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用公款陷入连环套

2019-12-02 02:48:48 莫愁·智慧女性 2019年11期

红河

七年的时间,为了满足前男友无止尽的索要,孙音瞒天过海,从公司不断挪用公款。但终究纸包不住火,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孙音将如何自处?

初次借款尝到甜头

2008年孙音大学毕业后,进入某公司担任会计。两年后,她经朋友介绍认识了比自己大12岁的刘洋。朋友称刘洋是一名辅警,正在考正式编制。在孙音看来,刘洋很浪漫。他会在孙音上班时,装作快递员打电话给孙音,让她去取快递。当孙音下楼看到刘洋捧着一大束玫瑰花等着自己时,内心既惊喜又感动。时不时的小浪漫让孙音渐渐深陷其中,对刘洋也愈发信任。

一次,刘洋装作不经意地问孙音:“你说,给领导送礼是对还是错呢?”孙音答:“按理说是不应该的。怎么突然问这个?”“我不是准备考编制吗?领导那天给我暗示了。”说着,刘洋伸出十个手指头,“10万啊!上次朋友有困难,我把钱都借给他了。”看刘洋闷闷不乐,孙音犹豫了一会说:“我手头还有一点钱,但是我……”“算我借你的,小音,等朋友还钱了,我立马给你。”听到刘洋这么说,孙音一咬牙,将自己的私房钱全借给了他。

然而,拿到这10万元,刘洋没有去送礼,更没有考试。因为他不是辅警,而是联防队员,没上几天班就辞职了。他拿着这笔钱去赌博,很快挥霍一空。

2011年元旦,刘洋突然提出要和孙音结婚,并保证会说服对他并不满意的孙音父母同意婚事。他想先给新房装修,并以此为由跟孙音借50万元,“我已经付给装修公司8万元定金了,要是不装,这钱就打水漂了。你身上不是经常带着公款嘛,我们先急用下,等银行贷款批下来,我马上还。”孙音再次屈服了,她偷偷从公司挪用了50万元。

此后孙音时刻提心吊胆,经常催刘洋还钱。但刘洋总是找理由拖延,孙音只好先做假账蒙混过关。同年5月,因孙音父母极力反对,加之刘洋总还不上钱,孙音一气之下向刘洋提出分手。原以为分手后两人的账能清算,但刘洋依旧用各种借口搪塞。

无止境的索取

2012年年初,孙音认识了健身教练王浩,一年后,两人步入婚姻殿堂。生活本该甜蜜,但挪用公款的事一直像根刺,扎在孙音心中,让她时常对丈夫感到愧疚。

其间,刘洋仍隔三差五地向孙音借钱。2013年年底,孙音在核算工作账目时,惊觉这一年又从公司挪用了近200万元资金。这不是她后知后觉,而是她一直在麻痹自己。孙音找到刘洋,提出公司账目漏洞太大,年底审查时容易暴露,得想办法从银行争取贷款填账。刘洋问了孙音贷款的程序后,造了一枚银行假章。接着和孙音里应外合,顺利贷到了款。

孙音本以为承诺要开公司赚大钱的刘洋能把挪用的钱款还上,但在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刘洋非但没有还钱,还继续以各种方式找孙音借钱。

刘洋抓住了孙音的软肋——她想要他尽快还钱,所以刘洋找她借钱都以为了更快地还钱为由头。比如家里门面房要拆迁,但是拆迁款被冻结了,只要用10万元去开发商那边打点一下,就可以拿到200万元;又或者和朋友合伙开公司,需要钱周转,等投资人款项到位,能够拿到双倍回款……为了不断套到钱,刘洋想尽办法,甚至偶尔会主动还个七八万元,给孙音以希望。

2014年5月初,刘洋又以投资为由,找孙音借了15万元。为了掩人耳目,他甚至注册了一个公司,谎称是孙音所在公司的子公司,利用孙音财务人员的身份,对接合作单位,不少合作款就这样流进了假公司。孙音则照常采用账目作假的方式,让这些钱来去得神不知鬼不觉。

挪用的欠款滚雪球般越积越多,孙音每天精神都高度紧张,生怕下一秒事情败露。尽管状态不佳,她依旧不敢请假,更不敢告诉丈夫,只能硬撑着。一天中午,孙音从椅子上站起来时,忽然眼前一黑,晕倒在地。

挪用行径终暴露

孙音怀孕了。她一方面为即将做母亲感到高兴,另一方面,對于挪用公款的事情愈发紧张——一旦休了产假,事情必将败露。她焦急万分地找到刘洋,后者却不以为然,反而笑嘻嘻地说:“下个月我投资的饭店会回本,到时候给你一部分钱。”无奈之下,孙音只能再一次选择相信他。

孙音不知道的是,刘洋跟她借钱,从来不是为了装修、投资,而是用来买六合彩、赌博,给前妻唐小小买房买车,给情人张玫开店。

2017年4月,快到临产期的孙音不得已向公司告假。接替孙音工作的会计吕燕到岗一周就接到好几个催还贷款的电话,数额竟高达3000多万元,而吕燕在公司账单和报表上只看到200万元的未结清贷款。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她立即向审计事务所核实,对方拍了最近几年的银行询证函发过来。经比对发现,上面的银行业务专用章是假章。

2018年5月29日,法院就“孙音、刘洋职务侵占罪”一案开庭审理。在法庭上,看到一大堆证据,孙音才知道,原来借给刘洋的钱,是这样被他挥霍的。听到这里,孙音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懑和悔恨,当庭悔过,向法官交代了所有事情。

9月29日,法庭作出判决:孙音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刘洋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刘洋、孙音退赔人民币3424万元给被害单位。

孙音心甘情愿地接受了处罚。此刻她心中最难放下的,是丈夫王浩和1岁多的孩子。2019年4月初,王浩带着孩子去看孙音,看着孩子无邪的笑容,孙音的心也跟着暖了起来。当她抬头看到有些消瘦的丈夫,心中歉疚万分。王浩仿佛读懂她心中所想,紧紧握住她的手,轻声说:“我和宝宝等着你出来。”听到这句话,孙音终于释然,七年来一直如同处在黑暗冰窖中的内心,终于有阳光照了进来。

【以案说法】

本案中,被告人刘洋、孙音从一开始借钱周转,到逐渐迷失在挪用泥沼中,暴露出法律意识的淡薄。刘洋不认为自己挥霍了公款,而孙音总想着钱款到账后一次还清便万事无虞,二人并未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早已触犯了法律。他们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巨大,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之规定,应当以职务侵占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实习编辑 王晨冰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