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管新规”对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的影响研究

2019-12-13 07:14:43 西部金融 2019年5期

摘   要:2018年4月,中国人民银行等部门联合出台《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加强了统一监管,有力防控金融风险。商业银行在适应政策变化过程中,财务状况受到一定影响。同时,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表的变化也对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产生了影响。本文通过理论分析、财务指标分析、实证分析等方法得出,“资管新规”的实施将引起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的扩张,其结构也会相应调整。为适当对冲政策影响,建议人民银行进一步完善风险监测和准备机制,维持自身资产负债表持续健康。

关键词:资管新规;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

中图分类号:F832.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4-0017-2019(5)-0004-07

一、引言

由于长期的金融抑制和分业监管存在的监管真空,加之财富保值增值的投资需求持续增长,我国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以下简称资管业务)暴露出刚性兑付、监管套利、杠杆过高等问题,随着资管市场快速发展,风险不断累积。2018 年 4 月 ,中国人民银行等部门联合出台《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资管新规”),对资管业务提出了系统性的监管措施,旨在统一监管标准、降低杠杆水平、防范金融风险。“资管新规”出台后,商业银行在适应政策变化、调整经营思路的进程中,其财务状况必然受到影响,资产负债表结构和规模也会发生相应变化,并将最终传导到中央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中国人民银行作为最大发展中国家的中央银行,不仅承担维护币值稳定的基本职责,还承担着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等各项工作任务1。在履职过程中,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也集聚了一定的信用风险和市场风险2。为保障充足的资产负债表运作空间,增强货币政策实施的灵活性和有效性,充分认识资产负债表持续健康的重要性并采取有效措施加以维护,成为人民银行面临的现实问题和重要任务。

“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发布以来,涌现了一批研究“资管新规”对资管业务影响的文献,但多集中于业务转型方向的探讨,鲜有对商业银行及中央银行资产负债表影响的研究。作为宏观经济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央银行资产负债表管理对有效实施货币政策、维护金融稳定具有重要作用,因此“资管新规”等重大金融政策的出台是否会影响人民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及其影响程度如何、人民银行应采取何种措施应对等问题均值得关注和研究。本文旨在分析“资管新规”对商业银行影响的基础上,构建理论分析和实证分析框架,深入研究“资管新规”背景下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表对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的影响,为人民银行应对重大政策出台对自身产生的影响、维持央行资产负债表健康、增强财务实力与公信力提供研究路径和决策参考。

二、理论分析

(一)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表与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

1.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表。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表(见表1)通常能够反映以下几方面信息:一是通过了解负债和所有者权益的比例关系,预判其资金来源;二是通过对资产、负债的结构进行分析,了解商业银行资产流动性与短期偿债能力、财务风险与长期偿债能力等;三是通过各项目不同时期的增减變动情况,反映出财务状况的发展趋势;四是通过将资产与成本、利润项目进行比较,分析商业银行的盈利能力和资产管理水平。

2.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人民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与政府、企事业单位、金融机构等均有较大差异,主要是由于央行行使特殊的职能,并采取独立的会计制度。如表2所示,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的负债方反映其资金来源分布状况,也反映了银行系统对央行资金的结构型需求,包括为满足客户提取现金的流动性需求、同业拆借市场上的支付需求以及最低存款准备金需求等;资产方反映其资金使用配置状况,也反映了货币政策工具的实施情况。通过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理论可知,央行的货币政策变化对金融体系和实体经济都将产生短期乃至长期的影响。任何资产的积累都意味着相应负债的增加,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越大,对金融体系和实体经济的影响程度更深、范围更广。

(二)“资管新规”对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表的影响

1.短期内保本理财资金回表引起商业银行负债规模增加。基于行为金融学理论可以认为,当银行按照“资管新规”要求对理财产品不再承诺保本保收益,原保本型理财产品投资者在短期内可能产生风险回避和厌恶心理,转而选择风险水平更低的存款产品,使银行表外资金流入表内引起总负债增加,银行资产负债表规模扩张。但从中长期来看,随着投资者特别是风险承受能力较高的投资者加深对“打破刚性兑付”政策的认识,“模糊厌恶”日渐消除,可能会重新倾向于投资收益更高的资管产品,银行资管业务规模逐步回升,资产负债表规模回缩。

