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爱心送小鸟飞翔

2019-12-10 10:09:26 黑龙江教育·小学 2019年10期

王华

回顾十七年的从教经历,心中感慨万千,这一路上既有心酸也有喜悦。看着从自己手中飞走的一只只“小鸟”,虽然充满了不舍,但看着他们展翅飞翔,心中又满是欣慰。

2002年参加工作时,去教育局报到的当天有两所学校让我选择,一所是城市里的小学,另一所是农村小学。毫无心理准备的我脑袋里闪过一个念头:农村小学。就这样,我像现在被父母送上大学的学生一样,一路车行到了我只是从电视里看到过的农村小学。走进只有一排平房的学校,我顿时热血沸腾,心中满是兴奋。初生牛犊不怕虎,当时的校长说学校没有英语老师和音乐老师,问我能不能教。于是,我就承担起了这两门学科的教学任务。回想当初,让我挠头的不是学生,而是炉子。为什么旺旺的一堂炉火到我手里只会奄奄一息?通过学习,没过多久我就能熟练地完成引火、压炉子、倒炉筒子。

记得当时还是大队辅导员的我,得知即将毕业的几名六年级学生和社会不良青年约架,我找来了其中的一名学生,跟他讲其中的利害关系。可他对我苦口婆心地一番相劝并不买账,并没有承认要打架。怎么办?找班主任解决问题?不行,我们没有任何的证据,他们会用对待我的办法去对待其他老师。找家长?不行,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不能将这种恐慌传递给家长。不管了?不,我一定要想到解决这件事的办法!找过一个学生以后,我就装作不知道他们约架的事,让他们误认为我相信了他们,可其实在我心里真的很着急,恨不得把他们都叫到我办公室看管起来。那一个心乱如麻的上午,我就像平常一样上课、下课,处理着课上课下的琐碎事,他们慢慢地对我放松了警惕,而我无时无刻地在用心查找着蛛丝马迹。那时,我们学校窗外有几处没有拆的矮小建筑,上课时我发现经常有个别学生向外看。也不知道是哪来的自信,我总觉得废墟那里有问题。为了不耽误学生上课,我依旧不动声色。午休铃声响起,我早巳在教室门口等候,学生还没来得及下课,我便走进教室,来不及和班主任老师打招呼,三步两步地走向窗户,从一楼教室的窗户跳了出去,去废墟里寻找。没过一会儿,四五把近一米的砍刀被我一一扒出来。我抱着这些“战利品”跳回教室,那几个学生目瞪口呆,班主任老师也一时没有了话语。此时的他们一定是在想,这老师神了。我的心里也有一点小得意,得意是我制止了一场不知结果的小战争。这也许是为学生改变了一次未来。

就这样,在农村一干就是八年。后来由于农村小学的撤并,我于2010年被分配到人民小学,先后承担音乐教师和班主任工作。担任班主任期间,我用心地关注、爱护每一个学生,不放弃任何一个学生。2017年的一个盛夏,下午的第一节课是科任课,我回到办公室如同往常一样批改着作业。这时,班级课代表神情慌张地叩响我办公室的门,三言两语让我了解到班级的突发状况。来不及了解更多,我三步两步跑回教室,看见一名女学生正大汗淋漓地趴在桌子上。我上前询问情况,女孩說肚子疼,浑身没有劲,并用微弱的声音对我说:“老师,我想上厕所。”这个女孩身材较胖,我问她是否能走,她说可以,我便搀扶着她蹒跚地向二十米距离的厕所走去。到了厕所,满头大汗的她根本没有力气上厕所,唯一的办法就是像大人照顾小孩一样,在后面抱起她上厕所。没有犹豫,我用尽全力地抱起和自己几乎一样体态的三年级学生解大便。最后由于疼痛,女孩虚脱昏倒在我身上。几分钟后,急救车和女孩的家长都赶到学校。经过医生的检查,确诊女孩得了急性肠胃炎,经过一段时间的入院治疗,她身体状况逐渐好转。女孩出院后,和家长来到学校当面向我及学校表示感谢,并流下了激动的眼泪。

敬业爱岗,怀揣着对社会、对家长、对学生的高度负责精神,以爱事业、爱学生为天职,用实际行动和出色的业绩谱写着自己教育事业的新篇章,用爱心拨动学生的心弦,用教师的事业梦托起学生未来的人生梦!

编辑/韩晓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