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瑚城堡惊现隐秘情事,那是科学怪才在祭奠爱的伤逝

2019-11-25 02:27:44 知音海外版(上半月) 2019年11期

杨耀

身高不到1.6米的瘦小美籍拉脱维亚人爱德华·利兹卡尹花了20年的时间,用巨大的珊瑚礁石建造起了一座城堡。整个城堡用去约1000吨珊瑚,而他没有借助任何当时的科技工具,也没有请任何帮手,完全自己垒建!城堡建好后,爱德华宣布自己解开了金字塔和巨石阵的奥秘,但是他不愿透露,并把秘密带进了坟墓……

2006年,珊瑚城堡在美国迈阿密南部的小镇荷姆斯泰德被发现。十几年来,无数科学家、科学爱好者来此参观、研究,希望探得其中的科学真谛。2018年底,珊瑚城堡被美国民众评为最有价值的景点第一名,这里已经成为了他们新的骄傲。

缘起情殇

爱德华·利兹卡宁1887年出生于拉脱维亚的里加市,后到俄罗斯求学。身形矮小瘦弱的他天资聪明,尤其擅长物理、天文和地理等学科。

26岁时,学业初成的爱德华邂逅同样来自拉脱维亚的少女安吉斯·斯卡芙丝,堕入情网而不能自拔。虽然彼此如胶似漆,但他们对待感情的心态却颇有差异:爱德华性格内向,极其迷恋安吉斯的美丽活泼,近乎讨好地对这个任性女孩百依百顺;而安吉斯年仅16岁,心智尚未完全成熟,喜好热闹浮华,当时她对成天围绕身边的同龄少年有些腻味,所以“图新鲜”地转向了颇有学究气的爱德华。

沐浴爱河的感觉是无比甜蜜的,两人朝夕相伴、耳鬓厮磨,安吉斯甚至答应了爱德华的求婚。可相处日久,生性好玩的她却又开始厌倦男友的木讷沉闷,渴望回归那种少男少女聚集一堂的歌舞升平。

果然,回到社交圈里的安吉斯如鱼得水,她凭借年轻美貌的吸引力,很快就有了新情人。这种在当时上流社会相当普遍的情况令对自己外形有些自卑的爱德华产生了危机感,他感觉出未婚妻的花心。

为了挽救感情,迂腐的爱德华采取了老套的办法,他急切地着手筹备婚礼,希望用既成事实的婚姻牢牢拴住未婚妻那一颗驿动的心。不料这一举动對安吉斯起了反作用,根本不打算过早涉入婚姻的她一下子深陷焦虑和纠结。

恰巧这时,安吉斯的情人又不断从旁鼓噪,最终,她单方面撕毁婚约,在新婚前夜与情人私奔。在当时的社会氛围下,未婚妻私奔对爱德华而言,不仅仅是感情和心理的沉重打击,更是对尊严的一种羞辱。

尽管极度伤心的爱德华黯然离家前往美洲,不过,启程前他还是将自己的去向告知了安吉斯的亲朋好友,表示只要她回心转意,自己依旧会回来与之厮守。

远离欧洲的爱德华先赴加拿大,后又转往美国。经历情变的他性格越发孤僻,甚至到了避世厌世的地步。在大家眼里他是个“科学怪人”,专业研究出类拔萃却无心功利。日常他基本不与旁人交往,偶尔和家乡故友书信联系,也仅仅是为了打探安吉斯的消息。然而不久,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这场席卷了大半个欧洲的战乱使这一线联系也被迫中断。

1923年,爱德华来到美国佛罗里达,买下一幢临海的小屋,在半岛一隅定居下来。佛罗里达是美国人喜欢的冬季度假胜地,可温和湿润的气候并未使爱德华利兹卡宁摆脱情伤。他离群索居,和邻居也绝少交往。