2.竞争力较弱的商业银行容易产生流动性问题。执行“资管新规”后,商业银行融资流动性可能出现一些风险因素。一是如表外理财产品资金流入表内存款类产品,须纳入法定存款准备金和存款保险保费的缴纳范围,在一定程度上收紧了银行对资金的自主支配空间;二是如投资者对表内存款类产品的收益率不满意,选择转变投资对象而转移资金,中小银行由于定价能力和竞争实力弱,可能出现存款流失;三是如投资者因担心净值型资管产品的风险而选择转变投资方式,资金脱离金融体系,金融业流动性整体减少,在同业市场流动性不足的情况下,银行需要有足够的抵押品进行有担保融资,可能需要采取抛售资产的方式缓解短期流动性不足,继而引起资产价格下跌,如因此引起投资者预期变化,则可能产生进一步的流动性问题。

3.中小商业银行盈利能力将受到一定冲击。一是“资管新规”的监管对象是资管产品而非机构,消除了监管真空和套利空间,银行整体盈利水平可能受到影响;二是短期内保本型理财资金可能转入存款,在盈利结构上手续费及佣金收入(该指标包含表外理财业务收入)与利息收入可能会形成此消彼长的态势;三是为维持客户和稳定资金,银行可能会提高存款利率,引起资金成本增加,如进而出现流动性不足,资金成本将进一步抬高,对盈利能力带来冲击;四是“资管新规”促使银行理财业务由粗放式向集约式转变,中小银行由于整体经营管理能力较弱,理财业务的盈利空间可能下降。

4.理财业务转型或将影响商业银行资产质量和资本充足性。同业竞争加剧带来的负债端成本提升,对银行资管业务的投资回报率将提出更高要求。银行为弥补利差损失、提高盈利水平,可能在投资风格上更为激进,加大对风险水平较高资产的投资比例,资产质量风险将会提高,同时也要求银行计提更多的拨备和资本金。此外,基于“资管新规”对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以下简称非标资产)投资做出限制,银行理财投资非标资产的规模压缩后,部分社会融资需求将转化为银行表内信贷资产,可能对银行资本金造成一定压力,影响资本充足率。

(三)“资管新规”下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表对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的影响

1.商业银行表外资金回表短期可能引起人民银行扩表。由于表外保本理财资金主要转化为结构性存款、大额存单等存款类产品,将引起商业银行法定存款准备金的交存基数扩大,短期内直接反映为人民银行的金融机构存款增加,引起人民银行负债规模增长。

2.商业银行流动性不足可能引起人民银行扩表。如商业银行出现流动性不足问题,人民银行可能通过资产端增加公开市场购买或金融机构贷款向商业银行释放资金,负债端的金融机构存款随之增长,即出现扩表趋势。如果银行业整体流动性紧张,人民银行可能采取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等较大力度的流动性调节措施,商业银行法定存款准备金随之下降,但其可用资金增加,受货币乘数效应影响,市场流动性得到更大程度补充,届时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规模可能变化不明显也可能进一步扩张。

3.商业银行盈利能力问题不对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产生直接影响。商业银行的盈利能力主要影响其自身利润分配,不对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产生直接影响。但“资管新规”实施后如果商业银行因客户流失而盈利缩减,可能引起进一步的价格竞争,继而推高市场利率。如市场利率逼近人民银行设置的利率走廊上限,人民银行可能通过降低货币政策工具利率、增加公开市场购买或金融机构贷款投放等方式压低资金成本,将市场利率稳定在利率走廊区间内,意味着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规模可能保持不变,也可能出现扩张。

4.商业银行资产质量可能间接影响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健康。商业银行资产质量出现问题,对其自身处置不良资产和加强风险抵御的能力提出更高要求。如商业银行不能很好控制资产质量水平影响其声誉,继而引发流动性风险,则需要人民银行发挥最后贷款人职能,对商业银行进行救助,但相关贷款存在一定逾期风险。如商业银行缺少合格抵押品,将对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的健康度形成更大隐患。

三、“资管新规”对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影响的实证研究

(一)案例分析

鉴于理财业务不属于商业银行强制披露信息范围,各银行公开披露的相关财务数据有限,本文结合理论分析结果与财务分析基本方法,构建商业银行财务指标分析体系(见表3)。选取陕西省法人商业银行为研究对象,通过现场调研和问卷调查,获取详细的一手数据,运用所构建的分析体系,深入剖析“资管新规”对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表的影响。

