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析赖声川2019年新剧《幺幺洞捌》中的 艺术密码

2019-11-30 12:11:03 艺苑 2019年5期

胡明华

【摘要】 赖声川2019年新剧《幺幺洞捌》中设置了丰富的艺术密码,包括音乐、雕塑等东西方经典艺术作品,尤其是在人物形象和主题设置上对歌剧《托斯卡》有所借鉴,但是赖声川独特的时空并置手法,对位性的人物角色塑造和结构设置使该剧在艺术、爱情和战争的主题之外,还体现了其在历史和现实之间进行对话连结的创作意图,以及更宽广的人类整体关怀意识。通过这些艺术密码的设置,赖声川构建了一个充盈着多元文化融合和人文艺术魅力的上海形象。

【关键词】 《幺幺洞捌》;艺术密码;《托斯卡》;时空并置;上海形象

[中图分类号]J80  [文献标识码]A

赖声川编导的新剧《幺幺洞捌》2019年6月15日在上海“上剧场”首演。该剧宣传时使用了“古今谍战剧场拼贴密码”的形容词,剧中也确实有一般谍战影视剧中的卧底、情报交换、悬疑、爱情和战争暴力等元素。而对于知晓《暗恋桃花源》等剧作的观众来讲,赖声川在剧场中经常使用的古今拼贴手法也不陌生,但是“密码”这个词别具内涵,它指的并非剧中扮演情报人员的角色发射电波的密码,而是赖声川在该剧中所设置的艺术密码,包括写作、雕刻、音乐等,它们不仅与剧情形成了互文性的关系,还进一步深化了剧作人文内涵的表现。其中,《幺幺洞捌》较为明显地在人物形象与主题设置上借鉴了歌剧《托斯卡》,但是赖声川独特的时空并置手法,对位性的人物角色塑造和结构设置使该剧在艺术、爱情和战争的主题之外,还体现了其在历史和现实之间进行对话连结的创作意图,以及佛教思想和人类整体关怀意识。继《隐藏的宝藏》之后,赖声川通过《幺幺洞捌》再次构建了一个充盈着多元文化融合和历史艺术密码的上海形象。

一、作为密码的艺术符号设置

剧作的基本故事情节为:2019年的当代女作家舒彤在上海虹口公园租了个仓库做工作室开始二战抗日地下党的小说写作。通过一台“良友”牌收音机所传出的音乐,舒彤在自己的工作室内遇见了1943年同样身处这一空间内的雕塑家白石。原来这个地方在1943年曾是抗日地下党基地,白石就是通过这台“良友”牌收音机以音乐广播的形式向外传递重要的情报。舒彤不满自己所处时代的功利与庸俗,渴望能在1943年的抗战年代找到英雄与真爱,而她与白石身边潜入日军内部的卧底安娜长得一模一样。最后,舒彤进入了1943年的时代,她以安娜的身份完成了惊险刺激的暗杀日本军官司令的任务,与白石一起牺牲。而安娜则进入了2019年的时空之中,竟然遇到了曾与自己和白石一起作战、如今已90多岁的同志老李。剧中的情节似乎是舒彤笔下的虚构创作和精神之旅,又仿佛是真实发生的传奇性故事,两者交织融合在一起,难分彼此。

与其他谍战剧不同的是,赖声川不仅在剧中为两位主角设置了艺术家的身份,还有很多其他不同类型的艺术符号,包括音乐、雕塑等,它们本身就是剧中隐藏的密碼,既与剧情呼应,相互之间又形成了互文性的关系。通过对其进行破解分析,有助于了解该剧的人物形象与主题思想。

