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唱会现场怪事连连,有一双慧眼在捉奸

2019-11-25 02:27:44 知音海外版(上半月) 2019年11期

罗倩仪

2019年6月29日,在广州一家教育机构当老师的洪韵诗带母亲去听周慧敏的演唱会时,发现了学生康康的爸爸周文兵和学生悦悦的妈妈冯艳坐在一起听演唱会。可是平常两人来接孩子时,是互不搭理的,仿佛不认识彼此一样。正当洪韵诗心存疑虑时,更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演唱会怪事

1994年出生的洪韵诗是浙江湖州人,大学毕业后,来到广州一家教育机构当五年级的语文老师。她的班上有一个叫康康的男孩和一个叫悦悦的女孩,康康的爸爸叫周文兵、妈妈叫段秀群,悦悦的爸爸是唐磊、妈妈是冯艳。平常,康康和悦悦这两个孩子并不会引起洪韵诗的特别关注。她本以为,这两个家庭之间也是没有来往和联系的。

直到2019年6月29日,洪韵诗看到了颇为奇怪的一幕后,不由自主地关注起这两个家庭来。

早在两个月前,洪韵诗就知道周慧敏来广州开演唱会。由于父母都十分喜爱这位女明星,洪韵诗决定给他们一个惊喜,悄悄帮他们订票。最后,由于父亲洪海成生意忙,未能来。

2019年6月29日,洪韵诗和母亲两个人来听周慧敏的演唱会。突然,洪韵诗看到更前排的位置上坐着两个熟悉的身影,定睛细看,是康康的爸爸周文兵和悦悦的妈妈冯艳。偶尔,两人还会耳语一番。洪韵诗很是讶异,在她印象中,这两家人平时连眼神交流都没有,应该是互不认识才对。可是现在,从周文兵和冯艳的举止来看,两人显然是熟络的。

更有趣的是,周围的位置都坐满了,只有周文兵隔壁的位置一直空着。期间,他和冯艳还不时四处张望,似乎在等人。洪韵诗不禁纳闷,难道他们两家认识?那他们是在等段秀群还是唐磊呢?而且,为什么不是两对夫妻一起来呢?真是怪事!

可直到演唱会结束,那个位置都是空的。周文兵和冯艳要等的人似乎没来。不过,洪韵诗转念又想,也许他们并没有在等任何人,刚好那个位置没有人买票而已,他们一开始四顾张望,也有可能只是看看周围有没有认识的人……

洪韵诗就这样胡思乱想了一番,最后也没得出一个结论,只觉得周文兵和冯艳的关系不简单。

2019年7月,康康和悦悦的爸妈都来续费了,俩孩子继续跟着洪韵诗上暑期的语文课程。

出于好奇,有一次课间时,洪韵诗问康康:“你认识悦悦的爸爸妈妈吗?”康康摇摇头。她又问悦悦同样的问题,悦悦也是摇头。显而易见,两家人并无往来。

洪韵诗也问不出更多的答案来了,慢慢地,也将这“神秘事件”忘了。

没过几天,洪韵诗的爸爸洪海成来校区探望她了。洪韵诗简直乐开了花,拉着洪海成一个劲儿地说:“爸,你应该早点来的。你知道吗?我本来打算6月29日,请你和妈一起去看周慧敏的演唱会的!结果,你又说走不开。”“真的?”洪海成开心地看着洪韵诗。洪韵诗怕他不信,还掏出演唱会的门票给他看,叫洪海成先在她的办公座位上坐一会儿,等她上完课再带他去吃饭。

等洪韵诗兴高采烈地回来时,在她的办公座位旁边,多了一个人。那个人是段秀群。

三張演唱会门票

段秀群说,想了解一下康康的学习情况,问洪韵诗能否借一步说话。“爸,你先等一会儿啊。”洪韵诗说罢,带段秀群转身进了一个小课室里。

段秀群先是仔细地询问了康康的上课表现和进步情况,洪韵诗也详尽地一一作答。可是不知为何,洪韵诗隐隐觉得段秀群似乎还有别的事情想问她。果不其然,段秀群笑着说:“对了,洪老师呀,我刚才在你的办公桌面上看到一张演唱会门票呢。6月29日,你是不是去看周慧敏的演唱会啦?”