从资产负债表的角度来看,“资管新规”对样本银行共同的影响主要有两方面:一是“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发布以来,所调查的商业银行继续压缩同业理财业务规模,并通过增加向中央银行借款弥补资金缺口;二是由于未取得衍生品经营资格,所调查的商业银行均运用大额存单业务替代保本理财业务,且大额存单业务规模激增,使其存款规模增长较快。可见,“资管新规”对商业银行直接产生影响的主要是“吸收存款”、“向中央银行借款”以及“同业及其他金融机构存放款项”等三项负债类项目。

基于以上分析结果,本文将通过实证研究,解决以下三方面问题:一是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表与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是否存在相关性;二是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表与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的主要项目是否存在因果关系;三是“资管新规”作用下的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表变动是否会影响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其影响程度如何。

(二)实证分析

1.样本选择

出于数据可得性和口径一致性考虑,本文采用中国人民银行网站公布的《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和《其他存款性公司4资产负债表》分别代表人民银行和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并以2015年6月至2018年6月的月度数据为研究样本,分析在“资管新规”背景下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表变化对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的影响程度。

2.模型构建

一是变量选取。根据理论分析形成的推论,从《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中选择4个变量:

a.总资产(TA),反映人民银行的资产负债规模;

b.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5(CDC),反映人民银行向商业银行投放的贷款及公开市场购买等资产;

c.货币发行(CI),反映市场的货币供应量;

d.其他存款性公司存款(DDC),反映商业银行在人民银行存放的准备金存款;

从《其他存款性公司资产负债表》中选择4个变量:

e.总负债(TL),反映商业银行整体的资产负债规模;

f.对非金融机构及住户负债6(TD),反映商业银行吸收的存款;

g.對中央银行负债(LCB),反映商业银行的向中央银行借款;

h.对其他存款性公司负债(LDC),反映商业银行同业存放款项。

四、结论与政策建议

(一)结论

1.“资管新规”对商业银行的财务状况形成一定冲击。一是存款规模快速增长,同业存放大幅压缩。从样本商业银行情况看,表外理财资金回表使存款规模增长,但其回流的规模远低于同业业务压降的规模。二是短期内流动性紧缩。“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的发布释放了从严监管的信号,部分商业银行提前调整削减不合规业务引起了流动性紧缩。三是对小型银行经营管理能力提出了挑战。尽管“资管新规”安排了近3年的过渡期,大中型商业银行已迅速调整经营战略,发售净值型新产品或通过结构性存款对接老产品,但部分小型银行对政策的响应较慢并仍然依靠高收益率吸引理财资金。不同的应对策略反映出商业银行经营管理能力的差别,对过渡期结束后小型银行盈利能力和风险管理能力形成一定考验。

2.商业银行存款规模增长将引起人民银行扩表。“资管新规”出台后商业银行通过结构性存款或大额存单替代保本理财产品,存款规模随之增长,这将引起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规模的扩大。2017年末我国货币当局总资产与全年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43.88%,是全球范围内规模较大的央行资产负债表,虽然目前学界对于央行资产负债表的最适宜规模没有形成定论,但其扩张将带来潜在的通货膨胀风险,对人民银行实施资产负债管理、维护货币政策有效性提出更高要求。

3.人民银行扩表主要表现為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和储备货币同时增长。从资产端来看,“资管新规”出台后商业银行流动性需求增强,人民银行实施提供流动性的货币政策操作,反映为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的扩张,主要是再贷款类资产,质押品的质量决定了这一部分央行资产的质量。如人民银行放宽质押品要求,金融风险敞口将进一步扩大,商业银行的财务状况对人民银行的资产质量也将间接产生影响。从负债端来看,储备货币的主要构成是其他存款性公司存款和货币发行,其增长带来货币供应量的进一步扩大,并经过一系列传导作用于实体经济。

(二)政策建议

1.坚持稳健货币政策,适当对冲政策实施影响。“资管新规”的出台进一步抑制了商业银行同业业务和表外业务的无序扩张,有利于降低金融体系的杠杆率,推动调结构、稳杠杆政策落实。为确保新规有效实施,建议人民银行进一步密切监测经济金融形势变化,保持货币政策松紧适度,加强前瞻性预调微调和精准调控,通过阶段性、结构性、差别性的政策措施,如定向降准置换再贷款工具等方式,既对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进行主动“缩表”,又向商业银行释放合理流动性,从而对冲新规实施可能产生的影响。

