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监控中造人,婆婆的“特别关注”让儿媳疯狂了

2019-11-25 02:27:44 知音海外版(上半月) 2019年11期

笔锋侠

冯媛媛是一个温柔漂亮女孩,曾经有过一次失败的恋情;但幸运的是,她刚踏出校门就嫁给了一位身家千万的年轻商人。不曾想,嫁入豪门后的她被婆婆无端猜忌,管束得没有一点尊言……

婆婆干涉私生活

今年25岁的冯媛媛,出生于四川省都江堰市的一个工人家庭。她12岁那年,双双下岗的父母为了生计,去成都投奔到一个远房亲戚的工厂打工,考虑到女儿小学刚毕业,于是夫妻俩商量,再苦再累也要培养女儿,决定带她去成都上中学。最后在亲戚的帮助下顺利进入市郊一所中学就读。

冯媛媛从小听话懂事,学习成绩好。18岁那年顺利地考入大学外语系。大二那年,她认识了一位来自上海的男大学生,两人一见钟情,开始热恋。不料,半年后,随着那位大学生结束学业回了上海,两人的恋情无疾而终,这件事在她心中留下了很大阴影。直到一年后的一次偶遇,让时年30岁的年轻富商赵辉用炽热的爱温暖了她那颗冰冷的心。

赵辉出生在成都市一个富商家庭,父亲赵松年经营一家陶瓷工艺品公司,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身家上亿,不仅购买了独幢别墅及品牌轿车,而且还将生意做到了海外市场。不料,天有不测风云,就在赵辉上高一时,赵松年因外出谈生意,途中遇车祸去世。高中毕业后赵辉便和母亲杨曼华一道,在伯父的辅佐下,将父亲留下的公司苦心经营。赵辉从小头脑灵活又能吃苦,没几年就成了同行业的佼佼者。

2013年9月初,赵辉要到成都洽谈一笔生意,恰逢在大学读书的堂妹赵丽返校要坐他的顺风车。赵辉将堂妹送到学校后,在学校宿舍邂逅了冯媛媛,硬拉着她一起吃晚饭。经介绍,赵辉对漂亮秀气的冯媛媛一见钟情,便展了猛烈的爱情攻势。不久,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大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之感。

2016年9月初,刚刚大学毕业的冯媛媛在亲友们的祝福声中,顺利地嫁入豪门!

然而,豪门少奶奶的生活却与她的想象大相径庭。蜜月过后,赵辉经常天南海北地外出谈生意,根本没空陪她。冯媛媛独守空房,无聊至极,便打算找一份工作,杨曼华听后却说:“我们这种家庭,怎么会在乎你抛头露面挣的那点工资?辉儿年龄不小了,你当务之急是给我添个孙子!”看到冯媛媛一脸的不高兴,婆婆又堆起笑脸说:“你早点生孩子,趁我身体还行,也可以帮你们带孩子呀!”冯媛媛认为婆婆言之有理,这才安心待在家中备孕。

由于赵辉时常出差,每周顶多回家住上一两个晚上,平时家里就只有冯媛媛、婆婆和一个保姆同住。婆婆是一个非常讲究的人,什么事都喜欢操心,不仅打点了家中全部事务,而且喜欢“关心”冯媛媛的私生活:要求她戒掉玩手机的习惯,而且每天要口服一颗叶酸。冯媛媛不知叶酸片有什么用,婆婆便头头是道地说:“为了你怀孕的事情,我比你还要操心!我买了好多关于备孕的书籍来看,从书中知道叶酸是B族维生素,能够防止新生婴儿患先天性神经管缺陷症,所以准备怀孕的妇女必须补充叶酸。”有了这番理论,冯媛媛自然不敢违背婆婆的“旨意”,只得照办。

2016年12月中旬,婆婆竟然当着冯媛媛的面跟赵辉打电话说:“儿子,你今天能赶回来吗?这两天是媛媛的排卵期。”赵辉理解母亲想抱孙子的心情,表示当天一定赶回来。冯媛媛聽后,臊得满脸通红。

更令她难堪的是,这天晚上赵辉风尘仆仆地赶回家,甚至连澡也顾不上洗,就拉着她上床。可冯媛媛一想到这场“造人运动”都掌控在婆婆的监控之下,不禁索然无味……

怀孕了却被疑为是“野种”

然而,随着日子一天天流逝,冯媛媛却一直没有怀孕。每到17日,婆婆会“特别关注”卫生间的纸篓里有无使用过的卫生巾;每次看到卫生巾,婆婆就“哼”的一声拂袖而去,就这样,婆媳关系冷淡了许多。

一晃结婚都两年了,直到2018年10月,冯媛媛的肚子仍没动静。婆婆终于沉不住气了,执意将冯媛媛带到附近的一家医院做了检查。几天后得出的检查结果是,冯媛媛具备正常的生育能力!这下,婆婆心里有点发毛了,当天晚上她悄悄对儿子说:“媛媛是正常的,岂不是意味着你生育能力有问题?如果是她的问题,你可以离婚另娶;要是你有问题,那我们赵家岂不是要绝后吗?”

