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鹮的遗言》、《木星的卫星》、《一个叫欧维的男人》、《每当我和我妈聊起艺术,她说“哦”》 、《游艺黑白》、《冬泳》

2019-12-02 02:48:48 莫愁·智慧女性 2019年11期

小林照幸 艾丽丝·门罗 弗雷德里克·巴克曼 胡安霍·赛斯 焦元溥 班宇

《朱鹮的遗言》

【日】小林照幸 著

上海译文出版社

朱鹮是一种美丽的鸟,曾遍布日本,然而,2003 年日本境内最后一只朱鹮的离世,宣告了纯日本朱鹮彻底灭绝。作者在书中详细描述了曾为保护朱鹮贡献过力量的人们,是一部引人深思的报告文学。

《木星的卫星》

【加】艾丽丝·门罗 著

译林出版社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艾丽丝·门罗的这部小说集包括了十一个故事。在书中门罗延续了她擅长的打破时空界限的写作方式,将记忆与现实重新组合,使读者在真实与想象中穿梭。

《一个叫欧维的男人》

【瑞典】弗雷德里克·巴克曼 著

四川文艺出版社

第89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作品《一个叫欧维的男人决定去死》原著在中国首次出版。欧维被邻居称为 “地狱来的恶邻”。他萌生自杀的念头时,一对话唠夫妻带着两个话唠女儿突然闯进了他的生活……

《每当我和我妈聊起艺术,她说“哦”》

【西】胡安霍·赛斯 著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本书以手绘的形式呈现了艺术家作者与不懂艺术的母亲之间,关于艺术的或真实或假想的对话,并借由这些通俗幽默的对话解构了艺术史上一些有趣的内容,反思了艺术作品和艺术家的形象。

《游艺黑白》

焦元溥 著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这是一本容纳了106篇访问,用107万字描写了108位钢琴家、109位音乐家的煌煌巨著,堪称一部正在发生的古典音乐史。

《冬泳》

班宇 著

上海三联书店

精彩锦句:

◎我在看河,从塔吉克斯坦流过来的那条河,水势平顺,藏着隐秘的韵律,梯形夕阳洒在上面,释放出白日里的最后一丝善意与温柔,夜晚就要来了,乌云和龙就要来了。

◎他想象着,想着自己在开一艘船,海风,灯塔,浪花,礁石,在黑暗的前方,正等待着他逐个穿越,唯有彼岸才是搁浅之地。船身有一些疤痕,那是搏斗、撞击或者侵蚀的痕迹,时间的痕迹,当然,他的身上也有一些,每个人的身上终究会有一些这样独特的痕迹。

◎针叶林高于阔叶林。班立新躺在墨绿色的塑料布上时,忽然想起这么一句。山地松软潮湿,他斜倚过去,脊背上觉察到一些凉意。光线低垂,巨石的阴影倾侧过来,旁边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几乎是同一时刻,所有人都开始闭目养神,只有偶尔的虫鸣。有人拾阶而上,默默经过他们身旁。

◎半空里火花闪现,雾气之中有触手一般的阴影来回甩动,惊恐、凄厉而无助的喊叫声也从中传来,无法分辨性别,我们所有人在路的另一侧沉默地注视着,灾难在眼前逐渐变得具体起来。

◎火焰周围的空气并不均衡,光在其中历经几度折射,人与事物均呈现出波动的轮廓,仿佛要被融化,十分梦幻,看得时间久了,视线也恍惚起来,眼里总有热浪,于是他们在放松离合器后,总要平顺地滑行一阵子,再去慢慢拧動油门,开出去几十米后,冷风唤醒精神,浪潮逐渐消退,世界一点一点重新变得真实起来。

实习编辑 王晨冰49638315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