居所附近是大片空寂的海滩,随处可见亿万年前地质变迁遗留下的珊瑚礁岩床。风化灰暗的珊瑚石上,偶见孤独的鸥鸟伫立,在海风中发出哀怨的鸣叫。

每当徘徊大海边,爱德华在感伤之余不免会想起那一场如电光火石般的爱恋。有一天,当爱德华的手指无意间从珊瑚石床那冰冷坚硬的凸凹棱痕上轻轻滑过,忽然一个念头涌上心间:为什么不用这些坚不可摧的磐石建一座城堡呢?让它成为爱情回归的一个念想,成为我深深思念的一个见证。

于是,爱德华开始用最简单的工具在附近的岩床上开凿那些珊瑚石,有好奇的邻居和路人询问,他只简单相告修建房屋之用。当地人经常就地取材用于房屋庭院的一些修缮之需,起初大家不以为奇,但渐渐发现爱德华开凿的礁石都形状巨大,遂心生疑惑,想进一步探究,却被拒之门外。

每到日落后,爱德华紧闭院门,独自开展修筑工作,这种时刻他绝不让任何人踏入半步,周遭的邻居多半是偶闻其声而不知所以。

筑梦爱巢

日复一日,爱德华打造的珊瑚城堡渐渐显山露水,整个建筑浩大空旷却又不失精雕细琢:城堡中央是一张厚重敦实的珊瑚石桌,桌面被打造成佛罗里达州地图形状,在“地图”的欧伊克米湖的位置上还有一泓浅浅的清水;另一方休憩石桌造型奇特,桌面有一颗“大心”包容着一颗“小心”,中央栽培着名贵花卉,此桌后来广为传播,被称为世界上最大的“情人心”;而几张石躺椅分布在规避日照的阴凉处,可供主人在早中晚不同时间段慵懒小憩;一张重500公斤的石摇椅可以舒适的轻轻摇动;卧室里有两张珊瑚石大床、两张儿童小床以及一个婴儿摇篮,似乎透露出爱德华心中理想的家庭成员人数。

作为一个资深的天文研究者,爱德华还在珊瑚城堡内建了两样天象仪:一个是北极星望远镜,它用重达数吨的珊瑚礁石切割而成,上面钻有一个直径25毫米的石孔,其高度与人立地观测角度平齐。其后则是一根高7.5米的石柱,顶端钻一大孔。在晴朗的夜空,通过小孔就可以观测到石柱上空的北极星。而每年冬至第一天,日光会直射穿过石孔;另一个日晷至今都可以在一年的任何时候显示时间,其误差和标准时间不超过五分钟。

不知不觉过去了十多年,随着珊瑚城堡的不断完善,它越来越多地受到各方关注,不仅周边的人们不时前往观瞻,而且一些度假的游客和媒体也争相亲睹为快。这出乎预料的情形让爱德华不知所措,有种被打扰的厌烦。

1936年,有人计划在珊瑚城堡附近修建一个类似建筑吸引游客。这个消息传到爱德华耳朵里,他当即决定将自己精心修建的珊瑚城堡整体搬迁,以避开世人的纷扰。

经过考察,爱德华最终选择了16公里以外的小镇荷姆斯泰德。整个搬迁花费了他3年时间,没有人知道这个身高1.52米、体重50公斤的小个子男人是如何单枪匹马地完成如此“壮举”。

有目击者后来回忆说当时只看到重型卡车一遍又一遍的出入珊瑚城堡大门,车上装满有序堆积的巨石。而其中一个参与货运的卡车司机记得,他当时被禁足于驾驶室内,而爱德华独自一人居然在一小时内就能将庭院里十来吨千奇百怪的珊瑚石齐齐码放到卡车上,并且没有看见他动用任何重型器械,也没有听见任何机器的动静。

1940年,爱德华在新地点上着手复原珊瑚城堡。他依旧在每天夜晚秘密施工,拒绝任何人的帮助与合作。

待解之谜

1951年的一天,爱德华感觉身体不适,于是在珊瑚城堡的门口贴了张“我去医院了”的纸条,然后乘车前往迈阿密城中心的杰克逊纪念医院。3天后,64岁的他安然辞世。

弥留之际,爱德华曾喃喃念叨着爱人的名字道:“我亲爱的安吉斯会回来的,她一定会回来。当她回来时,人们就会发现城堡的秘密。”守护他的医护人员这才惊讶发觉,原来这个怪癖孤单的老人内心深处还藏有一个思念的女人。

