带来的创伤,降低术后并发症[10]。

在该文的研究之中,由于在选择研究对象时便排除了高危妊娠产妇,因此减少了高危因素对研究结果的影响。在研究中,40例阴道试产中转剖宫产的患者,有3例患者出现子宫内膜炎,4例患者出现切口感染,2例患者出现切口脂肪液化、1例患者出现深静脉血栓性静脉炎,总发生率为25.0%。而择期进行剖宫产的患者中,有1例患者出现子宫内膜炎,1例患者出现切口感染,1例患者出现切口脂肪液化,总发生率为7.5%。两者经过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这表明,阴道试产中转剖宫产有可能提高产妇的术后发热现象,不利于产妇的术后恢复。而在术后切口愈合情况,阴道试产中转剖宮产的患者和择期进行剖宫产的患者相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这表明,阴道试产中转剖宫产的术后切口愈合情况相较于剖宫产术后,并没有出现加重现象。在学者朱梅红[11]的文章《阴道试产中转剖宫产术56例愈后临床分析》中,将56例阴道试产中转剖宫产的患者(阴道试产组)和85例择期剖宫产患者(择期手术组)进行比较,其中阴道试产组患者中8例患者出现发热现象,而择期手术组患者中仅有5例患者出现发热(P<0.05);并得出“……即使中转剖宫产不能避免,术中术者仍需严格无菌操作,注重手术技巧,注意止血及保护内脏,以最大程度减少手术带来的创伤及并发症……”这一结论和该文所得结论有着相似之处。

综上所述,产妇在进行阴道试产失败后中转剖宫产进行分娩,不仅增加了术后并发症的发生率,延长患者的住院时间,还有可能对产妇的预后造成不良影响。故而在临床实际中,应积极提高阴道试产的成功率,从而避免阴道试产中转剖宫产。

[参考文献]

[1]  吴卫卫,吴寒冰,朱小玉,等.阴道试产中转剖宫产术后产褥期感染的影响因素和病原微生物耐药性分析[J].中国妇幼保健,2017,32(5):898-900.

[2]  王芬,朱桃花,柯善高,等.腰硬联合镇痛与初产妇阴道试产失败后急诊剖宫产相关性的临床研究[J].中国妇产科临床杂志,2016,17(4):342-346.

[3]  田玉闪,杨会义,刘雯爽,等.护理干预对硬膜外分娩镇痛中转剖宫产妊娠期高血压产妇的影响[J].河北医药,2016,38(19):3033-3036.

[4]  王晓玲.足月阴道试产失败转急诊剖宫产的回顾性分析[J].检验医学与临床,2017,14(21):3203-3205.

[5]  张珊珊,梁旭霞.新产程标准下对阴道试产中转剖宫产的影响[J].中国妇幼健康研究,2017,28(12):1678-1681.

[6]  冯本周,田莉.阴道试产中转剖宫产的临床分析[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6,16(51):32.

[7]  黄英静.瘢痕子宫产妇行阴道试产与剖宫产分娩的临床效果对比[J].泰山医学院学报,2016,37(12):1401-1402.

[8]  李励,刘胜楠,和儒林,等.新产程标准指导下剖宫产率及阴道试产成功率分析[J].第二军医大学学报,2018,39(6):610-614.

[9]  郭靖,赵瑞丽,常姣娥.腰硬联合镇痛分娩中转剖宫产126例临床分析[J].中国妇幼健康研究,2017,28(8):973-975.

[10]  田玉闪,杨会义,刘雯爽,等.护理干预对硬膜外分娩镇痛中转剖宫产妊娠期高血压产妇的影响[J].河北医药,2016, 38(19):3033-3036.

[11]  朱梅红.阴道试产中转剖宫产术56例愈后临床分析[J].中国社区医师,2015,31(23):83-84.

(收稿日期:2019-05-09)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