听了母亲的话,赵辉的脸都吓白了。第二天一大早,带着母亲去市内一专科医院挂了专家号做检查,结果表明他竟然患有精子不液化和中度弱精症!

赵辉灰溜溜地把这个结果告诉了母亲,母子俩在医院门诊相视无语,暗自神伤。冯媛媛知道结果后,她一边努力宽慰婆婆和丈夫,一边陪丈夫到市中医院开中药调理。可惜吃了两个疗程的中药后,赵辉再去复查精液,发现效果并不明显。

2018年12月初,冯媛媛的父亲和母亲同时患了感冒,她只得经常往返婆家和娘家之间忙碌。这月的17日,一直很准时的冯媛媛的例假没有来。因为这段时间心情不好,她想当然地认为自己又开始月经不调了。

然而,过了一个星期,还是没来例假!她就自己去药店买来早孕试纸测试。没料到,试纸的显示区竟出现了两条显赫的红杠,表明自己怀孕了!她激动地拨通了丈夫的手机。赵辉听到喜讯激动万分,婆婆也闻讯跑来,一把抢过试纸,激动得眉开眼笑起来。

然而,令冯媛媛没有想到的是,全家人的欣喜只持续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中午,婆婆把儿子叫到卧室,母子俩小声谈论了一会儿,接着走出来又把冯媛媛叫到客厅,着实令她迷惑不解。婆婆冷着脸说:“媛媛,这个月2号和3号那两天你没在家住,去了哪里?“冯媛媛说:“那两天我没在家住吗?我自己都不记得了。哦,好像是回娘家了,我爸妈前段时间不是感冒发烧吗?”

婆婆突然尖刻地说:“不对呀,我刚才给亲家打过电话了,他们也不记得你回娘家的日期。你好好回忆一下,那两天你到底去哪了?”冯媛媛顿时急了:“我就是回了娘家呀!我爸妈年纪大了,记不得确切日期很正常啊!”

不料,婆婆却胸有成竹地摸出日历,指点道:“因为我在这上面把你的生理周期记得一清二楚,所以我才这么有把握地问你12月2号和3号干吗去了。说!你连续两年都没怀孕,怎么这个月排卵期那两天你不在家,反而怀孕了?辉儿患有弱精症,你怎么就那么容易怀上?”

冯媛媛的脸霎时气白了!她第一次壮胆跟婆婆争吵起来。但由于拿不出“铁证”来证实自己那两晚的“清白”,她始终处于下风。

令冯媛媛感到欣慰的是,在她最无助的时候,赵辉一跺脚,对婆媳两人道:“你们都别吵了,小心被保姆听到。妈,媛媛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她在我赵家怀孕了,怀的就是我的孩子!我也是30多岁的人了,这孩子我是要定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婆婆闻言只得暂且默认了儿子的意见。这次风波暂时平静下来了。

怀孕期间,冯媛媛的妊娠反应非常强烈,心情随之变得很差。为了散心,她要求赵辉将她送到金堂县的姨妈家安胎,婆婆忍不住又问儿子:“如果她怀的是你的孩子,怎么会心虚地跑到亲戚家去养胎呢?以前她谈过的那个男朋友,不会在金堂等她吧?”赵辉闻言,心乱如麻地说:“妈,您能不能别操心了?到底是谁的孩子,生下来看看孩子像谁不就知道了吗?”

可是,婆婆哪能忍到冯媛媛生下孩子那一天呢!

屈辱儿媳决绝反叛

2019年4月10日,馮媛媛从金堂回到了成都家里。眼看着儿媳的肚子一天天变大,婆婆心中的疑团也越来越大,内心深处充满对冯媛媛的不信任。始终围绕着去年12月2号和3号那两天,儿媳到底干吗去了呢?疑团久久地堵在婆婆心头,她决不能容忍儿媳的不忠,也决不能让儿子白白养个野种来继承赵家的财产……这一连串的问题让她食不甘味,坐卧不宁!

5月16日一大早,杨曼华索性来到成都郊区的一家院挂了一个专家号,一见医生就像见到了救星似的将所有的疑惑向专家倾诉,最后问医生:“孕妇在怀孕期间,有没有办法知道怀的孩子究竟是谁的?”医生说:“可以进行孕期亲子鉴定来确定谁是孩子的生物学父亲;孕妇怀孕16周以后,可以采取羊水和男女双方的血样进行检验。产前亲子鉴定的否定排除率为100%,肯定率则能达到99.99%。”

接下来,婆婆进一步咨询具体在哪里能做孕期亲子鉴定。专家先问她:“这种鉴定毕竟涉及隐私,您想在成都做这种鉴定,还是去附近的重庆做呢?”婆婆想了想说:“去重庆。”专家便告诉她,重庆有家医院可以做孕期亲子鉴定。

婆婆回到家,向儿子说了想让媛媛做孕期亲子鉴定的打算。其实,赵辉表面上相信媛媛,但他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因此当即采纳了母亲的建议。母子俩即刻把正在午睡的媛媛叫到客厅,婆婆先是说了自己的打算,然后解释道:“媛媛,在咱们这样有身份的家庭,母凭子贵,只有确定了你怀的是我们赵家的骨肉,才能挺起胸膛做人哪!”

