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仗义情人”之死:有一头白眼狼在逼宫

2019-11-25 02:27:44 知音海外版(上半月) 2019年11期

邹家梅

福州市一家拍卖公司董事长朱江涛刑满出狱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失踪一年半、自己委托管理公司的情人张菊倩。从她的女儿口中得知张菊倩一年半之前因为“涉案外逃”,至今未和家人联系,怀疑张菊倩很可能遭遇不测,遂和她的女儿一起向福州鼓楼区警方报案。警方立案侦查,很快真相大白:张菊倩已经在一年之前遇害。杀害她的不是别人,竟然是朱江涛的外甥,同样在他入狱之际委以重任的业务主管陆保顶。

外甥为何对朱江涛的情人痛下杀手?又为何能隐瞒一年半之久?

女老总遇害一年半,同居情人的外甥是元凶

2019年2月28日,福州市闽峰拍卖公司董事长朱江涛刑满出狱。走出监狱大门,他第一件事就是打听“妻子”张菊倩的下落。

一年多前,朱江涛的外甥陆保顶探视他时透露:张菊倩担心官司牵涉到她,躲起来了,经营不善的公司也倒闭了!

朱江涛在狱中想了一年多,也没想明白:自己牵涉的官司和张菊倩没啥干系,她有必要躲起来吗?难道张菊倩趁机私吞他的财产?可朱江涛不信:他和张菊倩虽然没有办理结婚手续,但同居多年,一直以夫妻相称,感情也挺深的。

然而朱江涛诧异的是:那之后,每月前来探监的张菊倩再也没有出现。

当年经营得风生水起的拍卖公司资产已近千万。他在入狱前交给张菊倩打理,是一份莫大信任,也是期望自己出狱之后有一条生路。张菊倩的消失,顿时让他一无所有。朱江涛觉得有必要尽快找到张菊倩问清楚,也好讨回些财产。

接下来几天,朱江涛四处寻找,可谁也不知她的下落。唯一得到的线索是当时公司会计舒晓萍说:2017年8月中旬一天上午,她收到张菊倩手机发来的短信,称检察院在追查朱江涛的案子,很可能牵涉她,让舒晓萍将公司账上的现金赶紧转出,让公司业务主管陆保顶交给她,以免被查没。并说她去外面避风头,一时不会回来。

当时检察机关正调查朱江涛涉嫌行贿的案子,舒晓萍于是将公司账上的480多万现金转到陆保顶名下的银行卡上,为了保险,她又给张菊倩电话确认,但对方一直没接,只回了条短信说钱收到了,此后就再也没了消息。

而陆保顶称自己确实收到舒晓萍转来的480多万元,但随后就按张菊倩的要求全部转给了她,此后也联系不上张菊倩。

张菊倩真的忘恩负义,趁自己服刑卷走了财产躲起来了?朱江涛不甘心,又找到了张菊倩读高中的女儿曾可儿,打听她的下落。

曾可儿对朱江涛的到来很奇怪:一年半前,她突然收到了母亲张菊倩的短信,称公司老板出事,检察机关在追查,她担心受牵连去外地躲躲,让曾可儿别牵挂,照顾好自己。收到短信,曾可儿暗暗祈祷母亲躲过这一劫。然而,此后一年多她再也没收到母亲的只言片语。如今朱江涛都没事了,母亲怎么还不露面?难道出了什么意外?

曾可儿的怀疑,也引起朱江涛的不安。他觉得一个人再贪也不会不管自己的女儿,何况张菊倩为人善良。于是,2019年4月2日,朱江涛和曾可儿向福州市鼓楼区公安分局报警。

接到报案,警方了解到情况后敏感地意识到:张菊倩可能遇到不测,当即立案展开了侦查。

警方了解到,张菊倩家住福州市鼓楼区铜盘路。她失踪之后,家中保险柜里的贵重首饰和银行账户上的大量现金也被转移了。警方找到舒晓萍,她证实了收到短信让其转钱的事实,当时考虑到转出一大笔钱,特意把张菊倩的短信一直保存着,也出示给了警方。

