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大佬婚姻经济学 刘强东、徐翔们的围城与护城河

2019-11-28 20:11:42 投资与理财 2019年5期

邹松霖

不成功的商人各有不同,“成功”的大佬总是极其相似。4月伊始,两位商业大佬因离婚传闻而上了新闻头条。

4月1日,昔日“私募一哥”徐翔之妻应莹向媒体透露,已请求法院判令和徐翔离婚。这被外界质疑为是一次技术性离婚。

4月4日,网传刘强东、章泽天将于当晚宣布离婚的消息,随即传言被京东方面否认。但各大媒体和社交网络为两人的婚姻经济账也是操碎了心。

事实证明,民众多虑了。熟稔法律、信托等各项技术手段,放宽眼界实操国际先进经验,大佬们早已未雨绸缪。

徐翔的财产保全术?

刑期已过大半,“私募一哥”“宁波涨停板敢死队总舵主”徐翔被妻子应莹起诉离婚。

3月20日,应莹向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递交《离婚起诉书》,请求法院判令和徐翔离婚。应莹在起诉书中共提出四项诉讼请求:

一、判定原告应莹和被告徐翔离婚;

二、判定双方所生之子由原告应莹抚养;

三、请求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

四、本案诉讼费由被告徐翔承担。

应莹和徐翔2004年登记结婚,育有一子。应莹称,导致她放弃15年婚姻的原因是,徐翔长期被关押,自己只能独立抚养孩子,生活困难,致夫妻关系失和。

她说,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就没去看徐翔了。而此前,她每个月都去探视徐翔。

目前,案件处于由黄浦区人民法院主持离婚诉讼前的调解程序,尚未正式开庭。但外界普遍认为,此时提出离婚,除了“真想离”,恐怕“技术性离婚”的色彩也十分明显。

入狱之前,徐翔的泽熙投资管理资金规模接近200亿元。2015年11月1日,徐翔在从宁波回上海的路上被公安机关抓捕。2017年1月22日,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徐翔案做出判决,徐翔因操纵证券市场罪,获有期徒刑5年6个月,并处罚金110亿元,没收非法所得90亿元。减去此前羁押的400多天,徐翔实际将面临4年3个多月的牢狱生活。到2019年4月应莹提起离婚诉讼,徐翔只剩1年10个月左右刑期。

然而,宣判两年多来,徐翔到底有多少钱,司法机关还没点清楚——财产未甄别完。

徐翔案罚没200亿元,刷新了当时司法判决的历史,但徐翔还真付得起。

据媒体估算,徐翔入狱前,其资产有120多亿元信托现金,他们家族控股或参股了至少6家上市公司,证券等资产价值约82.4亿元,以及汤臣一品等豪宅房产若干套。当时售卖股权上缴罚金是足够的。

但两年过去,除120多亿元信托现金早已被司法机关扣划,房产被司法机关冻结,资产甄别程序仍未走完,也就未能缴清罚金。

而当时的82.4亿元证券等资产,如今已经缩水37.6亿余元,只剩约44.8亿元。

“时间就是金钱”这句话,徐翔和应莹体会应该格外明显。应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资产甄别已经进行两年多时间了,一直没有结果,我已经失去耐心了。”

再拖下去,留给徐翔的只会越来越少。

因此,在徐翔刑期已过大半,出狱有望之时,应莹突然在此时选择离婚,也就让外界解读为技术性离婚。

一旦离婚,根据我国《婚姻法》第三十九条规定,离婚时,夫妻的共同财产由双方协议处理;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根据财产的具体情况,以照顾子女和女方权益的原则判决。同时《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五条规定,夫妻一方个人财产在婚后产生的收益,除孳息和自然增值外,应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

