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嫁的女儿惨遭毒手,深情老父绝境缉凶

2019-11-25 02:27:44 知音海外版(上半月) 2019年11期

不老的树

2018年10月23日,南京发生一起惨案。24岁的女孩刘珍珍在家遭人破门而入,被凶手殘忍杀害。惨案发生时,刘珍珍新婚仅4个月。随着凶手的落网,单纯的入室抢劫杀人案背后隐藏着的秘密逐渐浮出水面。

远嫁女新婚四个月被害

2018年10月23日,家住广西桂林的刘建设接到女婿董辉的电话:“爸,你快过来,珍珍没了。”

挂上电话,忍住悲痛的刘建设迅速赶往南京。一路上,他脑子里萦绕的都是女儿刘珍珍的音容笑貌,此时距离女儿结婚仅四个月,究竟发生了什么?好好的人为什么突然没了?女婿在电话里并没有说明具体原因。

想到这,刘建设心里一阵后悔与自责,当初就不应该让女儿远嫁。

到达南京后,刘建设怎么也没想到见到女儿刘珍珍的最后一面,竟然是一具被白布遮盖住烧焦的尸体。

生于1994年的刘珍珍是刘建设的独女,妻子在女儿十岁那年因病去世,虽然有人劝刘建设再婚,但他怕女儿受委屈,坚持不婚。他将所有的精力放在工作上,在桂林当地开了一家旅游纪念品工厂,生意兴隆,家产早就过了千万。

女儿刘珍珍在桂林一个景区做讲解员,工资不高,就是为了打发时间。

2018年5月,女儿刘珍珍突然带着一个男人回家说要结婚,这个男人就是董辉。生于1992年的董辉是南京人,他随父母在南京经营一家灯饰专卖店。

董辉是来桂林旅游散心的,他与刘珍珍在景区相识,两人一见如故,临别时加了微信好友。此后两人经常在微信上聊天,董辉说话风趣幽默,很会讨女孩子喜欢,还时不时坐飞机来桂林,给刘珍珍一个意外惊喜。

交往半年后,董辉以忍受不了思念刘珍珍的痛苦为由提出结婚,刘珍珍答应了。

对于女儿的婚事刘建设第一反应是拒绝的,首先女儿还小才24岁,加上董辉外地人的身份,结婚就意味着女儿要远嫁去外地生活。

可被爱情冲昏了头的刘珍珍全然不顾父亲的反对。

刘建设虽然心里充满了不舍,但女大不中留,他最终还是答应了这门婚事。

2018年6月8日刘珍珍与董辉在南京举办了盛大的婚礼,刘建设给了100万现金和一部分股份作为女儿刘珍珍的嫁妆。

婚后小两口和董辉的父母住在一起,刘珍珍暂时未工作。

最后一次聊天时,刘珍珍告诉刘建设她刚面试了一家英语培训机构,机构要求她考一个证,她这段时间要在家复习准备考证。

刘建设怎么也没想到,好端端的女儿在家复习考试也能天降横祸。刘建设来到案发现场,卧室内的床被烧得漆黑,整个房间内均是被火烧的痕迹。听说凶手在杀人后,为了掩饰自己遗留在现场的痕迹,故意放火。

女婿董辉双眼通红地跪在刘建设面前痛哭:“爸,对不起,对不起,怪我,都怪我没有保护好珍珍才让她惨死。你放心,我一定会让凶手受到应有的惩罚。”

据董辉说这是一起简单的入室抢劫杀人案,案件发生的第二天警察就抓到了凶手。听说凶手已经抓到,刘建设的心里也得到了一丝安慰,他实在没有勇气和精力去听警察说女儿被害的过程。

再加上他在南京人生地不熟,女儿的死又对他打击太大,董辉主动提出与当地警方进行案发情况的沟通工作,于是刘建设回到了桂林,将此事交由男方全权处理。

被入室抢劫却分文未丢

2019年7月31日上午,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抢劫罪、放火罪对案件进行了公开审理。

刘建设忍住巨大的悲痛来旁听,在庭审的过程中,刘建设才知道凶手真实身份竟然是在董辉家灯饰店里工作的营业员何晓晴的老公沈家栋。

在案发第二天,董辉家人在审讯时就已经知道了凶手的身份,但董家人却迟迟未告诉刘建设这一重要消息,让他误以为这就是一起单纯的入室抢劫案。

据沈家栋交待,他因为赌博欠了18万元的债,所以想抢15万现金还债。可警察在查看现场时却发现,家中分文未少,刘珍珍的钻戒、手表等贵重物品均放置在家。

凶手是如何知道家里有15万现金的?董家人都知道凶手身份为何隐瞒9个月之久?背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这些问题一直萦绕在刘建设的心头。

休庭时,刘建设去找董辉理论:“你们家人早就知道凶手的身份为什么不告诉我?”

董辉不以为然地说:“就算告诉你,珍珍也不可能复活,而且他都说了,他是为了偷钱还债。”

真相真的如董辉说的那样吗?刘建设不相信。随着案件的进一步审理,越来越多关于案件的细节被披露出来。

据沈家栋交待,他当天带着更换的衣服、榔头、汽油到了董辉家。当时刘珍珍一个人在家,进门之后他先用榔头将刘珍珍打晕,然后在刘珍珍濒死阶段,为了毁尸灭迹还浇上汽油放火焚烧,而他杀人的动机是害怕被认出。

刘建设在听完案件过程后,当场晕倒。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的宝贝女儿竟然是被人用如此残忍的方式杀害,而原因竟然只是为了偷钱。