此后,珊瑚城堡由爱德华的一个侄子继承。由于这位侄子家远在伊利诺伊州而无法打理,于是两年后他将城堡转卖给另一户人家。

2006年,废弃的珊瑚城堡再一次被低价转卖。新主人在整理旧物时,发现了爱德华遗留的一个写着指令的盒子。根据指令打开盒子,找到了35张100美元的现钞和一个笔记本。

笔记本上寫满了电力和磁力的图解和公式,但无人知晓它们与珊瑚城堡的建筑有何关联。然而其中一页里有这样一段话:“我发现了金字塔的秘密,也知道了古埃及人和古代秘鲁以及亚洲的建筑师们,是怎样用最原始的工具搬运重达几吨的巨石,并将它们放到合适的位置上的。”

人们这才意识到这神奇的珊瑚城堡藏有太多不为人知的秘密。由此,一波又一波对珊瑚城堡五花八门的“探秘”接踵而起,其中也包括爱德华生前的情事。

2008年,有拉脱维亚的媒体记者对安吉斯的身世进行了调查,几经周折终于获悉,这位美女的人生其实也充满不幸与坎坷:她私奔后不久就被抛弃,后嫁给一个小官员,一心寻求生活安稳的她却相继经历丈夫死于战乱的悲伤和独自抚养孩子的艰辛。战后,她带着孩子返回故乡,也曾有人告知爱德华的下落。或许因自己的少年轻浮而愧疚,或许因自己的窘迫际遇而羞惭,反正终其一生,安吉斯都不曾与爱德华联系,自然也无缘目睹那个被她伤害的人倾尽心血为她而建的爱情城堡。

与此同时,有建筑学者和工程师惊叹地发现:在没有使用水泥的情况下,爱德华将城堡围墙的每一块珊瑚石以难以置信的精确度黏合得天衣无缝;他用一块9吨重的珊瑚巨石建起一扇巨石大门,由于巧妙运用物理学的支点原理,即便6岁孩童也能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推开。而2011年,该石门出现故障无法推动,珊瑚城堡的管理者却不得不请来6位技术工人,花了整整两天时间,动用了50吨的起重机和机械绞盘等现代工具,才将它恢复原状。

后来,又有长期对珊瑚城堡进行研究的学者从爱德华的笔记中推断他可能掌握了金字塔的建筑技术。可是即便金字塔技术再精妙,也需要成千上万的奴隶通力合作完成,完全不能想象他如何独自完成如此浩大的工程。一些美国研究者推测他可能发现了漂浮的秘密;另一些研究者推断他可能利用了看不见的地球磁力能量;更有离谱的人士“突发奇想”,猜测他可能通过自制的那些天象仪与某些神秘天外来客取得沟通,于是外星人乘着夜幕在城堡里着陆,帮助他利用反重力挪移那些巨石、搭建城堡。

总之,珊瑚城堡的建筑奥秘随着爱德华的逝去而永久地尘封起来,但是人们对这座建筑的兴趣和热爱却丝毫不减。如今,它被美国建筑艺术网评选为与印度泰姬陵齐名的“爱情城堡建筑”;被欧洲旅游组织评选为现代神秘建筑经典;荣登2018年度佛罗里达旅游新景点前三甲。越来越多的情侣甚至不远千里来到珊瑚城堡的“情人心”石桌前拍摄定情照和婚纱照,成双成对地站立在巨石门前呐喊出爱到天荒地老的誓言——或许,那些我们至今不解的所谓超自然力量正是来自爱德华·利兹卡宁对爱的执念,问世间情为何物?他用这样一个特异的“筑巢”行动对恋人和世人的证明,只有自己的爱会如磐石般直到永恒。

(本文谢绝一切形式的转载、摘要、摘录,违者必究。)

编辑郑佳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