根据舒晓萍的反映,警方对陆保顶进行秘密调查。张菊倩失踪不久,陆保顶不但买了辆奥迪车,还在连江老家盖了小洋楼,在证券公司开设了股票账户,动用上百万资金炒股。一个月薪3000多元的业务主管,怎么会一夜暴富呢?他的钱从何而来?同时,警方还发现张菊倩失踪的金银首饰,有一部分戴在陆保顶表弟陈小君的女友郑红梅身上。陆保顶是张菊倩失踪案的重大嫌疑人。

2019年4月21日,警方将陆保顶抓获。在大量的证据面前,陆保顶如实交待了和表弟陈小君一起合谋、一年半之前已将张菊倩绑架杀害,并利用张菊倩的手机发短信给会计骗走近500万元的事实。

问起犯罪原因,陆保顶声称是张菊倩在工作中故意刁难他,让他活不下去,因此存心报复。然而警方调查,拍卖行的老板是陆保顶的舅舅朱江涛,被陆保顶转走的近500万巨款,其实就是舅舅朱江涛的财产。

那么亲外甥为何绑杀“准舅妈”,转走舅舅的钱?背后究竟是怎样的呢?

焦头烂额中,最难敌一个“外甥”的添乱

陸保顶,1982年7月9日出生于福建省连江县农村,父母是普通农民。他初中毕业便辍学在家。

朱江涛也是苦出身,做二手车中介起家,一步步开始创业。陆保顶辍学时,朱江涛已在福州市鼓楼区经营着一家二手车中介公司。因为和姐姐(陆保顶的母亲)感情最好,见外甥整日无所事事,便把他叫到自己店里帮忙。

2010年3月,朱江涛见陆保顶在公司多年,也有些经验,有意帮外甥一把,便把二手车中介公司无偿转让给陆保顶经营。此后朱江涛涉足拍卖行业,2010年10月初,他在福州市鼓楼区鑫泰商厦租了一层楼房,开了家拍卖公司,没几年,赚下了上千万家产。

就在朱江涛的拍卖行风生水起之际,转给陆保顶的中介公司,却因经营不善而关门停业。朱江涛对这个不争气的外甥实在生气,不想再管他。

2015年元旦,陆保顶的母亲也就是朱江涛的姐姐特地来福州,恳求朱江涛帮陆保顶找份工作。朱江涛知道外甥的文化不高,天性顽劣,只对他有几份忌惮。见姐姐难过,他再次把陆保顶安排到他的公司,给副总经理、也就是自己的同居情人张菊倩当司机。

张菊倩,1977年出生于鼓楼区,大学毕业后曾在电视台当过记者,2000年结婚,生下女儿曾可儿。2012年感情破裂离婚,女儿判给前夫抚养。

朱江涛一涉足拍卖行业就和张菊倩相识。朱江涛对长相漂亮、办事精明的张菊倩非常赏识。开拍卖行时,他有心邀她加盟。那时,还在上班的张菊倩婉言拒绝了他的好意。张菊倩离婚后,才在2012年5月主动提出到朱江涛的公司上班。朱江涛当即许诺让她当副总经理,并许以高薪。张菊倩来拍卖行后,果然把业务拓展得红红火火。

随着接触日多,朱江涛与张菊倩偷偷地成了情人。朱江涛还在鼓楼区乌山路附近给张菊倩买了套房,过上了家外有家的生活。

后来,两人的私情被曝,朱江涛离婚。从那以后,两人便在朋友面前以夫妻相称,也得到了双方家人的认可,但两人都没有把结婚之事提上日程。

朱江涛让陆保顶给张菊倩当司机,另有深意。他有心培养外甥,又怕他借外甥的身份恃宠而傲,放在张菊倩身边先从司机做起,也是由“准舅妈”带着他慢慢地接触业务。

张菊倩理解朱江涛的苦心,欣然接受他的“计划”。陆保顶刚上班,张菊倩就和他谈了次话,让陆保顶多看多学点,还为他鼓劲:“你舅怕你不争气,你做出成绩让他看看你本事,这样他会把更多事交给你,我们也放心……”