首先是音乐密码。“音乐其实就是一个密码,传递的是人类的情感、智慧,以及太多不属于这两个领域的一切。在空中漂浮,音乐是人类神秘的密码。”[1]《幺幺洞捌》剧中主要使用了三首不同的背景乐曲,它们既是抗日地下工作者白石发送情报密码时所使用的音乐,又分别表现出不同的舞台情境。一是舒彤与白石两人同时听到的乐曲《有一日我将找到你》(Someday Ill find you),它出自于英国话剧《私人生活》(1930),在剧中出现了五次。而《私人生活》的作者为英国剧作家兼作曲家诺埃尔·考沃德(Noel Coward),他与上海还有着一定的渊源关系。1930年考沃德在上海曾入住外滩的和平饭店(当时的华懋饭店),就是在饭店的314房完成了《私人生活》剧作的初稿,而作品背景正是剧作家当时所处的时代。目前和平饭店还保留着诺埃尔·考沃德入住期间所用过的钢琴。因此,赖声川选用这首乐曲不仅可以把观众带回到1930代老上海曾经歌舞升平的时代氛围中,勾连起上海特有的历史记忆,而且它与剧中设置的1943年上海抗日时期动乱的时代背景形成对照,为主人公白石和安娜身上所体现的西方艺术熏陶与素养提供了时代背景的支撑。这首曲子也恰到好处地传达了舒彤与白石在同一个空间不同时间内要寻找到彼此的心声与戏剧情境,以及白石准备与另一个卧底潘国雄接头交换任务时的情境。二是18世纪末德国音乐家贝多芬早期钢琴奏鸣曲的代表作《悲怆》,它在剧中作为背景音乐用了三次,主要出现在白石与安娜互相协作、发送情报的场景中。这首古典乐曲表现了当时遭受耳疾折磨的贝多芬对不幸遭遇的悲叹和隐忍,对现实的超越和升华,还有对理想的执着和坚定。以上特征也正是白石与安娜身上所体现出来的英雄气概。白石在战争中失去了双眼的视力,安娜的手指也在一次情报行动中被掰断。面对不幸的遭遇他们并未逃避退缩,而是坚持为抗战的胜利努力奉献自己的一切。剧中当安娜听到贝多芬的《悲怆》时说:“我以前每弹这首都会掉眼泪。我感觉到世界的一切希望都在这首曲子里,而这个世界,其实是没有希望的。”这首奏鸣曲既表达了他们两人对于彼此和民族命运的悲叹,又体现了他们绝不向残酷现实妥协屈服的勇气与坚强意志。三是意大利作曲家普契尼1900年创作的著名歌剧《托斯卡》中的咏叹调,在剧中出现了三次,多是在后期抗战任务遭遇紧急情况下所使用。《托斯卡》中的男女主人公皆为艺术家,他们的爱情遭遇了战争暴力的摧残与毁灭。当安娜说出《托斯卡》中咏叹调“为艺术,为爱情”的歌词,即“我一生为了艺术,一生为了爱。我暗中帮助了许多人,我信念从未动摇……为什么,为什么,老天,你要如此对待我?”时,这不仅是她和白石两人内心情感的流露和表达,也透露出在危急关头两人要随时做出牺牲生命的心理准备。以上三首乐曲也都有各种不同版本的变化,例如“有一日我将找到你”就有现代爵士乐版、钢琴独奏版、大乐团版;《悲怆》则有不同钢琴家演奏的版本;《托斯卡》咏叹调则有“为艺术,为爱情”“为艺术,为生命”“为生命,为艺术”的不同主调。它们微妙地衬托出剧中不同场景和氛围的变化,但是也对观众的音乐素养提出了较为苛刻的要求。