“康康妈妈,您也去了吗?”洪韵诗一惊,可是那天她明明只看到周文兵和冯艳啊。段秀群连连摆手:“本来是打算去的,但恰巧那天有事,去不了。我老公和他朋友去了,还发视频给我看呢,他们就坐在你前几排的位置。你看到了没?”

原来那个位置是段秀群的!洪韵诗松了口气,笑起来:“我看到康康爸爸和悦悦妈妈了,原来你们两家还真是认识的呢!难怪康康爸爸旁边的位置空着,原来您没空来。”

段秀群微笑起来,却笑得很僵硬,并且很快就离开了校区。这让洪韵诗觉得有些不明所以。

后来,事情的发展完全超出了洪韵诗的想象。

2019年7月23日,洪韵诗在课堂上让同学们分组进行小组合作环节时,把康康和悦悦分到了同一个小组。康康反常地提出抗议:“我不要和她在一组!”“为什么呢?”洪韵诗不解,“你们的爸爸妈妈是好朋友,你们怎么就不能成为好朋友呢?”

“才不是好朋友!”康康突然嚷起来,“我妈说了,她妈妈勾引我爸。”

冯艳勾引周文兵?想起看演唱会时的情景,洪韵诗整颗心都震颤了一下。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悦悦不甘示弱地对康康说:“明明是你爸缠着我妈不放,真不要脸!”

“你胡说。”康康向悦悦冲过来。眼看两人就要打起来了,洪韵诗连忙将他们分开,但她的脑海是一片空白的……

等她终于将两个无辜的孩子安抚好后,才断断续续地从他们的口中得知了一些信息,拼凑出部分真相来。

原来,早在2019年6月30日,段秀群洗衣服时,从周文兵的裤袋里掏出了两张演唱会门票,就觉得有问题了。洪韵诗依稀记起来了,记得有一个细节,进场后的冯艳想喝水,就把门票给周文兵拿着,以便喝水,而周文兵顺手就将两张门票一起塞进裤袋里了。

发现演唱会门票后,段秀群不动声色地翻遍周文兵的手机记录,都没能发现蛛丝马迹,但这样反而令她觉得事情更可疑了。

恰巧那天,段秀群来校区教师办公室找洪韵诗,看到了桌面上的那张演唱会门票。正是这第三张演唱会门票,让她内心燃起了一丝希望,想从洪韵诗这里打探一下情况。万万没想到的是,情敌竟然近在咫尺,而且情敌的女儿还和自己的儿子在同一个辅导班。掌握了线索,段秀群自然很快就撞破了周文兵和冯艳的“好事”了。

“那现在爸爸和妈妈怎么样了?”洪韵诗小声问康康。康康说:“妈妈和爸爸大吵大闹的,不过后来好像又和好了,但妈妈整天都唉声叹气。我还常常听到她骂悦悦妈妈……”洪韵诗点点头,爱怜地将康康拥入怀中。

而悦悦也是怪可怜的,她的爸妈也吵架,但更多的时候是,唐磊一个人坐在阳台上默默抽烟,一根接一根抽个不停,偶尔怒愤地拍打一下栏杆。据悦悦说,冯艳平常就比唐磊要强势,挣得也比他多,所以唐磊在家一般是没什么话语权的。

洪韵诗觉得,这两个孩子都挺可怜的。她只希望这件事能尽快过去,每个家庭都能渐渐好起来。可就在她以为事情已经平息下来了,却偏偏发生了更为严重的、对她影响巨大的事情来。

真相惊人

2019年8月11日,洪韵诗一边和洪海成在糖水店吃甜品,一边与已经回湖州上班的母亲视频聊天。等到父女俩开心地吃完甜品走出门口时,洪海成却被两名警察抓住了。

洪韵诗吓坏了,说话都结结巴巴的:“一定……一定是弄错了……为什么……为什么抓我爸爸啊?”