徐翔与应莹之间并无婚前协议,因此,对于上述徐翔在婚后取得的财产,为二人共同所有,离婚时将平分财产,即平分约50亿元财产。

此时离婚,也难免被外界解读为通过离婚划走财产来实现保全。

应莹对外界展示的态度坚决,表示希望法院能尽快立案,并没有接受调解的意愿。

当然,“成功”的路上不会一帆风顺。徐翔的资产几乎都在父母名下,徐翔父母几乎是徐翔的泽熙系旗下所有公司的100%控股股东以及部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他跟父母的财产也有待切割。

但根据我国法律实践情况,司法系统在认定徐翔和父母的各自财产归属时,一般秉承“实质大于形式”的原则。如果徐翔父母并没有对这些财产积极行使法定代表人或股东的权利,发挥对公司的经营、管理的主要作用,那么这些财产仍认定为是徐翔的财产,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若离婚,奶茶妹妹只能分得5元?

相比徐翔在资本市场上挣快钱,刘强東从事的零售业是个慢活,他的婚姻爱情也如连续剧般漫长。

清明假期,他再次曝出离婚消息,随即官方辟谣。这已经不是首次。

刘强东在美国明尼苏达州事件后,每隔一段时间,类似桥段就会上演一番。只是这一次,继今年2月JD+智能奶茶馆关门后,又有章泽天卸任、刘强东间接持股的重庆嫩绿茶艺有限公司董事职务,让婚变传闻“有鼻子有眼”。

事实上,这段时间,京东烦心事颇多,离婚或许不在刘此时的考虑范围内。

刘强东的底气,或许不是来自对当时还在调查的美国案子有信心,而是对自己后院安稳、婚姻无恙有底气。众所周知,早在3年半前,2015年与奶茶妹妹章泽天结婚时,刘强东就为自己的婚姻投了一份“保险”。

贝佐斯手握全球最大上市公司亚马逊接近16%的股份,净资产约为1370亿美元。如果这次两人“撕破脸”,那么无论双方因为什么原因离婚,麦肯齐都有可能分走贝佐斯的一半身家,即685亿美元。

但最终,贤妻救了贝佐斯。因为投票权控股权未被撼动,见风是雨的股市几乎不为所动,亚马逊股价仅仅微降。

1999年,“传媒大亨”默多克与第二任妻子安娜离婚时,支付给对方17亿美元的天价分手费,损失惨重,堪称“史上最贵的离婚案之一”。为避免重蹈覆辙,在和邓文迪结婚之前,默多克将80亿美元财产,特别是新闻集团股权都装进了家族信托基金进行保护,每名子女均享有相同的财产继承权。

2013年末,默多克结束与邓文迪的14年婚姻。这一次,默多克财产未被大幅切割。邓文迪仅获得两套房产,两个女儿获得870万美元基金的受益权。默多克通过家族信托基金,控制新闻集团和二十一世纪福克斯这两家企业,与邓文迪离婚不会影响这两家企业的管理权、所有权和继承权。

通过家族信托基金,将资产的所有人与受益人分离,避免出现因一人而废事的“一地鸡毛”尴尬局面,已经成为国外大佬的常规操作。

中國富豪中学得最好的,则是香港的富豪,如李嘉诚家族的长江实业、李兆基的恒基地产、郭氏家族的新鸿基地产等,均于多年前成立各自的家族信托基金,并通过家族信托基金持有上市公司股份。未雨绸缪,做好家族财富管理。

刘强东操作得也不错。

2014 年1月,京东递交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创始人刘强东为第一大股东,通过位于英属维京群岛的离岸公司Max Smart Limited持有京东3.70亿股普通股,持股比例为18.4%。在IPO之后,这部分股份将成为B级普通股,拥有67.6%的投票权。

这家英属维京群岛的离岸公司M a x S m a r t Limited,刘强东是通过信托持有的,且他为信托唯一股东,并享有收益权。

业界分析说,即便是刘强东“1元年薪”决议中的股权和期权,其所有权也早已不属于刘强东。形式上,刘强东一家享有的只是收益权。

这也就彻底隔断了因离婚而面临企业股权分割的问题。

大佬们谋局婚姻和财富契约的套路,也是一门深奥的经济学。

摘自《中国经济周刊》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