其次,除了音乐,剧中还有两个独特的视觉性艺术密码设置。一是舞台中间墙壁上张贴的《托斯卡》戏剧海报。该海报为1898年捷克斯洛伐克著名画家穆夏设计,它出色地描绘了托斯卡这样一位优雅而神秘的女性,并呈现了一个充满想象力与装饰性的世界。这幅海报既符合剧中安娜与舒彤的精神气质,又与剧中使用的《托斯卡》音乐彼此呼应,突出了《幺幺洞捌》与《托斯卡》之间密切的关系。二是舞台左侧摆放的白石仿造法国著名雕塑家罗丹的雕刻作品《亲吻》(完成于1884—1886)。它取自意大利中世纪诗人但丁的文学著作《神曲》中保罗和弗朗西斯卡的叔嫂之恋。这对情侣在接吻的时候,被突然出现的弗朗西斯卡的丈夫杀死,他们因此被罚在地狱里游荡。而《幺幺洞捌》劇中的白石和舒彤(安娜)也是在就要吻下去的时刻,被突然闯入的日本兵打断,最后在雕像内被日军机关枪扫射身亡。两者之间形成了互文性关系。

除了听觉和视觉性的艺术密码,赖声川在剧中还通过白石向观众描述介绍了阿富汗山谷中的巴米扬大佛。巴米扬大佛大约建于公元3-5世纪,是白石在雕塑艺术方面追求的理想典范。在他看来,雕刻大佛的艺术家是以一种无私奉献的精神在创作,而不是为了留下自己的名字。他们雕刻的巨大佛像安静、慈祥、和平,代表着一种慈爱、悲悯以及宽恕的精神,体现了人类在精神信仰方面追求的崇高境界。巴米扬大佛没有在舞台上得到具像的呈现,它在2001年被塔利班组织炸毁了,但是舒彤告诉白石还有一尊巨大的卧佛深埋在巴米扬山谷的地底下,等待着有朝一日能被人们挖掘出来。舒彤的话并非虚构,因为中国唐代玄奘的《大唐西域记》中就曾记载过这尊卧佛的存在。剧中多次提到巴米扬佛的用意有二:一是探讨从古至今艺术创作的本质和目的是什么?显然,在赖声川看来,艺术家需要秉持一种虔诚、无私和奉献的创作精神。二是通过当代巴米扬佛被战争暴力摧毁的事实来呼应剧作中艺术与战争的主题,即艺术所代表和传达的美好人性与战争所暴露的丑恶人性之间不断循环上演的冲突本质。

此外,剧情中的“幺幺洞捌”行动代号指的是把地下抗日工作者藏入掏空的《亲吻》雕像内,然后送入日本军官俱乐部,让工作者完成暗杀任务的计划。其构思创意也是来自于古希腊《荷马史诗》中特洛伊战争的“木马计”,因此罗丹的雕塑和特洛伊木马传说与《幺幺洞捌》的剧情也形成了互文性的关系。

从以上剧中丰富的艺术符号或密码来看,赖声川大量借鉴了东西方的经典艺术作品,通过互文性关系的建立,进一步丰富和深化了《幺幺洞捌》的剧作内容。因此,为了更好地理解《幺幺洞捌》在人物形象和主题设置方面的独到之处,观众对于这些艺术符号和密码的认识破解就成为了必要的前提条件。

二、《托斯卡》与《幺幺洞捌》

从剧中多次出现与《托斯卡》相关的艺术符号,包括音乐和海报等,可以看出,《幺幺洞捌》对《托斯卡》进行了一定程度的借鉴与再创造。《托斯卡》是普契尼根据法国剧作家萨尔杜的同名戏剧改编创作而成的一部三幕歌剧。它讲述了1800年发生在罗马的一个爱情悲剧故事。罗马画家马里奥因掩护政治犯而被捕受刑,他的未婚妻、女歌唱家托斯卡向警察总监斯卡尔皮亚男爵求情。早已对她心怀不轨的斯卡尔皮亚以处死马里奥胁迫托斯卡委身于他。托斯卡假意顺从,总监答应会执行一个假死刑,但托斯卡乘其签发通行证不备时刺死了他。当行刑的枪声过后,托斯卡才发现原来她受骗了,马里奥已被真正枪决。这时,斯卡尔皮亚的手下也发现了总监的尸体并前来捉拿托斯卡,面对追赶而来的警察,托斯卡从容不迫地选择跳楼自杀。