赵辉也以商人的精明跟她算账:我妈打听了,只要抽取羊水和我俩的血样,按每人2000元计算,共需要6000元就可以解决问题了。花很少的钱买个放心,这不是很好吗?婆婆又接腔说:“别说6000元,就是6万元,甚至60万元,这钱我也愿意出!你那个月2号和3号两天没在家住就怀孕了,我必须弄清楚这到底是咋回事!”

冯媛媛冷冷地看着丈夫和婆婆,悲从心来,委屈的眼泪在眼角打转,感到寒心极了,她努力地控制住自己,不让泪水流出。良久,她才冷笑着说:“那明天我们就去做孕期亲子鉴定吧!”

2019年5月19日一大早,赵辉开车带上母亲和冯媛媛直奔重庆。到了专家指定的那家医院,立即挂了一个专家号,临近中午才被叫上号,专家程医生在诊室接待了他们。程医师说,冯媛媛可以到预产室先抽取羊水,然后对羊水标本进行分析。次日,冯媛媛就被安排在该院预产室抽取了羊水,并对她和赵辉分别抽取了血样。然后医生告之15天以后方可出具亲子鉴定报告。做完这一切,三人各怀心事,当晚就驱车返回成都。

6月6日,赵辉心事重重地和母亲又一起去重庆拿鉴定结果。亲子鉴定的结果是,赵辉与胎儿的亲子关系概率高达99.99%,也就是说,赵辉就是冯媛媛肚子里的孩子的生物学父亲!

这下,母子俩彻底放心了。娘俩中午饭都没顾得上吃,便兴匆匆地赶回家中,向冯媛媛报告这一喜讯,并且忙不迭地就自己的行为向冯媛媛道歉,婆婆也捶胸顿足地表示自己完全是出于对赵家负责的一片好心,希望儿媳不要计较。冯媛媛悲从中来,拿着报告单跑进卧室关上门,倒在床上失声痛哭起来。

第二天,当婆婆和丈夫还沉浸在喜悦中时,冯媛媛却作出了一个让他们难以置信的决定:做引产手术!

冯媛媛的话令婆婆和丈夫目瞪口呆,他们苦苦哀求媛媛打消这个疯狂的念头。冯媛媛痛心疾首,泣不成声地指着丈夫哭诉:“多少人羡慕我,说我嫁给你这个千万富翁相当于重新投了一次胎!可是,有谁知道商人重利忘义,我经常一个月都见不了你几面,更可恨的是,你居然和你妈一起怀疑我偷人,让我受尽屈辱!夫妻之间应该以相互信任为前提,信任没了,所谓的夫妻也就名存实亡了!”

接着,她又泪流满面地对婆婆说:“就连我们夫妻间的性生活都得听您安排,这跟安排畜牲配种有什么两样?您一直对去年12月2号和3号我到底干啥去了耿耿于怀,那我反过头来问您,那月2号3号你又干了些什么,您就能记住么?您想过我这几年来的耻辱和委屈吗?”

事情发展成这样,是赵辉和母亲没有想到的,母子俩只得轮番做媛媛的思想工作。尤其是婆婆,先是苦苦求,见她还是无动于衷,终于忍不住了,索性威胁道:“我知道你心里委屈,想泄愤。可如果你执意引产,我儿子就只能跟你离婚!到时候,我儿子可以再找黄花大闺女,可你一个二婚女人还能找什么样的男人啊!”

婆婆的话彻底激怒了冯媛媛,本来,冯媛媛说是那样说了,可真要这么做,她还心存犹豫,不曾想,婆婆“居高临下”的话反而将她逼到了死角,心想,作为媳妇得不到丈夫和婆婆最基本的信任,还剥夺了她做人最起码的自尊,这个家是没法待下去了。一周后,冯媛媛独自跑到医院做了引产堕胎手术……

引产后冯媛媛回到了娘家。她父母知道事情原委后,不顾她身体虚弱,指责她不该任性地打掉孩子。而冯媛媛的亲戚朋友也认为,尽管她婆婆和丈夫有点过分,但只要把孩子生下来,看在孩子的份上,矛盾也就慢慢缓解了,不就守得云开见日出吗?

但冯媛媛的闺蜜和同学却义愤填膺地说:“对这种为富不仁者,媛媛的反叛不过是忍无可忍,生活在这样的家庭,简直就是一种屈辱,哪还有幸福可言!”

2019年8月20日,冯媛媛正式向赵辉提出协议离婚。鉴于自己的身心受到了严重伤害,她向赵辉提出100万元的补偿。

截至笔者发稿时获悉,冯媛媛离婚一事,尚未达成一致意见。她表示,如果协商不成,就起诉到法庭,让法律为自己主持公道!

(为尊重当事人,本文均采用化名,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上网)

编辑张小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