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奇与程道口战役

2019-12-13 07:12:07 铁军 2019年12期

孙维才 孙畅

程道口战役,是1941年10月新四军在泗阳程道口反击国民党顽军进攻的重要战役。此役时任中共华中局书记、新四军政委刘少奇发挥了重要作用,而在众多刘少奇的传记、记事、论著中鲜有提及。本文依据部分史料,简要论述之,以缅怀其丰功伟绩。

刘少奇提出发展苏北,建立根据地,是程道口战役取得胜利的指导方针。

1939年12月召开的中原局会议上,刘少奇明确提出,新四军的发展方向不是向北,不是向西,更不是向南。而是向东,“东进应该开辟苏北根据地”。他说,打鬼子要有枪,有了枪还要有个“家”,这个“家”就是根据地,就是抗日民主政权。有了政权,就可以筹粮、筹款、收税,部队也不用向人家“讨饭吃”,就可以“招兵买马”,壮大自己。没有根据地,抗战不可能成功。因此,他精心谋划成“家”立业大事——开辟苏北根据地,建立抗日民主政权。

此后,刘少奇全力领导抗日军民创建根据地。先后创建了苏北、淮北、淮海、皖东北等抗日根据地。1940年5月,刘少奇、陈毅、粟裕等在淮(阴)海(州)、盐(城)阜(宁)等地区建立抗日据点,开辟苏北抗日根据地。1940年秋,刘少奇等领导创建的淮海抗日根据地,是苏北战略区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地处苏北腹地,东濒黄海;西倚京杭运河;北枕陇海铁路;南迄两淮城下,与苏中接壤,是八路军和新四军的联系枢纽。程道口位于泗阳县三庄毕滩,处于淮海根据地,联结着苏北、淮北根据地。

刘少奇制定抗日反顽战略方针,是程道口战役胜利的得力举措。

华中根据地的蓬勃发展,引起日寇、国民党顽固派的恐慌,他们视作眼中钉、肉中刺,多次对根据地围剿,尤其是国民党顽固派如韩德勤等不断制造磨擦。对此,刘少奇制定的战略方针是:对日寇,寸土必争,保卫华中根据地;对顽固派,搞好统战,能拉则拉,又打又拉,不打第一枪。

1941年1月,国民党发动“皖南事变”使新四军损失惨重。随后,根据中央军委命令,新四军军部在盐城重建,全军成立七个师,这更激起国民党顽固派的恐慌。蒋介石调集30万兵力,以李宗仁为总司令,指挥汤恩伯、李品仙两个集团,分淮南、淮北,鄂中、襄西4个“清剿区”向华中根据地实施全面进攻。汤恩伯奉蒋介石之命,率所部占领了津浦路以西的豫皖边区根据地。之后,又企图越过津浦路,东进淮北的洪泽湖以北、运河以西一带,同国民党江苏省政府主席韩德勤在车桥、曹甸的据点打通联系,截断淮北根据地同淮海根据地的联系,企图以运河为依托,分割包围苏北新四军部队。

当时,韩德勤率领所属的王光夏部一个旅,于1941年7月间侵占了淮海根据地的泗阳至程道口一带,在此构筑了坚固的据点,切断了淮海区同淮北根据地的联系,封锁了运河。同时,又派刘立卓、余士梅、徐继泰率领一一七师、三十三师占领了泗阳、涟水之间的大兴庄。

程道口在泗阳西北,位于运河和六塘口的交叉之处。整个镇子由三个圩子组成,即东小圩子、老圩子和西小圩子。两个小圩子和老圩子之间隔以水沟,以吊桥相通。程道口的工事非常坚固,三个圩子的四周都是丈把高的圩墙,圩墙下面是宽一丈多的深水沟,水与六塘河水相通。水沟的外面设置着四道铁丝网,铁丝网的外面还设置了2000米的开阔地。顽军夸海口:日寇都打不进,新四军奈我何!

更有甚者,顽军据此要害,旨在分割抗日根据地,阻断根据地的东西联系,把新四军消灭于华中。王光夏部侵占程道口,屠杀干部群众,泗沭地区区委书记丁静波、区长曹光正、八集区委书记兼区长刘永安惨遭杀害。有个县四个区,被王顽一口气吃掉两个,抗日力量很难立足。不攻占程道口,消灭王顽,后患无穷。