从剧情细节来看,其实《幺幺洞捌》与《托斯卡》相差甚远,因为《幺幺洞捌》并没有重点去描绘剧中白石与安娜(舒彤)的爱情,而且他们的爱情也没有遭遇他人阴谋的算计。《幺幺洞捌》对其的借鉴主要体现在人物形象的塑造与主题设置上。

首先,像《托斯卡》中的主角一样,赖声川在《幺幺洞捌》中主要塑造了舒彤、白石和安娜等艺术家的形象。勇敢高贵的托斯卡有着不同寻常的音乐才能,她是一个敢爱敢恨、为了艺术和爱情可以付出一切的女性形象。《幺幺洞捌》中2019年的作家舒彤也具有类似特点。舒彤不满于现状,认为自己就像笔下的女主角一样,不敢爱,不敢恨,不敢活着,她迫切需要找到自己渴望的具有勇气、无私、奉献这些特异功能的英雄和真爱,所以来到1943年的时空,化身为安娜,与白石相识相爱。安娜有着非凡的音乐天赋和才能,她过耳不忘,有着较强的听觉记忆能力,但是在战争年代,却不得不放弃自己的艺术和爱情,为了国族同胞更多人的利益,奉献自己的一切。对于安娜和白石来说,“爱不需要勇气,不去爱比较需要勇气”,他们为了“大爱”而选择牺牲自己的“小爱”。安娜与托斯卡不同,在她身上有着更大的家国格局和情怀,在艺术和爱情之上,她还能够为自己的国族付出自己的一切。白石有着雕塑家和革命者的双重身份,他与安娜很像,无论在艺术创作和革命工作上都有一种无私奉献的精神。白石深感在战乱的时代艺术家没有创作的自由,所以在完成日本人的雕塑订件之余,很多时间都用来在空气中雕刻,他想从空气中雕出美好的人和美好的世界,而阿富汗山谷中的巴米扬佛就是他追求的雕塑作品典范,体现了雕塑家虔诚的创作能力与无我的奉献精神。他与2019年的舒彤相遇后,得知革命在未来胜利了,人们不必为温饱所忧,就很满足和欣慰,因为这是他们那代人努力的结果,而当得知已拥有1500年历史的巴米扬大佛竟然在2001年被塔利班毁灭时,他又为人类循环上演的仇恨和战争痛心疾首。在他身上,充分体现了无私奉献的利他精神。因此,与《托斯卡》相比,赖声川在《幺幺洞捌》中塑造的艺术家不仅有艺术和爱情的追求,更有浪漫的理想主义色彩和人道主义情怀。

其次,与《托斯卡》较为接近的是,《幺幺洞捌》同样表现了艺术、爱情与战争的主题。虽然赖声川创作《幺幺洞捌》的动机是重构上海历史记忆,剧中故事灵感来源于上海虹口某处的老仓库,但上海只是剧情的发生地。在主题关怀上,赖声川仍像以往很多剧作一样是从整体人类的视野和格局去构思创作的。剧中的三个主题关键词为艺术、爱情与战争(暴力)。艺术和爱情代表的是人性中理想美好的一面,战争代表的是人性中愚昧丑陋的一面,两者的对抗与冲突构成了剧情发展的主要矛盾。不同的是赖声川使用了他一贯擅长的时空并置手法,在剧中设置了2019年和1943年的时空,让2019年时空中的舒彤去追溯1943年同一空间内发生的历史,与1943年的白石相识,并让1943年中的安娜因为暂时避难来到2019,实现了两个时空之间的相互对望与连结,使该剧在剧情和主题方面呈现出更多元丰富的人文内涵和赖声川独特的编剧风格。