“以前年轻不懂事,以后保证努力了。”张菊倩的身份特殊,是上司又是“准舅妈”,话也说得让陆保顶受用。一段时间之后,见陆保顶表现还不错,有心培养“外甥”的张菊倩将自己联系的一单厂房拍卖业务交给陆保顶承办。因为张菊倩的指导,他和对方洽谈非常顺利。此后,张菊倩征得朱江涛同意,干脆让陆保顶进入业务部上班。陆保顶能说会道,到业务部不久就独立做了几单业务。2016年3月,朱江涛有心鼓励他,让张菊倩将他提拔为业务主管。

眼见陆保顶的表现越来越靠谱,朱江涛很欣慰,重新对他有了信任感,很多经营内幕不再避讳他,这让陆保顶对张菊倩的心态渐渐发生变化。

陆保顶在审讯中交待:“起初,张菊倩确实是带我上路的人。但我心里一直瞧不起她,认为她是靠姿色混饭,也混到了舅舅的信任,所以坐了副总的位置,压在我的头上。可她和舅舅也没结婚,严格地说就是外人,而我是真正的自己人。当她以舅妈的口吻和我说话时,我心里很不舒服。如果舅舅把她的平台给我,我肯定比她搞得更好……没有舅舅撑腰,她又怎么混得开呢?”

2017年初,朱江涛在一单拍卖业务中向一家委托单位的领导行贿,被检察院调查。朱江涛深知自己的行为已经违法,边托人找关系,边和张菊倩商议对策。为了避免损失,也是出于信任,他火速把法人代表变更为張菊倩,由她任董事长……办完这些后,他又特意把陆保顶和张菊倩叫到一起,叮嘱张菊倩:“外甥不是很争气,我也无法安排他,就麻烦你带在身边,替我好好管他……”

“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他的。”张菊倩说得诚恳。朱江涛回头叮嘱陆保顶:“万一我出事了,你要帮舅妈管好公司,等我出来也有个落脚的地儿。”

“您放心吧。”陆保顶嘴上说好。但心里却很不乐意,觉得舅舅关键时刻不信自己,把公司交给张菊倩这个外人。  2017年3月中旬,朱江涛的行贿行为查实,被捕入狱,不久就被判处和执行二年半有期徒刑。张菊倩不但全心替朱江涛打理公司,还四处托人请律师……她身边许多人都知道张菊倩和朱江涛虽以夫妻相称,但没办理结婚证,也感慨万端:多少真正的夫妻大难临头各自飞,换作别的女人说不定早弃朱江涛而去,张菊倩真是个“最仗义的情人”。

“最仗义情人”死得冤,怎样和白眼狼风雨同舟

就在张菊倩为了经营和官司焦头烂额之时,心有不满的陆保顶开始不断地添乱了。原先舅舅在,他从不敢顶撞张菊倩。舅舅一入狱,他就慢慢地不把张菊倩放在眼里了。

2017年4月中旬,陆保顶办理一起房产拍卖,因和对方较熟悉,也急于证明他在公司也是能做主的人,在委托方没有交纳押金、仅仅口头许诺的情况下,他擅自给对方打宣传广告,也给对方办理了拍卖手续。不料对方在事后拒绝交佣金,造成数万损失。张菊倩很生气,扣了他一个月奖金。

自己是朱江涛的外甥,竟被扣张菊倩这“外人”扣钱,让陆保顶很没面子。又想到舅舅把公司交给了她管理,自己犯的错误也是替公司着想,竟被张菊倩扣奖金,陆保顶心里很生气,他觉得张菊倩心里一直也没把他当“外甥”,和他一样,在舅舅掌控公司之时不敢表现出来,如此而已。所以,他恨恨地想:“既然你不把我当亲戚,我也对你不客气。”

心胸狭隘的他打起了歪主意。2017年7月初,他接到一单业务,一台抵债挖掘机需要拍卖,正常估价约50万元。他私下找到了买家和估价师,要求估价师估为20万,让买家掏20万给他和估价师,低价买入这台挖掘机。不料经验丰富的张菊倩一眼看出价格的端倪,立即找到估价师晓以利害,弄清了陆保顶捣鬼的真相。

那段时间,张菊倩也许从陆保顶的言行之中发现他不肯服从她的管理,决定杀杀他的锐气。她当着两位员工的面,正色地告诉陆保顶,她将以公司名义告陆保顶违法竞标,侵占公司财产。听她语气严厉,陆保顶顿时吓得腿软。这么大的涉案金额,如果追究起来,他也许要坐5年左右的牢!