周密部署,全力支持,是程道口战役胜利的根本保证。

面对大兵压境,如何打好程道口之战,作为中共华中局、新四军的主要领导刘少奇必须慎重考虑。他分析战前政治、军事形势,掌握敌我情况,精心部署这场重大战役。

首先,制定方针,坚决歼灭顽固派。刘少奇指出:如不急令淮海全党全军以极大的决心来挽救这种危险形势,就有使华中全局受严重危险之可能。为打掉韩、王凶焰,歼灭东进之顽军,华中局和新四军分会研究决定,以陈毅代军长为首组织前方指挥所,争取先机,首先攻占程道口。陈毅对肖望东说:“程道口是顽固派插在我们心中一根钉子,不拔掉怎么行呢?”“不战则已,战则必胜!非消灭他不可!”彭雪枫在战前动员道:“在政治上说,我们是完全有道理的。在路西我们为了退让,奉令转移到路东,然而又遭到逼迫,而且将有更大的逼迫,韩德勤经过多少次教训,仍然不能洗心革面。桂军进攻又开始了,我们是处在不得不起而应战,不得不开始自卫,以保持华中抗战力量的地位。”这正和刘少奇平日所说一样,衅有彼起,不得不打。正义之战,必定胜利。

其次,配齐配强人员、装备,搞好组织、物质保障。9月27日上午,刘少奇带领参谋长赖传珠和司令部的几位科长来到陈毅处商定前指的组织问题。刘少奇指出,“汤恩伯率30万大军准备东进,企图会合曹甸韩德勤攻我淮北、苏北根据地,为准备战场,必先拔除程道口王光夏据点。为此组织一个前线指挥所,你们跟随陈军长去,首要的任务是保卫陈军长的安全,其次做好本职工作。”参加前指的有作战科长朱茂绪、教育科长陈铁军、侦察科副科长王培臣和作战参谋王零、机要参谋孔济人等人。还配备一部无线电台,由营长钟国琴同志率领的特务团一个营。调能征善战的三师七旅十九团参战。

第三,统一思想,指明路径。陈毅于9月底率部由阜宁侉周出发,所经之地,了解情况。10月12日,刘少奇收到陈毅来电,报告了淮海区情况。一是淮海区原来25个区,现只有11个区,而且完整的只有8个区,地主逃跑,财政困难,顽、伪、匪向我中心地区推进,力量日益强大。二是地方工作过“左”及统战中错误,对敌、伪、顽各种进攻姿势不能以灵活方式去对待,在战略战术上未能积極采用针锋相对的政策,党、政、军配合不好,意志及政策不统一,今后要特别提倡党、政、军一元化。刘少奇看了陈毅的电报,很是震动。14日刘少奇等回电陈毅,要求他向淮海区党、政、军领导人明确指出这种危险形势及其成因。如不引起注意,立即改正,不但我们主力不能发展与保证安全,似亦可能引起失败。刘少奇及华中局领导表示完全同意陈毅对淮海区在政策上过“左”的批评,现在首先要向淮海区的党委与军队立即布置阻止与粉碎顽韩之企图,首先控制史家集、程道口、仰化集、老陈圩一带及运河两岸,阻止姜云清三十三师到达程道口建立据点的企图,并进一步将盐河北岸的顽军赶到盐河南岸,消灭其一部。

第四,全权受命,全力支持。陈毅临出发前,刘少奇及华中局和军部电告皖东、皖东北各地,代军长此行将代表华中局指导各地党政工作,代军长在淮海区时期,一切军事行动部署及举动由代军长决定,必要时,可再从阜宁抽一个团到淮海;四师在运河南岸部队必须积极配合完成此任务,并完全执行代军长的统一指挥。在陈毅指挥下,军部抽调第二师、第三师、第四师各一部和独立旅共7个团及泗阳独立团、淮海大队、宿东游击队等。淮海区党委积极配合,仅六塘河北岸12个乡,一下子就组织起4000余人的支前大军。10月14日完成了对程道口的包围。15日至18日,攻克史集、张庄、大兴庄等外围据点。20日下午5时开始总攻,各部密切配合,至21日下午8时半攻占程道口。

此次战役共毙、伤、俘国民党顽军1400余人,缴获重机枪两挺、轻机枪12挺、步枪850余支、手枪23支、战马60余匹。王光夏兵败从暗道逃跑,后终于在山子头战役中被新四军击毙。新四军阵亡连排干部11人、士兵63人,伤营连排干部43人、士兵317人。

程道口战役不仅粉碎了韩德勤接应汤恩伯顽军东进的计划,巩固了淮海和淮北两根据地,实现淮南、淮北、淮海、盐阜4个根据地连成一片。而且它是自皖南事变,豫皖苏边区反顽失利后新四军取得的第一次反顽斗争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广大官兵的士气,打击了顽固派的嚣张气焰。

(责任编辑 刘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