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么有才华,就不配那么帅了

2019-12-23 07:12:46 文苑·感悟 2019年12期

我这么有才华,单方面太出色,就不配那么帅了。我认识到错误了,我甘愿受罚。

咕咚:我智商这么高,不配得到简单的幸福,我也甘愿受罚。这样吧,咱俩互相帮助一下,你来冲我后脑勺敲一棒子,把我打成一个快乐的傻子,我就说你帅。

原来人生是这么累人,我总希望这个道理我晚点知道……

咕咚:不,早点知道才是幸运的。

写一件自己的倒霉事儿分享到朋友圈,然后再自己回复一条“点赞的都什么意思?”就能让寥寥无几的观众误认为你交际广泛朋友众多。

咕咚:我说句更扎心的吧:实际上那寥寥无几的观众根本就没注意你发了什么,又回复了什么。

一个死宅朋友跟我说他养了一只乌龟。这没什么特别的,特别的是,朋友最开始专门买来两只小虾喂乌龟,但是乌龟一直不肯吃,反而会把一些饲料之类的让给小虾吃,现在两只小虾已经长得非常大了……这些小家伙们还真是有趣呢!

咕咚:这就是世界值得我们爱的一部分原因。

我就许一个愿!当我肚子疼的时候给我转移成腿疼腰疼都可以,千万不要肚子疼!肚子疼简直要人命!

咕咚:我觉得止疼药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发明,或者你该许个医生随叫随到的愿。

我爸妈在市区开了一家早餐店,取名“君迎餐馆”。五岁的小侄子总记不清名字,每次要去吃饭都说“去苍蝇餐馆”,极易引起旁听者误解。我实在是无语至极……那么,问题来了,只能让爸妈改了餐馆的名字吗?

咕咚:正如不管给孩子取什么名字,别的小伙伴都能给他想出奇葩的谐音绰号,店名也是一样的。人类——尤其是小孩的趣味联想力极其强大,你是防不胜防的,与其被他们牵着鼻子走,不如一笑而过吧。

世人在离家闯荡之前都爱说“混不好我就不回来了”。殊不知,混得好,他更不舍得回去。

咕咚:你误解了“回来”的含义,回来不是指回来工作生活,而是回来面对江东父老。人们往往是在老家过得不好才出去闯荡,闯荡出一番天地后,自然不会抛弃事业再回到故乡不如意的生活中,这时候的回来,是“衣锦还乡”意义上的回来,并不是搬回来住的意思。相反那些在外面混不下去的人才会真的搬回来住,这时候就算没脸面对江东父老,也不得不面对了。所以当人们说“混不好我就不回来了”,其实只是在绝自己的退路。

学校、家里,都太聒噪,上厕所的时候是我一天最放松的时候。一个独立安静的空间,一个自由自在的世外桃源。我这怪癖是不是有点奇怪呢?

咕咚:欢迎加入如厕爱好者俱乐部,厕所是高度社会化的后工业时代的一块清静之地,是灵魂得以独自喘息的一方净土。如果说“他人即地狱”,那么厕所就是天堂。在这里,我们可以暂时逃离一切目光的注视,释放出最真实的自我。我们相信“占着茅坑不拉屎”有其必要的意义。在相同的信仰下,便秘成为我们心照不宣的伪装,痔疮才是我们共同的潜在敌人。友情提示:如厕虽爽,不要贪蹲哦。

咕咚,你好!这几天降温了,作为一个在南方读书的北方人,表示真的不能理解为什么这里冬天不能供暖呢,明明屋里也很冷啊?

咕咚:嗯,这边建议你向当地人学习,凭借一身正气过冬!

有問题请发送至[email protected],咕咚为您解答疑惑。