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前,德美首脑“相互厌恶”

2019-12-03 04:12:25 环球时报 2019-12-03

葛元芬

日前的一项民调显示,德国人开始怀疑西方价值观共同体,仅有略超半数的人还认为德国属于西方定位的国家。一些媒体评论称,德美联盟关系出现塌陷。由此让人们想起20世纪70年代末期德美关系的低潮。当时两国在政治、经济和安全领域摩擦不断,西德总理施密特与美国总统卡特甚至发展到相互厌恶。

首场严重外交冲突

20世纪70年代中期,西德与美国进行着“引人注目的跨大西洋合作”。美国视西德为最强盟友,西德不断加强的经济实力以及其在美法之间的中介作用,使它成为美国的重要合作伙伴。1974年5月,施密特出任西德总理,他主张从德国的利益出发施行外交政策。一开始,施密特同美国总统福特建立起亲密关系,施密特在回忆录中专门用一个章节记载“同福特的友谊”。福特的传记也披露了同这位西德总理的友谊。与美国的密切合作推动着西德的外交自信,施密特称德国不再是政治侏儒。

但是,在西德强化外交自主性的背景下,德美爆发自二战结束以来首场严重外交冲突。1975年6月27日,西德与巴西两国外长签署一项为期15年的核技术协议,西德承诺向巴西出口8座核电站及一整套燃料再处理循环设备。福特总统对德巴这份协定可谓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1976年11月,民主党人卡特当选美国总统,西德政府并没有预料到德美关系会发生根本性变化。卡特上台给波恩(西德首都)的主要外交政策专家带来了困惑。

令波恩方面吃惊的是,白宫新主人一上台就旧事重提,强调核不扩散的重要性,卡特的外交政策顾问们对西德核技术出口到美国的后院——拉美国家深感担忧,他们担心巴西军政府会利用西德提供的设备和技术制造原子弹,从而在美洲出现一个新的强国。为此,美国向西德施加强大的外交压力,如果西德不取消这份核协议,美国就不会再为西德核电站提供所需的浓缩铀。美国政府的举动威胁到了西德作为可靠贸易伙伴的国际声誉,此外,西德外长认为美国的无理要求与西德政府加强西德在拉美影响力的目标相抵触,因此西德坚持不做出让步。经过半年多的争吵,这起外交争执在1977年7月才得到解决,迫于美国的压力,西德勉强同意今后不再出口敏感核技术。

第二回合较量

随着时间的推移,卡特和施密特的矛盾日益凸显出来。他们的三个根本差异预示着两国关系将急剧恶化:首先,卡特确信他有能力让西德政治人物按照他认为正确和合理的原则行事,而国际经验丰富的施密特则认为成功的外交基本上是在艰苦和反复的磋商中实现的;其次,施密特担心卡特对苏联人权问题的强硬态度会给德苏关系带来负担;第三,美国在越战中失败及水门事件象征着美国霸权的衰落,施密特领导的西德趁势要求美国调整其领导角色。尽管施密特承认美国在西方联盟中的领导地位,但他要求美国更多考虑西方伙伴的特殊关切。在施密特看来,卡特一上台就在德巴核协议一事上违反了这个不成文原则。

接下来,德美两国间爆发第二场外交冲突。卡特基于“火车头理论”,要求西德和日本充当拉动全球经济的引擎,卡特希望德日两国通过增加公共支出来增强内需,从而转化为刺激国际经济增长的动力。然而,施密特对经济政策的理解完全不同,西德政府在制定财政政策时将防止严重的通货膨胀作为优先事项,不愿听美国的指挥棒,偏离这一方向。尤其美国反复公开批评西德激怒了施密特,施密特对美国副总统沃尔特·蒙代尔明确表示,他不赞同这种经济政策。1977年5月的伦敦经济首脑会议使德美关系进一步紧张起来,施密特在同卡特的对抗中失利,卡特成功逼迫西德定下不现实的5%国内经济增长目标。对于卡特来说,这是一场辉煌的外交胜利。

陷入全面危机

德美两国不仅在促进人权、经济政策和能源问题上分歧严重,在安全政策方面的重大冲突也更加恶化了两国关系。从1976年起,苏联开始部署SS-20中程弹道导弹,这种导弹专门用来袭击欧洲目标。苏联改变欧洲军事平衡的动作困扰着西德政要们,他们担忧苏联借此对西德施加政治压力,于是施密特呼吁美国恢复核平衡。这其实是对“美国无能外交”的间接批评,因为起先美国并没有把这种导弹视作威胁,忽视了欧洲伙伴的切身利益。西德前总理勃兰特在回忆录中写道,由于卡特政府没有认真考虑西德的诉求,施密特对此很恼火。1977年7月,德国《明镜》周刊转述施密特对卡特的看法,施密特“把他(指卡特)看成是一个捉摸不定的业余政治家,实际上没有能力充当西方联盟领导人的角色”。

施密特对卡特十分失望,他开始把外交活动的重心逐步转向欧洲一体化。到了1979年,西德同美国的外交关系几乎到了崩溃边缘。1979年11月伊朗伊斯兰革命后,美国驻伊朗大使馆被占领,美国外交官被扣为人质。卡特政府对伊朗实施经济制裁,并要求欧洲盟国追随美国的脚步。由于担心卷入一场可能的军事冲突,西德政要们不断站出来批评卡特对伊朗的政策,他们强调西德政府首先应对自己的国民负责。1979年12月末苏联入侵阿富汗最终导致德美关系陷入全面危机,施密特认为,惊慌失措的卡特要求惩罚苏联没有考虑过对西德可能产生的影响,他警告卡特说,目前与莫斯科的紧张关系只有通过持续沟通才能得到缓解。对于施密特提出的建议,卡特回信斥责他不顾大局。施密特也毫不示弱,在1980年6月威尼斯经济峰会上,施密特公开表达对卡特的不满,他表示,西德不是美国的“第51州”。卡特把这起冲突称为他政治生涯中“最不愉快的个人交流”。

1981年1月20日,卡特卸任总统,他在离开白宫时说,他很高兴能把施密特交给里根。同样地,施密特很乐于看到卡特下台,他称卡特缺乏足够的处理国际事务的经验,不适合当领导人。▲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