沈家栋为了减轻罪行再三辩解自己是临时起意才杀人,可当律师问他盗窃为什么要随身携带换洗衣服和榔头汽油时,他却支支吾吾说不清楚。

与此同时,刘建设发现董家人的反应也让人怀疑。首先,董辉看上去并没有很悲伤,因为女儿的死,刘建设无心工作,早就将工厂贱卖。而董家人却在案发一个星期后正常营业。

几次庭审后,刘建设都看见董辉和一名女子很亲密地站在一起,不仅如此,两人还有说有笑,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沈家栋的老婆何晓晴。

她老公杀了他老婆,他们竟然能相安无事有说有笑?刘建设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大,事情并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这也绝对不是一起单纯的入室抢劫杀人案,刘建设决心揭开被他们隐藏的秘密。

刘建设悄悄跟踪董辉,发现在南京,除了父母家他还有另外一个住处,而何晓晴居然也住在这里。刘建设偷偷拍下照片,然后将照片寄给沈家栋的律师,他想沈家栋如果看见这些照片,会帮他揭开他心里的疑问。

再次开庭的时候,沈家栋推翻了之前所有的口供,他改口说:“刘珍珍是何晓晴失手打晕的,她以为把人打死了,然后打电话让我过去帮她毁尸灭迹。在浇汽油的时候,刘珍珍突然醒了,所以,何晓晴点了火。事情败露后,何晓晴说她怀了我的孩子,所以我才揽下所有的罪名。直到最近,我才知道她出轨了,孩子也不是我的。”

沈家栋的话让现场一片哗然,何晓晴当场瘫软在地。

渣男爱新欢又不舍旧爱

何晓晴是董辉家的营业员,俩人因工作关系产生了感情,甚至在外同居。知道儿子爱上有夫之婦,董辉父母说什么也不同意。他们先是辞退了何晓晴,又以疗愈情伤为由送儿子去桂林旅游。

董辉在桂林遇见了年轻漂亮的刘珍珍,他对刘珍珍几乎是一见钟情,而刘珍珍也表现出对他的喜欢。回到南京后,俩人经常在微信上视频聊天,感情日渐深厚。

在聊天的过程中,董辉知道刘珍珍家境富裕,而且是家里的独生女,如果娶了刘珍珍下半辈子可谓是衣食无忧了。为了讨刘珍珍喜欢,董辉经常出其不意给刘珍珍惊喜,而刘珍珍也经常被他的举动感动到落泪。

交往半年后,董辉就向刘珍珍求婚了,尽管未来岳父极力反对,但刘珍珍为了爱却不顾一切,最终俩人得以结婚。

婚后,刘珍珍搬来南京和董辉一家同住,刘珍珍从小家境优渥,几乎不会做家务。而董辉妈妈则认为,女人结了婚就应该在家里买菜洗衣做饭。婆媳之间为了小事经常吵架,董辉被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刘珍珍也不像婚前那样体贴可人,她开始暴露出真实的另一面,性格嚣张跋扈,喜欢发小女孩脾气,董辉又是个大男子主义者,俩人经常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刘珍珍更是把“我为了你牺牲了多少,你知道吗?”这句话挂在嘴上,像是紧箍咒一样没事拿出来念叨。

董辉在家里受了气又没地方撒,心灰意冷时在街上偶遇了何晓晴,俩人旧情复燃。

董辉婚后的第四个月,何晓晴发现自己怀孕了,她高高兴兴告诉董辉,董辉却面露难色,打起了马虎眼:“我才结婚四个月就离婚不太好吧,况且她父亲给的一百万嫁妆我还没弄到手,你先委屈一下,把孩子打掉,咱们的事再从长计议。”

何晓晴把这个孩子当成逼董辉的筹码,哪肯轻易打掉,她盘算着就算和董辉没结果,也能和自己的老公继续过。于是,她假装体贴地说:“也是,咱们俩现在都没离婚,手里也没什么钱。孩子我会处理,你放心吧。”

董辉哪肯为了一个已婚女人放弃他的大好“钱程”,他盘算着等何晓晴拿掉孩子,就找机会说分手。尽管刘珍珍嚣张跋扈,但好歹是棵摇钱树。何晓晴又何尝不知道董辉的小心思,父母刚开始反对,二话没说就跑了的男人,还能指望他对自己和孩子负责。只是就这样分手,太便宜了董辉。刘珍珍不是有钱吗?何晓晴打算找刘珍珍要自己精神损失费。

何晓晴趁董辉不在家去找刘珍珍,何晓晴开门见山说明了来意,把孕检报告放在刘珍珍面前。

新婚才四个月,老公不仅出轨,甚至连孩子都有了,刘珍珍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她当着何晓晴的面把报告撕了:“没见过像你这样的,怀了别人老公的孩子,还好意思来要钱,你以为拿着这张假单子就能骗得了我。”何晓晴说:“外人可不管这个孩子是不是董辉的,反正如果你不想这件丑事被人知道,就拿二十万给我。”刘珍珍好面子,尽管心里一万个不愿意,还是答应了何晓晴的要求,她拿出十五万现金给何晓晴:“家里就这么多钱,你爱要不要。”

“不行,说了二十万就二十万,一分都不能少。”

何晓晴不依不饶,俩人不仅吵起来,还动起了手。慌乱中,何晓晴从地上捡起一个榔头砸向了刘珍珍,刘珍珍晕倒在地,血流不止。何晓晴吓坏了,她第一反应是给老公沈家栋打电话,现在能救她的只有沈家栋了。她叮嘱沈家栋来的时候带上更换的衣服和汽油,为了怕警察发现她的痕迹,她才决定放火毁尸灭迹。事情败露后,她又以怀孕为由,让沈家栋替她背了锅。

何晓晴被捕后交待,她当时去找刘珍珍的时候,刘珍珍正在拿榔头砸墙上的结婚照。

刘珍珍到死也没想到,老公的一次外遇会让自己送了命。

编辑郑佳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