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婚姻被激活,沉甸甸的温情中横亘着一个小情人

2019-11-25 02:27:44 知音海外版(上半月) 2019年11期

岂可

2019年7月20日,接受记者采访时,王旭生已憔悴得不成人形。他悔恨不已地说:“是我害了儿子,害了妻子害了她啊!”据他说这场悲剧是因高考而起,果真如此吗?这背后到底有何隐情?

被逼流产心生怨恨,坚守最后一线希望

2016年11月初,沈阳一家化工厂的总经理秘书刘芸,兴奋地对王旭生说:“亲爱的,我怀孕了!”王旭生大惊。他,正是化工廠的董事长兼总经理。

王旭生时年42岁,大学毕业后与两个好友开办化工厂,不到10年就积累了数千万资产。妻子魏秀娜是名外科医生,儿子王英泽在省重点高中读高一。两年前,王旭生与秘书刘芸相恋,向妻子提出离婚。魏秀娜同意离婚,但儿子王英泽竟离家出走,把王旭生夫妇吓得魂飞魄散。王英泽被父母找回后,一脸决绝地说:“你们要是离婚,我还会跑!除非你们用铁链子拴住我!”

无奈,王旭生和魏秀娜达成协议,等儿子高考结束再离婚。事已至此,刘芸只好继续做地下情人。

然而经过两年的等待和煎熬,刘芸的不安越来越大,正在这时,她居然怀孕了!这对于刘芸来说,无疑是喜讯。

听说情人怀孕,王旭生苦劝她打胎,刘芸死活不肯,她30岁了,之前还为他打过一次胎。王旭生急了:“你想让孩子成黑户吗?我王旭生一言九鼎,英泽高考后一定娶你!如果你执意生下这孩子,那你就自己带吧。”刘芸突然意识到,在王旭生心中,自己的分量永远比不上他儿子!那一刻,彻骨的悲凉从心底溢出。

经过抉择,刘芸做了人流。手术后,王旭生因愧疚加倍在物质上弥补她,给她买了辆奔驰越野车,还陪她旅游。可尽管如此,刘芸仍忧心忡忡。她担心失去王旭生,时刻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这让王旭生觉得“爱情”变味了。

2018年5月初,魏秀娜找王旭生商量:“还有一年,儿子就高考了。为了节省时间,咱们也给他在校边租房吧!”王旭生答应了。魏秀娜接着说:“你和别的女人同居,我一直帮你瞒着。可现在是儿子最关键时刻,你能不能陪他一年?”为了照顾儿子,魏秀娜特意从繁忙的外科调到轻闲的医务科。同样为了儿子,心高气傲的她,第一次放下身段乞求背叛自己的丈夫“回家”。

王旭生低头不语。流产已经给刘芸的精神造成了巨大的打击,她又多次试探着逼他离婚,都被他以儿子高考为由拒绝了。现在,还要和刘芸分开一年,她能承受吗?

可是想到儿子,王旭生答应了:“行,这一年我陪儿子!”

陪读夫妻惺惺相惜,情妇患得患失

当晚,刘芸得知后,气急败坏:“分开一年?我为你儿子牺牲得还不够多吗?还有完没完……”愤怒点燃了她所有的怨气,瞬间爆发了!王旭生自知理亏:“最后一年!然后我们就自由了。到时咱们就结婚!”

左劝右说,安抚好情人后,王旭生和妻儿搬进新租房。每天,他下班就回家,陪儿子吃饭聊天。王英泽平时喜欢踢足球,见儿子学习累了,王旭生就和他侃球,从梅西聊到C罗,儿子乐得在微博上炫耀:“比起我老爸侃球的那份精彩专业,央视的评论员弱爆了!他不出差了,天天在家陪我……”

魏秀娜对王旭生没什么奢望,一心一意地照顾儿子。儿子后半夜睡,她也后半夜睡。儿子的饭菜,她都是按营养师的搭配做的。晚上,帮儿子上网查各种学习资料……第一次,王旭生感觉亏欠妻子。

周末,王旭生回到他和刘芸的家。刘芸一见他,也不关心他累不累,就哭诉寂寞凄凉,这让他不免有些腻烦。由于刘芸患得患失,两人的每次周末相聚,都难留下美好记忆。

2018年7月下旬,王英泽开心地宣布:“爸妈,我这次期末考试的全校排名比期中考试提升了31名!”王旭生兴奋地紧紧抱住儿子。之后,王英泽小心翼翼地问:“爸,家长会你有空参加吗?”王旭生忽然发现,和刘芸相恋的这几年,自己竟一次都没参加过儿子的家长会。他连忙回答:“一定去!”

开完家长会,班主任留下王旭生交流:“英泽这两个月进步特别快。他说,现在你天天在家陪他,他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看来他很爱你。如果你能继续这样陪他,他的进步可能会更大……”

在那一刻,王旭生发现,一个男人最幸福的时刻,不是事业多成功,情场多得意,而是被儿子全心地依赖和需要!他激动不已,事后给两个合作伙伴打电话:“从现在开始到明年我儿子高考结束,厂子的事情你俩多担待。我要多陪陪儿子!”

回到家,王旭生向儿子表态:“以后每天工作半天,爸爸要全心全意陪你高考!”

英泽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么多年,爸爸一直忙事业,还常出差,一起吃顿饭都是奢望。现在,爸爸竟放下事业陪他高考!这个久被父亲冷落的孩子突然间得到父亲的宠爱,受到极大的鼓励。本来他的成绩也就能考上二本,这下却信心十足:“爸,我会尽全力考上一本大学!”

一旁的魏秀娜五味杂陈。受到儿子的感染,她仿佛看到那个自己过去深爱的男人又回来了。可是想到横亘在两人中间的刘芸,她的心又凉了。

2018年9月初,开学考试中,英泽的成绩在全年级排名提高了46名,冲刺一本很有希望。王旭生提议全家出去吃饭庆祝,这还是他出轨后,第一次与妻儿外出吃饭。

第二天下午,王旭生悄悄去见刘芸。刘芸看起来非常憔悴,王旭生努力安抚:“等儿子高考结束,我一定好好补偿你!快了!”可是,此时的刘芸已不相信他的承诺。她像个害了相思病的少女,而王英泽就是她的假想敌。每次看着父子亲热的样子,她就妒火中烧。

正如刘芸所担忧的那样,王旭生“变心”了。他的生活越来越规律,每天接送儿子上学,陪儿子打球……父子之间的亲密互动,让他发现,儿子所带给他的快乐,是刘芸远远比不了的。他对刘芸的感情慢慢淡化,有的只是愧疚和补偿心理。相反,因为与妻子的目标一致,两人的共同话题越来越多。

死亡婚姻复活,绝望弃妇疯狂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