其次,《幺幺洞捌》中也设置了一些似乎游离于剧情之外的角色,例如调钢琴的调音师、慢慢走过舞台的乞丐和女工,他们不属于1943或2019,是另一个时代的人物,在剧中没有台词。这些人物如同《暗恋桃花源》中的陌生女子、《乱民全讲》中的神秘少女、《宝岛一村》中的鹿奶奶一样,虽然看似与剧情没有紧密的联系,其实有着独特的隐喻和象征寓意。《幺幺洞捌》中的这些人物象征着各種不同身份和职业的人们都曾在同一个空间内停留并存在过,他们擦身而过,却互不相识。赖声川让这些人物出现在舞台上,如同安排舒彤与白石相遇一样,所要传达的寓意为:人类只不过是宇宙时空中短暂的过客而已,在生命本质上是平等的。“我们并不真正拥有任何空间。……我们真的是过客,暂时居住在某一个框架中。而在这些框架之中,曾经有多少生命片刻的停留过?……或许真实的宇宙是没有时空的,一切同时存在于当下,而我们都眼盲看不见。”[1]这些人物形象的设置体现了赖声川习惯于把目光拉得更远、时间拉得更久来审视并呈现总是处于变幻不定状态中的时空,因此他剧中的时空多是重叠和并置的。赖声川还经常在剧中赋予时空以明确的标记,例如《幺幺洞捌》剧中关键性事件发生的时间是10月19日,那是有着最后桂花香和刚上市柿子的秋天,以此来突出人类记忆的重要作用与功能,而记忆是联结过去与当下、未来时空的重要纽带,也是剧中人物得以在过去与现在并置的时空中相遇的重要媒介。

另外,影视化的舞台画面切割手法也是赖声川常用的剧场艺术处理方式。赖声川在《幺幺洞捌》的舞美设计中,把2019年与1943年并存于一个空间进行呈现,但是也有明显区分,2019年女作家舒彤的工作室是高档、简约的;1943年白石的工作室则是破败而简陋的。全剧一共16场,大多数场次无需换景,仅在第14场需要换景片为法国餐厅包房。为了避免视觉上的单一给观众带来沉闷感,赖声川利用灯光和黑色移动景片来调整舞台画面视觉的比例,实现移动、扩大或缩小舞台画面的边缘,使整个舞台画面的呈现配合场景的切换与演员的走位如同电影镜头一般可以收缩、扩大、聚焦、移动,这种向电影学习的手法既很好地烘托了剧情的氛围与剧中角色的情绪,又契合现代观众影视化的视觉欣赏习惯。

四、结语

《幺幺洞捌》是赖声川继《隐藏的宝藏》(2018)之后为上海创作的第二部戏剧。在《幺幺洞捌》设置的艺术密码背后,还体现了赖声川对于“上海”越来越清晰的想象与建构。赖声川在这两部剧中都对1940年代的上海与当代的上海进行了连结和对话,之所以选择这两个时代,一方面是因为1940年代的上海有赖声川对于父辈生活记忆的想象和追溯(赖声川的母亲就曾在上海生活过),而21世纪的上海则有他亲身生活的体验与感受,这两个时代的上海都让他有亲近感和熟悉感;另一方面是因为这两个时代的上海都是具有浓厚人文艺术创作氛围和多元文化的国际性大都市。尽管1940年代的上海曾经国难当头,有战乱发生,但多元文化的碰撞与融合仍是其鲜明特征,它与当代上海多元而包容的文化艺术发展定位是一致的,因此赖声川所构建的上海也是一个充盈着多元文化融合和历史艺术密码的魔都,而如何挖掘、组织并呈现这些历史艺术密码也将成为赖声川未来讲述上海故事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参考文献:

[1]赖声川.“导演的话”[Z].《幺幺洞捌》演出宣传册,2019.

[2]刘臻.赖声川谈《幺幺洞捌》时更想被称剧作家[N].新京报,2019-06-13(C03版).

[3]赖声川.赖声川的创意学[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

[4]丰子恺.我与弘一法师[J].雪莲.2016(6).

[5]廖俊逞.真假虚实共存,繁复交织《如影随行》[J].PAR表演艺术,2007(12).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