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你是被爱着的”

2019-12-10 10:09:26 黑龙江教育·小学 2019年10期

王春晗 施继红

与在完整家庭长大的学生相比,在单亲家庭长大的学生因外界原因,得不到应有的关爱,或多或少都存在着一些性格缺陷。这需要班主任老师的格外注意,要适时地引导、教育,帮助他们形成健全的人格。

刚开始接触杨同学的时候是在我接班那天,站在讲台扫视一下班级,我的眼神在他身上定了几秒钟,发现他与别的学生稍稍有些不同,也许是眼神,也许穿戴,具体哪不同我也有些说不上来。别的学生在教室里可以聚精会神地学习、听课,也可以肆无忌惮地说笑打闹,而他却只在教室里发呆、望着窗外,若有所思。上一任班主任向我介绍他时,是这样形容的:不学习,只要和谁不愉快就动手打人,班级同学也很排斥他。对于这样一个有些“特殊”的学生,在平时我对他会特别注意一些,毕竟他是有些“危险”。慢慢地,在他的百无聊赖中,我感受到了他的孤独。通过多方面的打听,我知道了他的家庭情况:母亲几度的出走——回来——又出走,最后彻底离开家庭,杳无音信,没有给他和父亲一个交代。母亲走后他就和父亲一起生活,父亲在工地打工,每周给他些生活费,每天回家后他都独自一个人吃饭、洗衣、睡觉。所以他才会有如此举动,毕竟缺少疼爱,也没有人来告诉他如何与人相处,他只有封闭自己。

我想走近他,却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方式,这个孤僻的男孩对周围的人有着很强的戒备心,也许是从小没得到过家庭的关爱,他没有安全感,所以用硬硬的外壳来伪装自己。

机会终于来了。在一次随堂练习中,六道两位数加减法计算题,杨同学在我的旁观下,竟然做对了四道。让我很惊喜,当时我心里想这个“小倔驴”原来也有闪光点。我抓住这次机会让他到黑板前展示,最后,全班同学以热烈的掌声表示鼓励。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杨同学木讷地笑了笑。从那以后,他对做数学题有了一些兴趣,有时他会做的数学题,也会故意让我知道,每次我都会满意地用手摸摸他的头,或者当全班的面表扬表扬他。久而久之,在他的脸上我渐渐看到了他的自信,他的眼神里也有了这个年纪该有的神情:纯粹的喜悦和期待。

有一次我不经意的一句话,没想到,对杨同学有这么大的影响。那天的数学题有些难度,全班同学犯了难,大家都在苦思冥想。杨同学更是拿出“我非要把它做出来”的架势,憋红了脸。最后他成功地解出了这道题!我当着全班学生的面夸奖他以后一定会在数学上有所成就!后来他爸爸说,那几天杨同学回家吃完饭就趴在炕上做数学题,算得可认真了。

平时他也会创造机会和老师交流,得到表扬后,脸上有掩盖不住的兴奋。也许这就是学生的天性,他们渴望被爱和被关注。有一天我走到他座位前看他在看故事书的时候,他突然转过头对我说:“老师,我马上就是块儿宝了!”我问他:“为什么呢?”杨同学说:“因为我马上就有新妈妈了。”说完又继续转过头去看故事书。那一刻我注视了这个学生背影好长时间,内心五味陈杂。最后摸摸他的头说:“那太好了,以后一定要好好表现。老师祝福你。”也许重组的家庭会有很多的矛盾,也许以后的日子也沒有他期待的那么美好,但是真的希望他一直充满阳光,内心有爱。

每个学生的生活环境都不同,小时候的经历会伴随他们一生。但是无论经历什么,他们都是单纯的孩子。也许杨同学在今后的学习和生活中还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是我相信只要家庭、学校共同努力,给他足够的关怀,帮他建立自信心,让他知道无论怎样总会有人在他身后,他是被关爱着的,便一定能够成长得更好。

编辑/徐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