“涉嫌走私。”警察回答。洪韵诗听罢,如五雷轰顶。在她的记忆中,洪海成一直是一个品行端正的正经生意人。洪海成是被人举报的,而举报他的人正是洪韵诗的学生家长周文兵和冯艳。

事情得从五年前说起,其实早在2014年,周文兵和冯艳就已经在做走私生意了,两人都胆大妄为、臭味相投,久而久之,也就自然而然地发展成地下情人的关系了。为了防止婚外情暴露,更为了防止走私的事情败露,平常两人在很多场合都假装互不认识,所有的通信记录也都及时删除。

而洪海成呢,在过去很长的岁月里,他的确都是一位本分的生意人,也一直没有大富大贵,心里有遗憾。他是在2018年初时,一时没有忍住诱惑,误入歧途的。在初尝甜头后,更是不能自拔了。

2019年4月,洪海成和周文兵、冯艳他们有了合作的项目。这也就是为什么洪海成不能答应洪韵诗来广州游玩的原因了。那时候,周文兵还派了一个人去浙江跟洪海成谈,结果虽然谈拢了,但双方都不是特别愉快。等到2019年6月份,双方有更大的项目合作时,周文兵和冯艳就希望能与洪海成当面谈。得知洪海成喜欢周慧敏,冯艳还托关系买到了演唱会前排票,就是希望能让洪海成高兴,好让双方合作愉快。

洪海成一来想谈生意,顺便看演唱会,二来也想看看妻女,于是在2019年6月29日来到了广州。可当他走进演唱会现场时,忽然看到了妻女的身影,刹那间明白过来洪韵诗原本想要给双亲的“惊喜”是什么了。“惊喜”在这一刻变成了“惊吓”,他生怕出状况,便匆匆逃离现场,发微信告诉周文兵和冯艳,他不来看演唱会了,明天再谈事情。

后来,洪海成和周文兵、冯艳之间的走私生意是谈成了。但周文兵因一时疏忽,演唱会门票没有及时销毁,导致他和冯艳各自的家庭都出现了“战争”,他们各自的伴侣不但知道了婚外情的事,还知道了他们走私犯罪的事。

段秀群是个家庭主妇,虽然歇斯底里了一阵子,但在周文兵承诺不再与冯艳有私情后,还是选擇了原谅。她不想离婚,也不能告发周文兵,否则一切的美好生活就都完了。唐磊和冯艳那边的情况也差不多。唐磊虽然有工作有收入,但跟冯艳还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家里的房子、车子主要还是靠冯艳撑起来的。

总之,两个家庭经过一番争吵与利弊权衡后,都决定保全家庭。

然而,周文兵和冯艳虽然发誓不再有私情,可他们依然是出双入对的合作伙伴。这让段秀群心里抑郁苦闷,而唐磊一个七尺男儿更受不了这种屈辱。有一次,他和悦悦两个吃饭时,悦悦无意中说的一句话,深深刺痛了唐磊的心:“爸,妈妈这样对你,你不难受吗?”

那一刻,唐磊不但觉得自己瞧不起自己,更觉得女儿都瞧不起自己了。如果将来女儿长大后,知道了自己包庇冯艳做走私犯罪的事,她不是更看低自己了吗?而且,这种畸形的生活赚钱方式,一定会影响女儿的价值观。

唐磊越想越恐惧,越想越坚定,终于到公安局揭发了周文兵和冯艳的罪行。而周文兵和冯艳为了减轻罪行,把能供出来的人都供出来了,洪海成便是其中一个。

洪韵诗从来没想过,在她带母亲看完一场演唱会后,会眼睁睁地看着三个她认识的人走进监狱,其中居然还包括她最亲爱的父亲。说到底,演唱会只是个引子。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一旦做了违法之事,终将会受到法律的严惩。

编辑郑佳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