2.完善价格型政策工具和双支柱调控框架。完善利率走廊机制,稳定短期市场利率,通过更精细化的公开市场操作和结构性的定向降息实现“精准调控”,疏通利率政策传导路径,有效控制资金价格水平。同时,加强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的联动与互补,建立健全市场沟通和窗口指导机制,合理引导金融市场预期,指导商业银行掌控好非标资产转标、表外资金回表的力度和节奏,避免形成叠加共振,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3.加强对商业银行的财务指标监测和风险预警。由于“资管新规”落地时间短,一些理论分析所论述的可能影响还没有完全显现,目前还无法预估影响的程度和范围,建议人民银行对商业银行相关财务指标特别是流动性指标实施分级监测,总行监测系统重要性商业银行,分支行监测地方法人商业银行,跟踪监测过渡期内和新规正式实施后商业银行的财务状况变化,对重要风险事项进行预警和提示,指导相关商业银行及时进行风险防控。

4.建立央行资本金补充和风险准备金机制,完善中央银行治理。建立健全资产负债风险整体管理框架,建立规范的央行损失核销与资本补充机制。在完善总准备金制度的同时,建立外汇储备、公开市场操作、再贷款等专项风险准备金机制,增强央行财务风险抵御能力。提高央行财务独立性,进一步增强履职能力和央行公信力,扩充货币政策目标制定和政策工具选择的自由度。

参考文献

[1]卜振兴.资管新规的要点分析与影响前瞻[J].南方金融,2018,(6):66-72.

[2]王宇.资管新规对银行理财业务的影响[J].中国商论,2018,(9):52-53.

[3]杨荣等.资管新规下商业银行资管业务转型[J].金融市场研究,2018,(5):50-61.

[4]银行业理财登记托管中心.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报告(2017)[R].2018.

[5]张陈等.央行缩表对商业银行流动性的影响[J].时代金融,2018,(27):83-87.

[6]赵倩.资管新规对银行理财业务的影响[J].金融经济,2018,(14):75-76.

[7]钟正生等.资管新规对货币政策的影响[J].清华金融评论,2018,(2):61-65.

[8]中国人民银行重庆营业管理部会计财务处课题组.中央银行最后贷款人政策有效性研究:基于资产负债表政策与银行间市场反映[J].金融会计,2017,(3):54-60.

[9]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会计财务处课题组.中央银行资产负债表研究新成果综述[J].金融会计,2018,(7):12-18.

[10]中国人民银行会计财务司.中央银行资产负债表管理[M].北京.中国金融出版社,2016.

Research on the Impact of the New Regulations of

Asset Management on the Balance Sheet of the PBC

Research Group

Abstract:Since “The Guidance on Regulating the Asset Management Business of Financial Institutions” was published, the financial situations of commercial banks have been affected to some extent. While the deposit scales of banks have been growing rapidly, the interbank liabilities of which have sharply reduced. The related changes of the balance sheet of commercial banks have impacted on the balance sheet of the People's Bank of China, not only on the asset scale, but also the structure. To ensure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new regulations of asset management, the PBC should adhere to steady and neutral monetary policy, guide commercial banks to strengthen financial risk monitoring and pre-warning, and improve the capital supplement and reserve funds system itself to maintain a moderate expansion and sustained health of its balance sheet.

Keywords: New regulations of asset management;The PBC; Balance sheet

责任编辑、校对:李美婵

收稿日期:2019-3

课题组组长:袁庆春(1960.6-),男,江苏铜山人,本科,高级经济师,现供职于中国人民银行西安分行。

课题组成员:李   黎(1974.6-),女,陕西西安人,硕士,高级经济师,现供职于中国人民银行西安分行。

张   超(1977.9-),男,陕西泾阳人,博士,高级经济师,现供职于中国人民银行西安分行。

庄静怡(1987.11-),女,陕西绥德人,硕士,经济师,现供职于中国人民银行西安分行。

韦   敏(1985.3-),女,陕西榆林人,硕士,经济师,现供职于西安市高新区管委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