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之爱子

2019-11-27 19:11:42 意林 2019年22期

吕亦涵

表妹回家了,带着她四个月大的宝宝,据说是我们这儿的传统,在小宝贝满四个月时,要被妈妈带回外婆家待一阵子。那传统叫什么我不清楚,但清楚的是,自从这个宝贝来到阿姨家后,从前冷冷清清的商品房突然热闹起来,三姑六婆争先恐后地踏足。表妹说:“回娘家真好,我至少有一半时间不用带孩子了。”

那可不是,孩子都让那些三姑六婆给带了,您还带什么呢?

表妹是一众兄弟姐妹里最早结婚的,拿她自己的话说就是“人长得好总是有早婚的运气”。

一众兄弟姐妹突然升了级,全都宠这孩子宠得不得了。可表妹这个当妈的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下去。阿姨说:“怎么能不瘦呢?天天担心这个担心那个,好不容易回娘家有亲戚们帮着抱孩子,才抱了一天,她又开始担心孩子被抱来抱去会不会不好,大家用手去摸宝贝的脸会不会有细菌传染,老人家亲宝贝一下她恨不能马上带宝贝去洗脸!”

我这才发现,我家表妹的强迫症似乎恶化了——强迫症其实大家多多少少都会有,表妹没结婚前也有点。可生完孩子后,她的强迫症严重到不舍得让其他大人碰到宝贝的脸和手,因为大人的手摸过手机有细菌;有人在房间里打个小喷嚏,她要马上把所有的奶瓶重新洗一遍,再用开水消毒。于是乎,原本就有点强迫症的表妹越来越焦虑,于是她很担心地问我: “姐,我是不是产后抑郁了?”

“你抑郁個啥啊,你这是强迫症好吗?”

明知道没必要这样,可就是忍不住多想。从前只盯着自己看时还没什么,一旦涉及小孩,那强迫症便“分分钟”升级。

我妈说:“以前的孩子哪这么金贵?都是让他们自己在地上爬的,大人可没空理。”表妹立即反驳:“您多放一天的食物能自己吭哧吭哧吃下去,可您舍得让孩子吃吗?”

我妈立马不说话了。即使是现在,孩子们都长大了,餐桌上的隔夜菜她也永远不会让我们吃。那些说着“以前我们的孩子可没那么金贵”的父母可曾想过,其实你们也在最有限的条件里给了孩子最好的照顾。粗糙的年代里有粗糙中的精致,而到了这个精致的年代,父母们已经巴不得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给孩子。

表妹又在唱摇篮曲了,原来是宝宝到了该睡觉的时间。我突然想起小时候说各自的愿望时,我说我长大后想成为一名作家,表妹说她希望能成为一名偶像,在台上唱歌,让台下的人欢呼。

然而愿望还未实现,她已经结婚生子,从此以后,只对怀中的宝贝歌唱。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呢?怀中的宝贝是她唯一的听众,可这一生,从宝贝出生到成长乃至将来结婚生子,在所有的人生大事统统过了一遍后,她仍会是这个宝贝最铁杆的头号粉丝。

父母之爱子,从来都是一生一世。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