他顾不上面子,也顾不上两位同事在场了,面如土灰地向张菊倩乞饶。可以想象当时张菊倩对陆保顶的愤怒和不满,但也许考虑到他是朱江涛的外甥,不能真的让他坐牢,张菊倩虽然一脸盛怒,还是选择了宽恕陆保顶。

也许是怕朱江涛担心,每月都要去探监的张菊倩并没告诉他此事。陆保顶当然不会说。因此朱江涛出狱后找员工了解情况,才听说了“张菊倩和陆保顶不和,多次发生争吵”。

然而,此事过后的陆保顶不但不感激张菊倩宽宏大量,反而更痛恨她。“她是趁舅舅入狱故意整我,让我当众出丑,逼我主动走人,所以我很气愤。我和朋友聊天,一个朋友也很同意我的分析,说她毕竟和舅舅没有结婚,生怕我夺走了她的权力也是正常的。”陆保顶在交代罪行时说。

此时的他,早忘了舅舅让他和“舅妈”风雨同舟的叮嘱,也忘了自己的承诺,悍然地决定对张菊倩下毒手,“一是发泄心中愤怒,二是夺回被她占据了的舅舅的财产。”

张菊倩全权掌握财权,每一笔钱必须通过她才能弄得出。怎么把钱弄出来?陆保顶想出了一个很周密的计划,和失业在家的表弟陈小君一番谋划后,丧心病狂地开始了——

2017年8月18日,周五下午,陆保顶谎称找到了一个关系人,能为舅舅的案子帮忙,请张菊倩到公司商议。张菊倩信以为真,独自到了公司。当她一打开自己的办公室,就被躲在门后的陈小君用电线勒住了脖子,扑倒在地,尾随她进入的陆保顶立即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红布条,紧紧地塞住了她的嘴巴……不久,张菊倩就停止了挣扎。接着,陆保顶和陈小君把她的尸体装在事先准备好的一个大行李箱抬上汽车,运到连江城郊的一座无名山中掩埋。

为了制造她卷款外逃的假象,陆保顶用张菊倩的手机给三个朋友发短信,称她因为涉及公司案子,去外地避风头。有人打电话进入,他又以张菊倩的口吻发短信称担心手机被监控,只能回复短信……

2017年8月21日,周一上班,陆保顶又用张菊倩的手机给会计发短信,让其把公司账户里的现金全部转到自己的银行卡上。舒晓萍知道陆保顶、朱江涛和张菊倩的关系,也没多想,就按短信要求将487万多元汇给了陆保顶。

巨款到手,陆保顶仍不罢休,他知道张菊倩家里有台保险柜,怀疑存放现金和贵重物品,就从张菊倩的手提包里找出了她家的钥匙和保险柜钥匙。当晚,他偷偷潜入她家,打开保险柜,将价值20多万元的首饰悉数盗走。

一切看似天衣無缝。陆保顶将110万元和一部分金银首饰分给陈小君。此后,他在老家盖房子、买车子,又开户炒股……案发之时,已经挥霍了一多半。

张菊倩死后,陆保顶担心他人怀疑,一直坚持在公司上班。为了不引起张菊倩家人怀疑,2017年10月他拿出3万元送给张菊倩的女儿曾可儿,又陆续地将张菊倩的房产证和汽车手续交给曾可儿,谎称张菊倩托他转交的……一年多时间里,曾可儿虽没收到母亲的只言片语,但一直以为母亲活着,而且在关心她。2018年2月底,朱江涛出狱,四处打听张菊倩的下落,曾可儿也感到蹊跷,这才报警。

案件告破,张菊倩的亲友悲痛不已,他们为自己的法律意识淡漠、隐瞒张菊倩“涉案外逃”而不报案、致她枉死一年半不为人知而深深痛悔。而朱江涛更加无法接受杀害情人、卷走500万财产的竟然是他和张菊倩多次提携和帮助的嫡亲外甥这一残酷事实!

2019年5月22日,陆保顶、陈小君因为涉嫌故意杀人而被福州市鼓楼区检察院批准逮捕。而今正等待法院判决。

编辑/杨晓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