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跑吧,“祁妙”的爱情

2019-12-02 02:48:48 莫愁·智慧女性 2019年11期

张爽

2019年夏天,西班牙大加那利岛海岸,阳光照得沙滩金灿灿的。一片棕榈林里,姚妙紧紧依偎在男友祁敏身边,望着远处的海岸线。“陪我一起退赛你不遗憾吗?”祁敏因为腿部受伤,不得不放弃UTWT(全球超级越野跑世界巡回赛)大加那利越野赛。为了照顾男友,姚妙同样选择了退赛。看着祁敏内疚的眼神,姚妙摸了摸他的脸,对他说:“多漂亮的风景,我们可以停下一段时间的奔跑,享受时光,多好啊。”

跑起来妙不可言

“老六,慢一点。”长大后,姚妙的脑子里还会时不时响起哥哥姐姐们唤她的声音。小时候,他们每天要走上二三十公里的山路去上学。哥哥姐姐们都嫌累,姚妙却盼着上学和放学。追逐嬉戏、尘土飞扬的童年生活塑造了她奔跑的天赋。

“贵阳体校教练来选苗子,测试了一下跑步,我就被选中了。”姚妙跑得不快,但韧劲让她脱颖而出,随着训练量累加,姚妙很快就能跑全程马拉松了。

18岁那年,姚妙第一次坐飞机到海南,参加海口马拉松比赛。发令枪响以后,姚妙感觉脚步轻盈有力,“很多人看着我,欢呼着,我耳边仿佛传来了童年时嬉闹的声音,妙不可言。”那一次,她获得铜牌,拿到了5000元奖金。姚妙更加专注地训练。第二年,在六盘水马拉松上,姚妙跑进了3小時。

毕业后,姚妙原本准备前往山东威海训练基地,继续接受专业训练,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为了利益,教练竟把她转给其他教练。离开教练后,她打算报名全国运动会群众组比赛,却发现自己已被教练注册为职业运动员。一气之下,她干脆到江西上饶的三姐家里,帮怀孕的姐姐经营化妆店。但自从不再跑步后,姚妙身上的光彩一天比一天暗淡。

看姚妙失落,跑友们替她报名了 “张掖100”越野赛,让她去试一试。“早晨5点起床慢跑训练,上午学化妆,下午去健身房上班,晚上10点下班。”姚妙记得很清楚,比赛前两天,她坐了32小时的绿皮车到了张掖,但肠胃炎犯了,她只能选择退赛。那时候的她,虽然沮丧,却看到了希望,“我还能跑越野赛。”

转角邂逅爱

2016年的贵州金沙山地竞速赛上,姚妙认识了祁敏。

当时的祁敏刚刚从湖北省田径队退役,进入赛事公司,越野跑是他为了赚钱才参与的活动。遇到姚妙后,他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奔跑是不断挑战自我,是一场修行。”

祁敏开始和姚妙相约参加各种赛事,他不再单纯依赖天赋,而是和埋头训练的姚妙一样,不断突破自己的生理极限。而姚妙也突然发现,原来生活不是只能从奔跑中找到快乐。终于有一天,他牵起了她的手,两个人笑着在跑道上奔跑了很久。

2017年,姚妙和祁敏分别获得清远马拉松男女组别的冠军。通过彼此的鼓励和支持,遇见更好的自己,“祁妙”爱情让朋友们格外艳羡。

姚妙一直都想参加更加专业的国际大赛,祁敏也非常支持。专业队出身的他,一方面坚持训练,另一方面做起姚妙的教练,研究赛道,进山实地考察,帮助姚妙和品牌签约,获取装备、奖金支持……在第8届“香港100”越野赛上,姚妙打破赛事纪录,获得女子组冠军,祁敏同时获得了男子组冠军。视彼此为坚强后盾,这对奔跑着的恋人用双腿丈量爱情的长度。

一起站上世界领奖台

有人问姚妙:“如果有一天,你全然把奔跑当成一种和自然的交流,遇到好吃的就停下来吃,遇到好看的就停下来看,你期待吗?”姚妙看了一眼祁敏,笑着答道:“当然。但是我还有一个梦想。”她还希望自己能站上世界级比赛的领奖台。

其实,祁敏想得也一样。他们调整好训练节奏之后,报名参加了2018环勃朗峰超级越野跑(UTMB)比赛。望着高峻的勃朗峰和大乔格拉斯峰,“祁妙”组合心里不约而同地升起了一种力量,他们要在这里创造历史。

发令枪响,两个人健步如飞地跑了出去。赛前,姚妙和祁敏已经反复跑过这条赛道,给自己设定了目标时间,刚开始的爬升阶段,两人就超出预计,领先了男女组第二名一大截。

长距离越野比赛的最大魅力就是不确定性,所以,每年环勃朗峰超级越野跑前100公里的看点是“哪些精英选手退赛了”。姚妙和祁敏在赛前就互相鼓励,“爬也要爬到终点去。”

比赛真正开始以后,之前的策略显然失效了。因为紧张,两人的节奏明显过快,导致在赛道最后阶段,两人体力都消耗过度,姚妙在路上不断吃起了能量胶,还抓了一把起司,捏成团,揉着吃。

以第一名的身份进入最后一个补给站,姚妙只说了一句话:“祁敏呢?他跑得怎么样?”身边的人都没有告诉她,祁敏因为头晕磕到了栏杆上,被英国选手托马斯·埃文斯超越,屈居亚军。

但是,“祁妙”组合并没有太多失落,年轻的他们未来还有无数日夜去奔跑,“下一次,我们会更好!”

编辑 王若宇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